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活人禁地 > 第一一六章一刻鐘

第一一六章一刻鐘

    當我這光團打到那道士面前的時候,其他兩個道士也連忙上來開口說道,"甘師兄,這其中肯定有詐,這小子肯定不會安什麼好心。你忘記師叔交代的東西了嗎?"

    我輕笑了一下,眯著眼楮看著面前的那個被稱之為甘師兄的人,我很清楚,在絕對的利益面前,沒有人能夠承受的住。

    果不其然,在我心里剛有這個念頭的時候,那個甘師兄也開口說道,"我不管師叔到底是怎麼說的,不過這有個天大的造化在我們面前,如果這個光團里面真的是那十殿閻羅祭的話,那麼,我就把這法術共享給你們,這就是我們的造化,你覺得我們把這家伙交到天師堂,有這麼大的好處嗎?"

    甘師兄話音剛落,其他兩個人也沉默了。這世界就是這樣,絕對的利益至上,沒有人能夠承受的住這利益的誘惑。

    那甘師兄看著放在他面前的光團,咬了咬牙,"你最好不要試圖欺騙我,如果我發現這不是十殿閻羅祭的話,那你就會死的很慘的!"

    我點了點頭。

    然後甘師兄拿起那光團,直接吸進了他的識海里面,閉上眼楮感應了好一會兒,在其他兩個道士期待的目光中,點了點頭,開口說道。"果然是十殿閻羅祭。你沒有欺騙我!"

    "我們得了大造化了!"其中一個道士臉色興奮的開口說道。

    另外一個道士剛想說什麼,臉色一變,一口鮮血吐了出來,一臉錯愕的看著甘師兄,開口說道,"甘師兄,你!"

    那甘師兄輕聲笑了起來,"別以為我不知道,你是什麼身份,你是師叔派下來的耳目,我們的一舉一動。你都會報告給師叔,如果不殺你,那最後死的人就是我們了!"

    話音剛落,那個被甘師兄殺了的人,也癱軟了下來。

    另外一個道士錯愕的看著這一幕,有些難以置信的開口說道,"甘師兄。這是!?"

    甘師兄開口說道,"我難道還沒說清楚嗎?天師堂的高層根本就不放心我們,早就在我們每個小團隊中安插了耳目,他就是那個耳目,如果不殺了他,我們根本沒有辦法吃下這個利益,你仔細想想,如果師叔知道我們因為貪墨這個十殿閻羅祭,而放走王盼的話,我們的下場是什麼!"

    甘師兄話音剛落,那個道士也若有所悟的點了點頭,"的確是不能留他!"

    還沒等那個道士反映過來,他臉色一白,一口鮮血噴了出來,整個人直接癱軟在了地上。

    "甘師兄,你,為什麼要殺我!"

    甘師兄冷笑了一聲,"知道這件事情的人自然是越少越好,所以你,也必須要死!"

    "我明白了,我明白了,林師弟,他並不是師叔的耳目,這一切,都是你的陰謀!"那個道士有些死不瞑目道。

    甘師兄輕聲的笑了笑,開口說道,"看來你還不算太笨,還能死個明白,不過這並不能妨礙你的死!"

    我冷笑著看著面前的這一幕,眸子深處一絲血紅的鬼臉一閃而過,這一切,自然是我用利益,加上修羅眼影響了這個甘師兄的心智所造成的。

    我也沒有做什麼,只是用貪欲跟猜忌直接讓這個甘師兄淪為了惡魔。

    他還沒有反映過來,只是紅著眼,開口說道,"剩下來的半部十殿閻羅祭呢?快給我!"

