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活人禁地 > 第一二零甬道

第一二零甬道

    我察覺到有什麼東西在看著我,但是當我回頭的時候,又感覺不到了。我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我的膽子變大了,就連滿屋子的死尸我都毫無察覺,似乎只是幾塊石頭而已。我也感覺到了自己的真氣盡失。就連普通的聚氣都做不動。

    真是一朝回到解放前。

    整個山壁之中不斷有怨氣滋生出來,我被侵蝕著肉體,仿佛要變得僵硬起來。不過我卻是感覺到,我的血丹還是在不斷的轉動,似乎因為周圍的氣息而變得活躍。但是依舊被壓制住,無法動彈。

    我皺了皺眉頭,打量著四周。

    來時的通道充滿了排斥,我是進不去了,那麼就要另外找出路。那個石壁看起來足足有百米高,此地又是凸出來的,我自然不敢用我的小命去看看能不能站得住。

    我在周圍走著,打量四周。

    但是我卻沒有看到,每當我走過一具棺材的時候,那棺材之中就會露出一絲寒氣。而那些裸露的尸體上,在我離開後一秒鐘就睜開了眼楮坐起來看著我。但是每當我回頭的時候,就會感覺到那些目光忽然收回去。

    怎麼回事?

    有鬼嗎?

    我心中有些害怕起來。就好像有鵝毛在我的心髒上撓,又癢又有些刺痛。不過,開玩笑,什麼鬼我又沒見過,我的判惡鏡之中有四千萬個地獄,那里鬼太多了。【愛書屋】

    可是我知道,就算是這樣,那我心中也有著敬畏之意。

    人在有能力的時候不會覺得什麼,但當人真的空無一物的時候,就會變得十分無助和恐懼。

    我四下翻找著,試圖找到一個離去的方法。

    當我摸到右邊的一片山壁的時候,我忽然間皺起了眉頭。因為我摸到的是一片濕漉漉的牆壁。我感覺了一下。有些粘粘糊糊的,竟然是一片血牆。

    這血牆似乎是剛剛澆築而成,血液都沒有凝固,整個山壁都在流淌血液。

    在我的腳下,我感覺到腳底很粘,我就算是閉著眼楮也能知道那是撒什麼東西。

    就是血液啊。

    在短時間之內,這里死過人嗎,我的背部有些發毛了。

    啪嗒,啪嗒。

    牆壁上的血液掉了下來,在地上產生撞擊的聲音,在安靜的空間之中顯得格外明顯。只不過這聲音對于我來說,卻是恐懼的源泉。

    就在這個時候,我看不到的地方,有一具尸體坐了起來,看著我。

    我頓時覺得肩膀上的肉又都緊了一次,似乎整個人都被鎖定了,但是這個時候我忽然間有點不敢轉頭了。雖然這次沒有人在我耳邊喊什麼你回頭。你回過頭來看看你,但我知道,就算回頭也什麼都看不到。

    嘶!

    我深吸一口氣,還是回過頭去看,但此時看到的依舊是亂七八糟的尸體和棺材。

    就在這個時候,我看到了一具尸體的位置跟之前有些不一樣。

    詐尸!

    我第一個想到的,就是這個詐尸。但想想又有些不對啊,按理說這個位置根本不可能詐尸啊。

    我不動聲色的繼續摸索,時不時的往後看一下,然後疑惑著搖搖腦袋或者點點頭。實際上我正在看我的處境到底危機到了什麼時候,看看我的身後與到底有什麼惡鬼村子啊。

    可惜事情讓我感到害怕,有些局面超過了我的控制。

    這些尸體大部分都是有活動力的,他們每當我轉頭的時候就開始復甦,看著我的背影呵呵發呆。我的余光看到了他們的眼楮,紅色充滿血色。

    同時醒來的尸體越來越多,我也是感覺到,有時候還是做人好點。

    吱嘎,吱嘎!

    很多棺材上傳來嘎吱嘎吱的聲音,我知道,這是那些內中的尸體在不斷撓著棺材蓋,聲音越來越清晰,甚至有些刺耳。

    我強行讓自己冷靜下來,我甚至有了想從這里跳下去的想法。

    我數了數,一共五十六具尸體活了過來,或者說是起來了,就在這個時候我在血泥牆的後面找到了一塊被掩蓋起來的石板,微微一推,就看到石板後面還有一個通道。

    我頓時高興起來,因為終于可以叢中這個鬼地方出去。

    就在這個時候,我的脖子被吹了一口氣。

    "該死的,去死!"

