位置︰愛書屋 > 活人禁地 > 第一一二章五鬼

第一一二章五鬼

    洛陽的臉色充滿了苦澀,一見到我,便是嘆息了一聲。【愛書屋】似乎是感概,似乎又在惋惜。最終卻尤是無奈,緩緩從劍鞘之中將劍抽出來。

    他的氣息飄逸出塵。一站出來就使得周圍青草茵茵,似乎充滿了生氣。

    而他身上的氣息,的的確確是斬善念的存在。

    "沒想到,大長老已經將善念斬了,您為了龍虎山,可是煞費苦心啊。"我朝他拱了拱手,微微行了個禮。

    對于這個始終于龍虎山始終兢兢業業,將一輩子都搭在了龍虎山的發展和傳承上。我修煉成了完美血丹,甚至是半只腳踏進了斬善念的地步,便能感覺到這個大長老的善念。

    多半,他此生,再也無法離開龍虎山。

    洛陽在剛開始的時候,對我的態度並不算是太惡劣,只不過是為了龍虎山而已。

    陳摶斬天門,靈氣回流。天底下不知道多少卡在瓶頸的修士突破境界。

    "你已經看出來了?"洛陽側步,不肯受我這一禮,在他心中雖然不承認我張道陵轉世的身份,但是他依舊保持著禮法。

    他的劍在顫抖。

    但很快,他就平靜下來。

    我點點頭。

    "洛陽斬了善念,但是卻意外和龍虎山相連,此生無法再出龍虎山。你要去救青魚,便是要先過大長老這關啊。"

    中年道士一笑。他的目光看著我。一點都不放松,一直在打量我。

    雖然是面對著他,但我覺得背上的汗毛都被他看了個通透。

    這個人,極不簡單。

    就算此時我比他們的等級要高,但我還是感覺得到危險。

    "那就戰吧,大長老。"我說著,便是開啟了修羅眼。

    洛陽不為所動,平平一劍刺了過來,劍上風起。風卷似狂,那風好似化為了一頭猛虎,背上生著一對羽翼,只一動,就要把這天空的空氣都吹散。

    那地面都被卷起一層來,只見空氣中都有一道哦劍之形狀直刺我的眉心。

    我的眉心處有個點似乎被壓制著,隨時都要將我的頭顱刺破,我的靈魂都被震動了。我感覺到這一劍似乎讓整個龍虎山都出現在了我的腦海中。那龍虎山之虎似乎活了過來,咆哮著要將我撕咬成尸。

    但是我沒有動。眼神都是淡淡的。

    這是大長老的劍意,這是他的劍,他的劍中,有著龍虎山之意,他要用龍虎山來保護龍虎山。

    守護龍虎山!

    人一旦選擇一樣東西,那麼就得付出相應的代價。

    "大長老,在你看來,什麼是守護啊。"

    我緩緩舉起了血刃,血丹一震,肉體之力量都被發揮了出來。那被劍鎖住的感覺,頓時消減。隨即,我的意念之中,一柄劍之虛影緩緩震動。我腦海之中的第三劍,守護之劍緩緩凝實,終于,形成了一柄完整的劍。我知道,輸于我的三劍,真正的成型。但是,卻並不是最終的形態,似乎還有著變化。

    當我舉起劍的時候,大長老剛剛刺到我的面前,雖然說來緩慢,但是這些卻是短短一瞬間發生的事情。

    洛陽的劍被擋住,那是一股無形的劍意。隨即當洛陽正在想我的話時,他也愣住了。

    守護?

    什麼是守護?

    我的血刃與守護之劍合二為一,只是一震,就將洛陽劍中之風虎刺碎。

    "好厲害的劍意,沒想到這個王盼,竟然能達到這個地步。"唯一看清楚我行動的,只有那個沉穩的中年人,他吐出一口氣,說道。

    中年道士,一直在嘴邊的笑容不見了,手摸到了腰間的劍上。

    "大長老,你未戰,便心中已然生出怯意。雖然只有一絲,但心就有了破綻。你守護龍虎山,卻有著疑問,有疑問就有害怕,害怕,守護就破了。"

    我說道。

    我之第三劍,乃是問我意,是否無懼,無懼,便能守護!

