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活人禁地 > 第六十八章大災難

第六十八章大災難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拉姆竟然是王家人。

    再聯想到麥其族祖上有人預測到後世會有災難,提前培養了變異蟲草,甚至還將捕捉方法給記載到醫書之中,使得後來有人能根據這東西來制造能捕捉王蟲的方法。恐怕也正因為這樣,達娃才最終的活了下來。

    "你王家既然知道會有一次災難發生。那為何不提前搬遷走,還守在此處。"我沉聲問道。

    秦朝都過去數千年,他們早就已經忘記了還有這麼一個使命才對。但拉姆卻說每一代都會有一人傳承這個消息,將守護龍鱗這個秘密給守護下去。

    直到某一天,災難發生之後。

    明知道會發生災難,還那麼執著的守護著,這不傻嗎。

    "現在你來了。帶走災難,那麼我們依舊可以在這片土地上生活。但是,天地之間的大災難,卻還是會來,誰都逃不過。既然都是逃不過,那麼我們搬到任何地方都逃不過,又為何要走呢?"拉姆笑笑說道。

    然後她將面前的羊皮卷拿起來,雙指之間一個彈指,竟然出現一道火苗,點燃了這本書。

    我並未看完這本書。但後面記載的都是一些雜事,並沒有多大實際意義,而且很多字已經看不清了。正要阻止的時候,卻發現她眼中涌出了淚水。

    我便沉默下來,心中也是產生思緒。

    為了這個秘密。王家人付出太多的東西,是時候該結束了。

    "現在,是時候將這秘密給永遠埋在土里了,從此以後王家人就僅僅只是王家人而已!"羊皮卷已經很干,燃燒的速度很快,不一會兒就燃燒成灰了。

    王家人就只是王家人。

    秦始皇數千年前就已經開始察覺了天地的異變,從而開始布局,但最終還是難逃劫數。

    "其實當年張道陵,斬了自我之後,也感覺到了天地之間的大劫。而他為了應對大劫,才進行了這個千年的輪回之戰。事實證明,天地大劫真的快要到來。王盼,動身去大昭寺吧,我也有一樣東西在那里,要拿回來。"高冷哥忽然說道。

    大劫!

    說道這個大劫的時候,我自然而然地就想到了。某個與金色能量爭斗的影子。還有那更強大的,神秘而巨大的黑色爪子。

    如果說大劫的話,這就算是大劫了吧!

    五濁惡世,世界壞劫,天地大劫。三劫連環,劫中之劫。這個世界真的走到盡頭,將要毀滅嗎。

    此時在神農鼎之中的那塊能量結晶已經消化的差不多,但是神農鼎的力量只恢復了百分之三。那黃龍攀附在上面,緩緩游動著。似乎感覺到了我的心思,在微微震動。

    "我知道了!"我站起身來,然後說道。

    高冷哥在西藏修行多年,甚至跟著張道陵也修行過,那麼必定知道一些事情。也會布下一些局,而這些局,現在已經到達不得不開啟的時候了。就算高冷哥不想這麼做,但依舊還是要行動了。

