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活人禁地 > 第一一四章我樂意

第一一四章我樂意

    中年道士夾著大長老洛陽,往前山走去,不須片刻,便到了一道大殿之前。這大殿氣象非凡,全木構造。遠遠望去好似隱藏在雲霧之中,殿前有一牌匾,上書三個篆字。

    依稀辨認的出,乃是天師堂三個字。

    中年道士匆匆走過大門,往西邊的煉丹房而去。這煉丹房之中有一三人高的巨大丹爐,丹爐呈現六角形狀,每一個尖角都被一條鐵鏈聯通著,拴在房頂。丹爐的頂部緊緊蓋著,鏤空之處裊裊青煙,在底部呈現橢圓形的大肚子,其上竟然有太極圖案。

    地步有火光閃爍,似乎在煉著什麼。

    中年道士一揮手將爐蓋打開,然後將洛陽丟了進去,最後將蓋子蓋好。

    "孫悟空從煉丹爐里出來,便成了通天徹地的大英雄,洛陽。我希望你也能成為大英雄!"

    此時,那中年道士沉默了片刻,說出這麼一句話來。

    隨即他轉身離去,煉丹房的大門轟然關閉,只剩下丹爐的火光在閃耀著。

    中年道士來到了大殿之上,大殿最前方掛著一副圖。這圖案畫的是一名道人盤坐在山崖旁邊凸出來的石塊上,背後有著寶光華輪,在他的面前,有兩名弟子,一名弟子在對那道人恭敬行禮,另一名弟子卻似乎有些心不在焉。而在他們上方不遠處,生長著一顆桃樹。桃樹上結滿了桃子。

    寥寥幾筆。竟然將此畫點綴的生動無比。

    大殿之中除了畫前一條長案和一把太師椅,其余空無一物。他背負雙手,看著這幅畫,沉默了許久,直到外面來了一人。

    "稟王天師,那女子,不見了。"

    這人身穿天師袍,年紀極輕,他跪著向中年道士稟告。

    他心中有些忐忑不安,因為听說王天師似乎已經性情大變。他乃是看守安子魚的一名天師,就在不久之前。那女子就忽然消失不見,此時是關鍵時期,任何一個變化都有可能導致失敗。

    中年道士點點頭,沒有說話,揮了揮手。

    青年卻不敢動,因為此時中年道士還沒開口。

    中年道士愣了愣,隨即才說道︰"通知天師堂全體出動。追殺王盼,他此刻應該在禁地,記住此次是生死勿論。"

    青年面色變白了一些,道︰"是。"

    他領命下去,同時心中五味雜陳,不是滋味。

    就在此時,三位天師從門外走了進來。這三人乃是金丹九轉,手中拿著日令,月杖,七星劍,正是圍殺黃大仙的三人。只不過現在的他們,顯得極為狼狽,各個都受了不小的輕傷,他們一見到中年道士,便是慚愧的低下了頭。扔反歲劃。

    "王天師,我等任務失敗,甘願受罰。"

    那手握日令之天師,拱手道。黃大仙實在太奇怪了,一身驚世雷法恍若天成,竟然從他們手中溜走。

    中年道士此時看著那畫上的桃子,沒有說話,听到日令之人開口,他才回頭。

    隨即,他問了一個風馬牛不相及的問題。

    "你們說,當時祖師那兩個徒弟不隨他一同跳下山崖,以後還會不會有鶴鳴山飛升之事?"中年道士問道。

    原來這圖上,畫的是祖師張道陵于他大徒弟和二徒弟講道的故事。傳聞當年張道陵有兩個徒弟,大徒弟沉穩寡言,卻無人知道他的來歷,只知道他從生下來開始就跟著張道陵了。

    而二徒弟,卻是十分有名。

    這個二徒弟經過重重考驗之後才拜師成功,然後有一日張道陵在懸崖上說,他看見一顆桃子樹,但是前一晚上又有夢說他不能接近桃子樹,哪一位徒弟能幫他摘桃,他就傳道法給這個人。