    我心中大駭,但是不敢說出那句︰"嚇死我啦。"

    因為冥冥中還是有天性的,往日里對人說話是會有能量場的,如果能量夠足,就會使得壞話陣的靈驗。我一劍拍了出去,直接將那尸體的手臂給斬斷。扔農廳劃。

    那尸體就踉蹌著推後幾步,目露凶光的看著我。此時我也豁出去了,大不了拼了血丹出現而已吧。

    那尸體渾身都出現血液,斷了的手臂更是看著滲人。

    這就是個血尸。

    "赫......赫......"

    這尸體  的說著話,但是我根本就听不懂他在說什麼。

    它說著說著,急了,連忙朝我前面來。我眉頭一皺,連忙後退,生怕它對我做什麼。但是它卻沒有什麼動作,只是指著我,一句話一句話的說著。但是我偏偏就是听不懂。

    而就在此時,它掉落在地上的手臂周圍,忽然聚集了幾個人。

    不,尸體。

    它們嗅了嗅,然後就開始大口大口的吃起來,就好像那是一種美味佳肴。

    我看著,頓時胃中翻滾,胃酸差點都給我吐出來了。

    看我彎腰在吐,那血尸似乎真的有意識,伸出腳在底下寫了一個救。

    救!

    救什麼?救你嗎?可是你已經成為一具尸體,怎麼救。我可真沒有起死回生的丹藥,上次救大洋,那可是意外中的意外罷了。

    似乎看懂了我的意思,這個血尸在地上在寫了一個字體,走。然後他指指我挖出來的那個坑,最後它用腳尖將地上的走字抹。

    我感覺到,他想要表達的意思,是說不能走這個通道走,這里面有危險。

    可是,那我怎麼離開這個該死的地方。

    就在這個時候,地面上那些尸體哄搶著血尸的斷臂,竟然有越漸強烈的意思。它們互相開始撕咬,就像是以前的書籍之間記載的,人們為了吃的而哄搶,最後竟然吃人的尸體。

    可是現在,是尸體在吃尸體啊!

    場面開始混亂,一句尸體被大家給制服,然後大家按住了它,然後伸出脖子去撕咬他。

    他慘叫著反抗,但絲毫作用沒有,尸體的肉很快就被吃掉,然後腸子內髒這些也不放過,被它們吃的干干淨淨。

    隨即他們的表情向我看來,仿佛我在他們的眼中就是一團能量,可以為他們提高自身的能量呢?

    不但看著,此時吃完了人肉的其他兩個最強尸體,就朝著我和那血尸。

    "赫!赫!"

    這個尸體擋住了我的視線,竟然擋在我前面,然後為我驅趕這些尸體。難道他真的還有智慧?不會吧,看他的衣服應該已經很久了。

    開始的時候對面那些尸體也忍不住了,他們就來時朝著我撲過來。

    我頓時閃躲開來。

    雖然我的真氣不見了,但是我的肉體還在,技巧還在。我依舊能躲避。反而是那個血尸,竟然抱著一倍的尸體,竟然會來幫我。

    為什麼?

    我一邊躲避,一邊觀察了那個血尸。我覺得這個血尸應該是個首領,但是在尸體的誘惑之下,這些人已經忘記了他是首領。

    竟然跟著首領對戰起來,不一會兒血尸的身體就開始掛彩。

    我幾次想要回去救援,但那些尸體都在,死死的攔住了我,根本不給我機會。

    血尸的半邊身體都被撕咬的不成形狀,然後它在一個石塊的一處狠狠一按,然後一道通道亮起來。

    "赫!"

    他一定是在說走,我看著了他一眼,他眼中那種高傲讓我卻讓我有些敬佩。

    我立刻閃身進了通道,然後通道緩緩關閉。

    然後,我就驚呆了。

    ps:

    抱歉,第三更,因為學車這兩天奔波勞累,弄得太困了最近,剛才碼字碼著碼著就睡過去了,今天只能三更了,明天五更還。對了,忘記了,感謝欣兒姐姐的玉佩打賞,麼麼噠、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