    此時我站起來既是對拉姆說,也是對高冷哥說的。

    拉姆見到我站起來,也是立即起立。

    "我見族長身邊那鷹鉤鼻的男子,應該是你的人吧,早些將他除掉。此人天生反骨,將來必定對你不利。"我說道,然後打開門準備出門。

    鷹鉤鼻的男子只出現了一次,然後就十分低調的鞍前馬後,甚至還充當了一名合格的護衛。

    但是我卻是從他的眼神中讀到了叛逆,那種光芒簡直像是黑夜中的明燈。

    "他不是威脅,沒有我的允許他休想在族內傷害任何一人,就算是一只螞蟻都不行!"拉姆愣了愣,然後冷笑著說道。

    我忽然這個拉姆跟某人有點像,而想起某人,忽然記起龍虎山那個水潭,隨即心中一蕩。

    隨即我將這個想法排除腦海,都這個時候了,我在想什麼呢。

    "走了!"我說道,然後整個人像是一只大鷹似得掠起。

    看著我離開的方向,拉姆有些出神。此時達布帶著達娃也來到了這邊,鷹鉤鼻男也跟著,達布四下沒見到人,便是看著拉姆。

    "人呢?"達布的身軀直起來,天珠中不再吸取生命力,但是也沒有流淌回來。

    此時在他眼中,有著攝人的光芒,與之前那種和煦的形象完全不同,簡直是判若兩人。拉姆看著鷹鉤鼻男,似乎在考慮著什麼。來布台技。

    听到達布的聲音,拉姆搖了搖頭。

    "他走了,我們王家的使命,結束了。接下來就只能在世間的夾縫之中不斷逃命,然後找到生存的方法。"拉姆說道。

    而听到這句話時,那鷹鉤鼻男忽然愣住了,因為他完全不知道拉姆在說什麼。

    達布詫異的看著拉姆,有些摸不著頭腦,為何這個時候拉姆將秘密說出來,就算是不用守護,這個秘密也要爛在肚子里,非王氏族人不得知曉。

    那鷹鉤鼻男子,可不是王家人啊。

    "看來你是不打算再做戲,將事情都挑明,而且想的是,殺人滅口了。"達布說道。

    鷹鉤鼻男好像是知道了什麼,轉身就跑,但他剛剛跑出去三步,便是腳下一軟。隨即便見著他雙腿都好像軟面條一樣軟倒,隨即身上的骨骼都像是被抽離了似得。

    拉姆走了過來,將他腳下的兩根長針取出來,里面流淌出一絲絲液體。

    溶骨之毒。

    "饒命,饒命啊!"鷹鉤鼻男好像是明白了自己的命運,頓時大呼道。這其中也有著要將聲音傳播出去引來人們圍觀意思,要是這樣的話,還有一線生機。

    但是周圍已經沒有任何一個人了,連郎布也不在此地。

    拉姆彈了彈手上的中空針,隨即將他脖子上的天珠扯下來,自己戴上。

    "讓你借助天珠來幫助族長,但你卻擅作主張,心懷鬼胎的對族長進行壽命剝奪。死不足惜,剛才他說得對,你天生反骨,是要先除後患。我早就已經告訴族長要把你給滅了,但他不想這麼做。但是啊,災難已解除,你現在不得不死。"

    拉姆一針戳到他額頭上,頓時一股生命力從中流淌出來,直接到他的天珠里面。而隨著生命力的注入,天珠便是散發出光芒來。鷹鉤鼻男頓時渾身干縮,命喪黃泉,死不瞑目。

    攝取到了生命力,拉姆直接將之凝聚成一團光點,送入了達布的額頭,達布頭上花白的頭發便是重新變黑。

    輕松的殺了一人,兩人面不改色。

    只有達娃怯怯的看了看那尸體,也沒有多在意,這一年多時間她經歷的太多了,隨即她眉頭忽然皺起。

    "拉姆姐姐,父親。我感覺到東方,有一股很危險的力量過來了。"達娃說道。

    達娃天生對于危險就有一種感知能力,唯獨在那神秘輻射物品之中產生了一次錯誤。但是其余時間還是相當準確的,這一次她的臉都有些扭曲了。

    "有多危險?"達布問道。

    達娃咬了咬手指,然後皺著眉苦惱的想著,拉姆臉色也沉重起來。

    "如果把剛才殺他的危險必成指甲蓋這麼大,那麼將要來的危險,有多大!"拉姆說道。

    達娃頓時眉頭散開,然後比劃了一下手指,然後又比劃了一下手臂,最終將手輪圓了比出一個巨大的圓形。

    "差不多有這麼大!"達娃說道。

    達布和拉姆對視一眼,在對方眼中看到了駭然,這可是滅族之災。

    "能看到是什麼嗎?"

    達布緩緩吐出一口氣,然後問道。

    "好像是蛇,好像不是,達娃不知道!"

    達娃搖搖頭又點點頭,隨即面色蒼白的說道︰"它就要來了!"

    就要來了?

    ps:

    第四更,今天更新結束了,晚安~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