    可惜其他弟子沒有一個敢去懸崖上摘桃,反而是他的二徒弟,跳上去摘桃去了。

    後來張道陵說他將跳崖而去,誰能與之同行。

    只有他的大徒弟和二徒弟一同跟隨著跳下,然後才有了這幅崖下听道圖,後來傳說張道陵與兩個徒弟在鶴鳴山白日飛升。

    只不過,張道陵轉世九次,成了王盼,這在玄門之中也是沒有公開的事實罷了。

    真相究竟是怎樣,不得而知。

    聞言三人面面相窺,那手握日令之人沉默了一下,才回答。

    "祖師爺驚才絕艷,飛升自然正常,他之二徒弟,天資聰慧,飛升自然是沒有問題。只不過祖師之大徒弟,從來沒人听說過此人,就連龍虎山內留下的記載都極為稀少,所以我不敢確定。"

    听到這話,那中年道人眼中光芒一閃,忽然冷笑。

    砰!

    手握日令的天師頓時好似被重擊,整個人倒飛出去撞在大殿的門檻上。

    另外兩個天師也是面色大變,跪了下來。

    "三個九轉金丹,能讓一個身體九轉,但實力只有六轉的廢物逃脫。你們真的是廢物,連廢物都不如!"

    中年道士哼道,隨即他又招手,將三件道家法器收了回來,又看向跪拜不已的三人︰"既然九轉金丹是廢物,那給你們的就通通收回來吧。"

    中年道士腳下猛然震動起來,隨即他五指成爪,對著這三人一抓。

    唰。

    三人的金丹頓時飛出了天靈,在空氣中滴溜溜旋轉。然後每一顆之上的裂痕,都有其中一條飛了出來,落在他手中,然後才飛了回去。

    "噗!"

    三人同時噴出一口鮮血來,從此之後,他們又回到了金丹八轉的存在。

    揮手之間直接金丹修為被奪,三人心中苦澀,但卻不敢說一句話,趕忙跪在他面前。因為這是中年道士早就在他們金丹之中埋下的伏筆,他們的生命只能被這個人生殺掠奪。

    又等了片刻,中年道士終于將眼光收回來,看著手中的三道痕跡久久不語。隨後他劈手將這三道痕跡印在自己左手的手背上,對三人道︰"走吧。跟我去看看青魚。"

    說罷,中年道士便一腳踏出,再出現,已經在十多丈外。

    三人連忙跟上,不多時,就到了後山的洞穴之中。

    那無形之光罩,已經收縮到只有兩三丈方圓,此時已經擋不住眾人的腳步了。

    而這個時候,在光罩之中,不止有一個人,還有一個青衣女子。

    只見那光罩之中,安子魚與金禪並排。金禪閉著眼楮,此時已經瘦的皮包骨頭,似乎隨時都要死去。而旁邊的安子魚,卻用真氣維持著中間的兩個青玉,兩個青玉都雕成了魚的形狀,合起來正好是個圓。

    玉石緩緩轉動,兩條魚互相追逐著,不斷從兩人身體之中抽出氣息來互相彌補。

    金禪的氣息越來越平穩,但安子魚的氣息卻緩緩紊亂起來。

    "你是,那條小蛇妖。不對,小魚妖,竟然用這種方法進了去,不過沒用的。"

    中年道士說道。

    安子魚就是附身在青蛇身上的魚妖,此時竟然直接靠著玉石進了陣法之中。然後以命換命,維持金禪的性命。

    不過也正是知道了安子魚的去處,那個監視的青年才沒有受到懲罰。

    此時安子魚和金禪都沒有說話,似乎充耳不聞。

    "哦,我對王盼下了天師追殺令,是不是覺得挺諷刺啊,青魚。"中年道士見到兩人不說話,頓了頓又道。

    金禪睜開眼楮看了這中年道士一眼,然後眼中露出不屑。

    "你這門下走狗之姿,難怪你不如他。"

    金禪說道,然後又道︰"王盼此人,最擅長的就是在逆境中找到生路,你使勁的壓迫,他遲早有一天,會真正的不懼怕任何人。"

    中年道士面色一沉,沉默許久,才冷笑了一聲,轉身離開。

    "還有。"

    金禪說道︰"我已經說了很多次,我是金禪!"

    中年道士哼了一聲,揮袖離開。

    山洞中,金禪看著安子魚,良久後才道︰"你,不值得。"

    安子魚抿了抿嘴唇,任由額頭汗珠落下︰"我樂意。"

    我樂意!

    ps:

    第一更~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