    第三劍,問意守護之劍。

    守護我自己,守護我之在意的人,我心中無所畏懼,劍就自然強大。而洛陽,他之劍意也在守護,可惜,他心中有破綻,甚至,在他心中似乎根本不想殺我。

    "是啊!"

    洛陽苦笑,接著,他面色忽然平靜下來︰"龍虎山大長老,洛陽,請賜教!"

    我面色也嚴肅起來,我知道方才一劍只是試探,這時候,他才真正的將我當作對手。

    這下子,我就感覺到深深的壓力。

    "我叫王盼。"

    我回答。

    隨即,我們同時出劍。劍在空氣中劃過了痕跡,光芒四射,散逸的能量將四周石壁都洞穿。地面被射的千瘡百孔,仿佛被無數子彈射穿。

    我的完美金丹加上七殺令第三重,竟然能與斬了善念的洛陽打個平手。

    雖然他的力量比起我還勝了一籌,但我還有神農鼎,它守護了我的肉身。就連陸地神仙也只無法給我致命傷害,這洛陽自然也沒有那能耐。

    但是,我在一時之間也找不到破綻將他擊敗。

    "天雷神,地雷神,玄音滾滾劍雷神!"

    劍法之中,洛陽忽然劍光翻飛,五道神雷在他劍尖生成。

    霎時間,天雷滾滾自天空引落,似乎天之憤然,劍之怒鳴,此時的洛陽似乎搖身一變化為雷之神靈,劍斬而來,劍如雷。此時的洛陽,心中沒有猶豫,劍意更強。這是他最強的一劍,一劍斬下,竟然隱隱有著控制不住的勢態。

    我微微一笑,等的就是這個時候。他吉討劃。

    楓葉異能,發動。

    嗖!

    頓時,洛陽的身體上真氣流失,天降楓葉,楓葉似乎帶著他的血,片片殘紅。洛陽本就剛剛突破,此時竟然直接被拉低了一個境界,金丹九轉。

    就是這一個等級,那劍雷頓時保持不住形體, 嚓一聲爆開,洛陽首當其沖,整個人受到沖擊。

    "噗!"

    洛陽噴出一口鮮血,但他咬著牙,溢出的鮮血化為一道血劍將劍雷包裹住,繼續朝我斬來。

    血與劍雷相交疊,我頓時引動三劍迎接上去,但卻被斬碎。

    我雖然已經凝聚了劍意,但是洛陽的劍意比我更強。我知道若不是神農鼎,恐怕早已經被斬殺。

    "十殿閻羅祭,誅天地邪魔!"

    我皺起眉頭,一邊後退,一邊念咒。

    黑暗空間驟起,將洛陽困在空間之中。但是我知道,這洛陽雖然現在是九轉金丹,但是意念卻是斬善念。這跟那空有斬善念修為,但卻沒有自我意識的人造修士不同。此人意念極強,即便是領悟了第一咒我為秦廣王之意,我也無法強行將洛陽判惡。

    "一殿秦廣王,司掌人間生死,幽冥吉凶。"判惡鏡起,但卻無法將洛陽的身形罩下,但黑色的惡鬼氣息將他包裹住。

    "二殿楚江王,司掌大海之底,二八小地獄。"無數惡鬼生,化為十八座地獄。

    尤其是猛鬼地獄和憶鬼地獄,更是已經擁有實體,將洛陽包裹住。

    但是即便是十八個地獄輪換,洛陽依舊沒有半分波動,這地獄也僅僅只能將他困住。

    "三殿宋帝王,居沃石之野,掌黑繩大地獄。"

    嘩啦。

    黑繩大使者從天而降,將洛陽捆起來,繩索上十六個小地獄之力加持,將洛陽勒住。黑繩大使者那強大的力量不斷將他擠壓,但是洛陽即便是被勒的變了形,也沒有哼一聲。

    "四殿五官王,司掌合大地獄,行剝戮血池之刑。"

    我微微感覺到了壓力,靈魂之中再次涌動出一股力量來,似乎將我的五感都剝奪了。隨即,便見天降五尊巨大的鬼怪。

    哇啦,哇啦。

    這五個鬼差一處,頓時十八大地獄之惡鬼就慘叫起來,紛紛投入到了判惡鏡之中。

    此時洛陽,終于露出了一絲痛苦的表情。

    ps:

    第三更~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