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活人禁地 > 第一一七章神農鼎異變

第一一七章神農鼎異變

    那個甘師兄絲毫沒想明白過來,我這是在拖延時間,竟然還警惕著幫我看著四周,說實話,這個舉動反而讓我不願意太早殺他了。畢竟現在的他,就相當于一個免費的人幫我護法,只要有他在,我可以專心的恢復傷勢,而不用去管四周到底有沒有敵人。

    原本只要三分鐘恢復過來,我就可以徹底滅殺甘師兄了,現在的話,我決定,把這個時間延遲到十五分鐘,畢竟一個免費的打手,換做是誰,都不樂意失去。

    我抿了抿嘴,開始閉上眼楮,專心的開始恢復起自己的傷勢來。

    十五分鐘,只要給我十五分鐘,我的傷勢應該可以恢復八九成。到時候我就真的不需要害怕什麼了!

    不過之前高冷哥和我說,讓我去懸棺,破局的關鍵是在懸棺嗎?

    龍虎山懸棺的確是很有名的地方,難道那里有什麼關鍵點嗎?

    有一點還是讓我放心下來了,高冷哥說他還能再支撐半個月,半個月的時間,說來也不算是太長,但卻也不短,在這時間里,還真的是什麼事情都有可能會發生!

    我深吸了一口氣,開始快速的恢復起傷勢來。

    在我全神貫注的去恢復傷勢時,我也發現了。神農鼎開始有一些躁動起來。滾滾而出的藥力,隨著我體內傷勢的恢復,開始加大了。【愛書屋】

    如果按照這種速度的話,估計十五分鐘一到,我體內的傷勢差不多就可以恢復了!

    這是一個好消息,在這種情況下,只要我能夠恢復修為,簡直可以說是無往不利!

    時間開始一分一秒的逝去,而我體內的傷勢也開始慢慢的恢復過來。

    就在時間到了十分鐘的時候,甘師兄忽然開口說道,"你到底解除好了沒有。天師堂的人已經發現不對勁了,都往這邊集合了。"

    "嗯!"我點了點頭,知道再拖下去,可能我就要困死在這里了,此地不能久留,直接殺了這個甘師兄,然後找個地方恢復傷勢。然後去懸棺那邊看看,到底有什麼可以破局的地方吧!

    一想到這里,我睜開了眼楮,對著甘師兄開口說道,"好了!"

    "好了?"甘師兄的臉上閃過了一絲喜意,開口說道,"趕緊給我!"

    我手里拿著血刃,開口說道,"你想要的話,就自己過來拿!"

    還沒等甘師兄說完,我冷笑一聲,"不過想來,你好像沒有這個機會了!"

    "你什麼意思?"甘師兄一臉錯愕的看著我,開口說道。【愛書屋】

    我沒有理他,十轉金丹的真氣一震,直接填進自己手里的血刃,血刃發出嗡嗡響聲,直接爆發出一道清脆的劍鳴。

    我還沒等甘師兄反映過來,一劍直接朝著甘師兄斬了過去。

    嘩啦!

    一道劍光直接將甘師兄的手臂給斬落,甘師兄慘叫著後退著,鮮血不要錢的從他的斷臂處汩汩噴涌而出。扔找麗血。

    我獰笑著朝著甘師兄走了一步,"你剛才,似乎是想要殺了我!"

    "你,你隱藏實力了!"甘師兄伸出手去捂住斷臂處,一臉驚恐的看著我,開口說道。

    我撇了撇嘴,直接拿著血刃一步步的朝著甘師兄走去,"死人就不要想這麼多了,不過我真得謝謝你,如果不是你,我沒這麼快恢復傷勢!"

    "你!!!!"甘師兄一臉恐懼的看著我,指著我,說不出話來!

    我直接閃到了他的身上,伸出手去抓住了他的腦袋,搜魂訣一出,開始快速地搜索著他的識海,冷笑著開口說道,"我王盼的東西,豈是你這麼好拿走的,拿了我的,就給我千百倍的換回來吧!"

