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活人禁地 > 第一一八章洞穴

第一一八章洞穴

    神農鼎飛上半空,其中那一股氣息,蒼老而有悠遠,仿佛茫茫漠古中甦醒的古曠魔神,要將天下一切違逆之意磨滅。這一股氣息一出來,就將那龍虎山之劍陣壓制住。雖然我不知道那蒼老的聲音是誰,但是我直覺感覺到這來源。

    神農!

    我在意識之中有看到過鼎的記憶,也隱隱約約的感覺到了神農的聲音。神農還活著嗎?還是說它是以另外一個形式活著。

    那王師叔噗的噴出一口鮮血,眾人頓時連劍陣也把持不住。

    "神農鼎!快,燃燒壽命將劍陣提升到極致!"

    王師叔頓時將功力提升,口中血液狂噴,眾弟子也知道危險,頓時各自燃燒精血,增強劍陣。

    我感覺到空氣中仿佛凝結了,氣都不能喘,就算是我沒有受傷的時候,也不能抵擋。好在現在神農鼎不知道為什麼甦醒了過來,將我的身體牢牢護住,並且以我的身體為引子,正在破陣。

    但是我很在意。神農鼎說的那個老朋友是什麼意思。

    "原來是劍陣形成的一絲氣息,可惜啊可惜,老朋友,你我何時才能相見。"

    蒼老的聲音幽幽嘆息,原本的漠古之中產生了深深的惋惜。

    就好像兩個老朋友陰陽相隔,永遠也不能相見。

    我納悶了,神農鼎乃是上古十大神器之一,是天生神器。能夠被他稱作老朋友的,又是劍的,莫非是哪一尊?

    不對,要是那聲音是神農的話,難道說的是其他人嗎?

    "快。加大力度。一定要將神農鼎給頂回去。神器雖然認主,但是威力卻小了千倍,我們一定能撐過的。"那王師叔叫道,面露喜色。

    此時神農鼎的威力稍稍收斂,他頓時以為自己能翻盤,頓時大叫。

    當他吼叫的時候,龍虎山弟子身上的精血好似火焰般燃燒起來,直沖天際的神農鼎。

    但是神農鼎巍然不動,似乎正在沉思,被這火焰一激,忽然一震。仿佛十分憤怒。

    "爾等自尋死路,那我便成全爾等。本是念在老友的面上要饒恕爾等,卻不想爾等不知死活,那便去死吧!"

    神農鼎的體積微微一縮,仿佛將空氣都給壓縮了,然後便見它緩緩轉動。

    嗡!扔農來才。

    只轉了一下,劍陣就搖搖欲墜。全體道士都噴出鮮血來。然後神農鼎又轉了一下,他們的劍陣再也無法維持,劍好似破銅爛鐵似的碎裂了。此時的神農鼎就好像是一個大磨盤,將空氣中的一切都當作了豆子。

    神農鼎再轉一下,他們便是面色一白,精血盡去,除了那王師叔,其他弟子全都倒下。

    那王師叔臉上終于露出了恐懼,立即跪在地上。

    "不要,求祖師爺饒命,求祖師爺饒命。不孝徒孫請祖師爺饒命,我父親是天師堂堂主,請祖師爺看在他的面子上,擾我一命啊!"

    我的直覺告訴我,他說的就是剛才那個將我打傷的人。沒想到他竟然是天師堂的堂主,沒想到他的兒子這麼怕死。那王師叔不斷磕頭,但是我豈會讓他如願。

    天師堂堂主是吧,就讓你嘗嘗白發人送黑發人的滋味。

    不過,他應該是斬了善念的人吧,還會有感情這種東西嗎?

    嗡!

