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活人禁地 > 第一一九懸棺

第一一九懸棺

    這個洞穴就隔著一條河,一些灌木叢將半邊洞穴都遮住了,如果不仔細看,根本就看不到。【愛書屋】我留意到它,也是因為左手的神農鼎。雖然神農鼎的氣息微弱。但依舊反饋著一絲絲的能量。

    而就在我路過這個地方的時候,神農鼎竟然跳動起來,然後我就發現了這個洞穴,感覺有東西在呼喚我。

    面前這條小河只有兩丈寬,我微微一個縱越就跳了過去。

    可就在我落地的時候,卻踉蹌著走了幾步,險些跌倒。那洞穴竟然產生一道吸力,將我往洞穴中拉扯。即便是我再怎麼拒絕這股吸力,還是無法抵御。

    然而奇怪的是,神農鼎只是似乎傳來了意念,想讓我進去這其中。

    "就去看看,怕什麼。"

    我心中想著這個念頭,忽然放棄了抵抗。

    此時可以說是四面楚歌,這洞穴雖然有些奇怪,但並不像我以為的那麼俄恐怖。

    啪嗒!

    我頓時就被吸引到了洞穴之中,落在地上發出響聲。這個洞穴似乎將整個外界都屏蔽了似得。一片漆黑。甚至是我的修為,也被完全封印,使得我現在成為一個空有肉體,而沒有真氣境界的人。

    我又變回了普通人。

    這通道到底有什麼魔力,能讓斬惡念的人都變成普通人!

    我摸著四周的牆壁,感覺到一股濕漉漉的氣息,似乎此地很是潮濕。隨即我毫不猶豫的打開了修羅眼,頓時我的眼中出現了一個紅色的世界。

    修羅眼,可以看到平時我看不到的世界,當我打開修羅眼時,通道豁然開來,這是一個足足容納的下五匹馬同時進出的大型通道。

    在通道兩面牆壁上銘刻著我看不明白的文字。就好像一條條蛇在扭動。

    我雖然不認識這些字。但我知道這是遠古蛇文。傳說中在人類中有著一些大智慧之人,觀天地各種動物之後就憑借這些動物的紋路寫出一個個銘文,這蛇文就是其中一種文字。

    我一路走,一路看著這些蛇文,顯得有些奇怪。

    我好像又有些認識這些文字。

    洞穴很深,我走了一刻鐘,都還在走,那種呼喚越來越強烈。那蛇文依舊在繼續著,似乎在述說是一個天地間英雄的事跡。

    就在這個時候,我看到兩邊的文字變了,似乎開始變得有條理起來。

    然後。在通道的頂部,開始出現一幕幕畫面。

    一開始是有很多人在烹煮著食物,一副其樂融融的感覺。但是有一天,天降火龍將整個世界都燒著了。隨著火龍而來的,是一些巨大的獸頭妖和災難。

    這些獸頭妖四處吃人,將少女搶回山洞。扔農亞號。

    人們民不聊生,只好想辦法溝通諸神。讓諸神想辦法。

    這個時候,族人在夢中得到了神靈的啟示。需要將人類之中一個最勇敢的戰士用一尊鼎活烹了之後,讓一名女子吃。然後只要獸頭妖吃了這個女子,就會讓整個部落恢復原狀。

    族人本來覺得這個事情很恐怖,沒有用。但是後來實在沒有辦法了,只有照辦。

    到後來,獸頭妖吃了這個少女,然後化為一頭狂暴之獸妖,回到獸頭妖中,將那些獸頭妖給全部吃光。

    這個故事很簡單,但是卻十分殘忍。

    我不明白,那所謂的指示,到底是哪里來的。如果是真的,這個世界上真的有那麼殘忍的神仙嗎?

    我沉默起來,將來,我會不會也變成這樣的冷血無情。

    "怎麼會很像是神農鼎。"

    只不過,我看畫中的鼎,跟我手中的鼎太相像了。

    可是,可能嗎?