    話音剛落我直接大手一拍,直接把甘師兄識海中的所有咒術都給拍出來,一下子竟然直接給我拍出來十幾道光團,其中一團就是十殿閻羅祭,我把十殿閻羅祭給收了回來,然後將那剩下來的光團全都給消化了,因為我想要從這里面找到壓制我體內那追殺令的辦法,不過等我吸收完最後一個光團的時候,也都沒有發現那個法門。

    當即心里也有些失望,這時候那甘師兄才從慌神中恢復過來,看著我,開口說道,"你不能殺我,你不能殺我,你若是殺了我,我們龍虎山絕對不會放過你的!"

    "難道四大聖地的弟子除了華山的,都是一個德行的嗎?武當山的弟子也曾經這麼和我說話,你猜現在怎麼樣了?"我獰笑著開口說道。

    "怎麼樣了?"甘師兄愣了一下,開口詢問道。

    "你自己下地獄去問他們吧!"就在我正要動手殺那個甘師兄的時候,忽然一股如山一般的氣勢直接從天而降,直接朝著我的身體壓了過來。

    我感覺自己的呼吸一滯,整個人的身體一沉,就看到一個中年道士帶著十幾個年輕人朝著我沖了過來。

    "你若是敢動那人,我便讓你不得好死!"那中年道士見我正要對甘師兄下手,直接開口吼道。

    我輕聲笑了起來,"你的意思是,我不敢殺他?"

    "王師叔救我!"甘師兄開口說道。

    "我說了,你若是殺了此人,我便要你不得好死!"那王師叔開口說道。

    我嘴角的笑意愈加的強烈起來,我能感覺到,那個王師叔已經到了半步善念的程度,他帶了那麼多人,一塊加起來的力量,絕對是超越斬善念的能力,畢竟這種聖地,很是擅長以多欺少,陣法什麼的層出不窮!

    不過如果我會因為這樣而放棄的話,倒也是真的小巧我了,我輕聲笑了起來,"既然你不要我殺此人!"

    說完,我頓了頓,冷聲開口說道,"那我還真的是要殺了!"

    "王師叔,救我!"甘師兄開口吼道,撕心裂肺!

    "小子,你敢!"那個王師叔,也開口怒吼了一句。

    我卻仿佛沒有听到一樣,直接一腳跺在了甘師兄的腦袋上,直接把他的腦袋給踩成了肉泥。

    "啊啊啊啊!"我剛殺了甘師兄,王師叔直接發出一道怒吼,一股強大的氣息從他的身上噴涌而出,而他帶來的那些弟子,氣勢也全都和那王師叔一塊兒匯聚在一起,匯聚成一股比洛陽要強大許多的氣勢朝著我壓了過來。

    我只感覺到自己的喉頭一甜,剛恢復過來的傷勢,竟然有惡化的趨勢!

    不好!

    "小子,既然你是真的找死,那我便成全你了,讓你知道,我龍虎山的人,不是那麼好殺得!"王師叔冷笑一聲,開口說道,"布陣!"

    "一劍橫空化星河,漫天仙聖皆淹沒!"

    那些弟子齊齊吼道,在這一瞬間,我感覺到那些弟子和王師叔仿佛化作了一體,他們,就好像是,一把劍!

    一把鋒利無比的霸道至兵!

    劍,古之聖品也,至尊至貴,人神咸崇。

    在這劍的氣息沖擊中,我竟然能夠感覺到一股懼意,而且,那種氣息,怎麼說呢,就好像是,神農鼎身上散發出來的那股子,讓我感覺壓抑的聖潔氣息!

    但神農鼎是神器啊,這一個劍陣,雖然很少,但卻的的確確帶有了這種聖潔氣息,這讓我感覺到有些錯愕!

    "咦,有意思,沒想到這麼多年了,我竟然在這里,感覺到了老朋友的氣息,想來這個劍陣,是從我老朋友的身上領悟出來的!"

    就在這時候,一道蒼老的聲音,在我的心田響了起來。

    這是什麼情況?

    還沒等我反映過來,神農鼎嘩地一聲直接沖上了天空,一股霸道無比的神聖氣息從它的身上爆發出來。

    原本帶給我無窮壓力的劍意,在神農鼎的恐怖氣息下,直接被摧枯拉朽地擊潰!

    ps:

    第四更,今天的更新結束了。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