    "你真的要嗎?"我看著甘師兄,開口詢問了一下。

    "快給我!!"甘師兄開口吼道。

    "那就給你吧!"我輕笑一聲,打出了剩下來的一半十殿閻羅祭,這十殿閻羅祭出來後,那甘師兄有些迫不及待的開始吸收起來。

    而這時候,我體內的傷勢也隨著神農鼎的藥力輸出而開始迅速的恢復著,這讓我的內心開始興奮起來。

    再給我十分鐘左右的時間,我應該就能恢復一半傷勢的,到時候面前這個甘師兄就絕對不是我的敵手了。

    事實上現在我已經可以殺死他了,不過現在要是殺他的話,我好不容易才恢復好的傷勢,估計又要再次惡化了,我得等到能夠恢復到直接斬殺他的程度,再把自己的狼子野心給顯露出來。

    等了一會兒,那甘師兄終于把十殿閻羅祭給徹底的吸收了,他剛睜開眼楮,眼眸中就滿是興奮的神采。

    "上古咒術,沒想到竟然是上古咒術,這可真的是大造化啊!"

    我冷冷的看著甘師兄,開口說道,"那現在,可以讓我離開了嗎?"

    甘師兄點了點頭,"你走吧,我這人說話算話,說放你走,我就會放你走!"

    "好!"我直接轉身開始走了起來。

    在給我三分鐘,只要再給我三分鐘,我就可以無傷斬殺這個甘師兄了!

    就在我在心里剛有這個念頭的時候,就察覺到身後一道勁風襲來,我嚇了一跳,往著旁邊逃離而去,冷著臉看著那個甘師兄,開口說道,"你什麼意思?"

    "什麼意思?"甘師兄輕笑著看著我,開口說道,"我本是來想著放你走的,但我仔細想了想,如果放你走的話,回頭要是你落在別人手上,說出我殺了兩個師弟的事情的話,那我怎麼辦?"

    "所以,我覺得,這事情,還是只有我一個人知道的比較好!"甘師兄輕聲笑著開口說完,就朝著我掠來!

    我後退了兩步,這時候那背山咒也已經消散了,我加快了速度開始竄逃起來,這時候不能和他硬拼硬!

    甘師兄見我跑了,也輕聲笑著開口說道,"跑吧,我知道你受了傷,你這麼跑下去,還是跑不掉的!"

    "你到底要怎麼樣才能放過我?"我冷聲開口說道。

    "你還是永遠留在這里吧,這樣這里的秘密才能夠真正的保住!"那甘師兄開口說道。

    "不要逼我!"這時候我已經感覺到急速的跑動,讓我好不容易有些恢復的傷勢又開始有些拉扯開來了!

    "逼你,我怎麼逼你了?"甘師兄冷笑著開口說道,"我這是在幫我的門派除害!"

    "真是個賤人!"我罵了一句。

    "去死吧!"甘師兄的速度猛地加快,就在他快要追上我的時候,我拔出了自己腰間的血刃,開口說道,"你若是殺了我,這把藏紋漢劍就真的落不到你手上了!"

    "藏紋漢劍?"甘師兄怔了怔,停住了身體。

    我把血刃拿在手里,開口說道,"此劍名為血刃,是青魚贈與我的藏紋漢劍,你若是真的放我走的話,我便解除了此劍的認主關系,將此劍贈與你!"扔找低血。

    停下來後,我體內的藥力開始不停的彌補著傷勢來。

    "血刃?拿來看看!"甘師兄直接伸出手來吸走了我手里的血刃,血刃在他的手里不停的顫抖著,發出一陣陣劍鳴。

    "好劍,果然是一把好劍,我相信若是你死去,此劍定會為你殉身,可以,你若是解除認主關系,我便放你一馬!"甘師兄開口說道。

    我不動神色的笑了笑,開口說道,"不過我解除這把劍需要一定的時間,而且這段時間內,若是我體內的印記被別人發現的話......"

    "廢話真是多,我只能蓋住這封印一刻鐘!多了就不行了!"甘師兄直接大手一揮,將我體內的那個追殺令氣息給蓋住了。

    蓋住後,甘師兄也開口說道,"快點,雖然我幫你蓋住追殺令的氣息了,不過要是正好有人路過,我就保不住你了!"

    我心頭大喜,"十五分鐘,夠了!"

    是的,十五分鐘夠了,夠我恢復過來,取你狗命!

    ps:

    第三更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