    神農鼎最後再轉了一次,當場將所有人都壓死,尸體都被壓成了灰灰。神農鼎本質上,是鼎,鼎可是最不怕火燒的。

    就算他們精血燃燒的再凶猛,又如何。

    "小子,我之意識短暫甦醒,但卻不長久,唯獨只能幫你解決這一次危難。將來很長一段時間你都不能使用神農鼎的功能,然而此地怨氣沖天,你行動途中可要注意。若可以,將此地毀去吧。"

    神農鼎解決完這件事,聲音之中的意識似乎極為虛弱,隨即帶著一溜暗光回到我的左手之上。

    我伸開手掌,便見那鼎字紋暗淡無光,似乎死氣沉沉的,任憑我呼喚,都沒有反應,我都還沒來得及問他到底是誰。不過就在這個時候,不遠處傳來一整腳步聲,我知道是天師堂的弟子來了。

    剛才那麼大動靜,怎麼可能不讓人發現。

    我連忙起步離開這里,朝著後山禁地而去。

    高冷哥傳音讓我將這個地方毀了之後再去找他,必定是有其原因的,或許是他發現了什麼也說不一定。

    而且我越是接近禁地之中的某一處,心中不安的感覺就越是明顯。

    "不會,又是抽山靈生命能源,這種陣法吧。"

    我仔細一看,但卻是沒有發現有那種能量,只是覺得整片山體都充滿了怨氣,和鬼氣。

    就好像那種在亂葬崗之中的感覺,仿佛有許許多多的東西看著你。

    我越走越是覺得荒涼,樹葉都變黃了大片,連草都在枯萎。

    而且這些葉片上竟然有啃咬的痕跡,似乎是被什麼動物啃食過,瞧那牙齒的痕跡,大約是食草性動物。可是一路上我連一只動物都沒有看到,就算是兔子都沒看到一只。倒是看到了許多的蛇蟲鼠蟻,它們充滿了攻擊性,個頭也比普通的要大些。

    特別是老鼠,竟然有一兩只比我腰都高了一些。

    雖然沒有鼠王墓那麼強,但依舊給我毛骨悚然的感覺。

    "他就在前面,別讓他跑了,禁地之中大家的功力都會慢慢消失。到時候他也就是個弱雞,我們人多一定會將他殺死的。咱們走,他在那邊。"

    這個時候我听到了不遠處的叫聲,我頓時一驚,這才發現,身體的修為竟然掉落到第七轉巔峰。不過我感覺得到,這種封印只要離開了這座山的範圍就會解開,但此時我卻沒辦法離開啊。

    听腳步有七個人,我轉了轉眼珠,連忙朝著內中逃跑。

    這七個人,都是金丹七轉的修為,我就算是現在踫上,他們也得被我壓制,直接斬殺。

    但是我依舊選擇逃跑,因為我想到一件事。

    我因為七殺變而使得身體極為強大,在都是凡人的情況下,他們誰還是我的對手。

    "快追,我看到他的腳印了。"

    那弟子哈哈大笑,直接追上來。

    我面露苦澀的回了下頭,然後勉力離開,當然我的速度已經減小到他們剛剛好追不上的速度,他們被我故意戲耍都不知。

    走了不知道多久,我感覺到山體之中陰森森的味道越來越重,腳上的腐葉之中都流淌著液體。

    一股股樹葉腐爛的味道充斥著我的鼻腔,我在這個地方留了下來。

    因為這個地方,是一個埋骨埋尸的好地方,我要在天師堂那里收回來一點利息。

    此時,我的修為下降到只有六轉,要知道就算是我的楓葉異能都沒有這麼厲害。

    "怎麼不跑了,你繼續跑啊?"

    來的七人只剩下六轉修為,但是依舊結出北斗七星陣,斗柄朝向我,一道道劍光如電般向我直射。

    我微微皺眉,冷笑著擋了一下這一劍。

    隨即劍光破碎,我猛然間撲了上去,直接將一人斬殺掉。趁著他們還沒有反應過來的時候,楓葉異能發動,漫天飄落的楓葉之中,血刃翻卷,直接再劃破了五人的脖子。

    最後,我將最後一人的手臂砍斷。

    "我停下來,只想對你說,回去告訴你那什麼堂主,不要再派人來騷擾我。要不然的話,我不會再手下留情,來一個殺一個,來一雙殺一雙。"

    我出手一畢,然是腦海中忽然間感覺到自己似乎被鎖定,于是放過了最後一人。

    "王盼,你是逃不過堂主手心的。"

    那人瞪著我,然後轉身離去。

    逃不出他的手心?

    他又不是如來佛,我也不是孫猴子!況且我在你的體內留下暗招,不久之後就會直接爆發,你就直接死亡。

    這片山脈,越走功力越是被限制。

    就在我路過一片樹林之時,我忽然間看到一個黝黑的洞穴。

    ps:

    第一更,這兩天比較忙~更新慢了點。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