    石壁的畫,到這個位置,就變得有趣起來。只見畫面中,人們將一尊尊獸頭妖給捆起來,封進了棺材里,然後葬了起來。不是下土,也不是造墓。

    而是在空中的石壁上挖出一道道痕跡,仿佛將山的山壁都挖空了。

    然後,他們將這些妖怪,還有被獸頭妖傷害了的人,釘上釘子,然後才離開,這些事是最為勇敢的人才能做到的。

    這樣子,棺材就懸空了。

    在似乎這種樣子可以防止這些獸頭妖再度出來害人,使得他們上不接天,下不著地。

    懸棺?

    在現實世界之中,傳說之中有著一個地方有無數懸棺,然後卻沒人找得到那個地方。

    "這里,好像是一個石室,啊!"

    到了最末端的時候,場地寬敞起來,出現了一個石室。但是緊接著我就大駭著後退了數步,久久不能平息我自己的心情。

    這個石室之中,密密麻麻的擺著十余具棺材。

    這些棺材是漆黑的,只不過年代有些久了,有一些棺材上有著斑駁的斷裂,似乎是歲月的腐蝕。這些不會是那畫壁之中,被放在牆壁上的那些棺材吧。不過並不是這樣,在不遠處的地方,有兩個棺材倒在一邊,其中的尸體落了出來,穿的也是現代的衣服。

    我忽然感覺到這個石室之中陰森森的,有一股股風在吹著。

    那寒冷的風直往我脖子里灌,就好像有人在你的脖子出吹冷氣,就好像是踫到了那東西。

    不過我沒有害怕,反而精神抖擻的站立著。

    人的身上一共有三把火,分別是肩膀上和頭頂。這三把火也被稱作三昧真火,乃是人的生命之源。若有鬼物想要近身,這三把火必然會抵御。如果其中一盞熄滅了,鬼就容易上身。

    道家之中,人若沒有畏懼之心,這三把火就會強大起來,不懼鬼魅。

    那張桓修煉的真火,就是這個原理。

    不過明顯是我多慮了,這些人根本就是一動不動,就是死人一個個的。而在他們臉上,好些人都長著明顯的瘡。

    這些瘡惡臭撲鼻,就算是站在那里都有著一股暈眩的感覺。

    "原來是這樣。"

    我看著棺材洞穴的一點點光亮我散去了修羅眼,這下子血紅的世界變得清晰起來。而在一個棺材的旁邊,我看到一塊碑。這碑文上寫著,某村發生大瘟疫,救活的幾率不大,所以將這些死了的人葬在這個地方,使得子孫都受到好運氣。

    傳說之中這種洞穴能庇佑子孫。

    只不過我卻不太相信,因為這種問題實在難說。

    我檢查了幾個棺材,但因為有些畏懼,又想起一些不好的回憶,便也沒有說什麼。

    當我走過了幾個棺材,這時候才發現,在這邊緣的地方,竟然有一道半人高的縫隙。從縫隙之中往外看去,竟然是一個較高的懸崖。

    真是在半空中?

    我心中有些砰砰直跳。

    而就在我轉身的時候起,其中一個露在外面的尸體,忽然睜開了眼楮,咧開嘴無形中咧嘴笑了,露出參差不齊的牙齒,血液直流。

    龍虎山,天師堂。

    中年道士正背手看著祖師傳道圖,久久不語。

    在他旁邊跪了一個青年,乃是龍虎山招收進來的天才。此時卻恭敬的對著他磕頭,因為他知道,中年道士一定很生氣。

    畢竟死的是他兒子啊!

    "加派人手,進去懸棺之中。不過還有一會兒就要天黑了,最好還是不要去那邊的好。散了吧!"

    中年道士苦澀一笑,隨即他的目光定在了畫中那道人的身上。

    那是張道陵。

    "是!"

    青年暗道僥幸,欣然答應,然後飛快的跑了下去,生怕他會反悔似得。

    中年道士又盯著那幅畫,不知道在想著什麼。他伸出一只右手,低頭看看,已經不知道過了多久,久到自己當年的手是怎麼樣的都忘記了。

    "王盼?張道陵?你可知道,我等你等的太久了!"

    中年道士手掌握緊,上面的繭子被捏的發白。

    ps:

    第二更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