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活人禁地 > 第一二一章懸棺

第一二一章懸棺

    我眼前是沒有血尸了,但是,我此刻站在一個峭壁的半中腰,就好像是在石壁之中挖出來的一條道路。【愛書屋】而往外看去,對面那山壁密密麻麻的被鑿出來一條條的道路。每一條道路之上都密密麻麻的放著棺材。初步估計,這一眼望去,起碼上萬具棺材。

    龍虎山懸棺!

    我喃喃道,這就是高冷哥說的關鍵之地,高冷哥說必須毀滅的地方。這地方是禁制的最中心,誰在此都會受到限制的。

    就在我感嘆的時候,天空忽然暗下來,然後便見那些棺材一個個的開始抖動。隨即從中伸出一只只手來,他們仿佛行尸走肉似得跑來跑去的。

    但是很快我就無法感嘆了,因為我發現一個更重要的東西。

    這些棺材之中,裝滿的是活死人!

    對,就是那日澆滅趕尸宗陰謀的那天,我踫到了那麼多活死人。而現在,這個龍虎山的禁地竟然還有這麼多。我終于明白這個地方為什麼怨氣沖天了,這就是真正的天師?

    為了修行天地至理,這些修道士真就像是蠱蟲一樣開始互相殘殺。

    找到了怨氣的來源。這下子就好辦了,只要將怨氣的來源消滅,那麼這個局就自然破了。

    "咦,他們在干什麼?"

    心中豁然開朗。我心情不錯。但是這個時候我忽然發現,這些活死人竟然開始游蕩起來。

    這下子,整個山谷都在震動。隨即便見著許許多多的活死人不斷從懸崖上跳下去,然後沿著岩石的峭壁往下攀爬。

    我想了想,隨手在旁邊找了一件斗篷將自己籠罩起來,然後把氣息完全掩飾掉,將精神掩蓋起來。然後我跟著他們一起往下攀爬,但一開始我的速度有些落後,然後活死人當中有一些就跑出來抽打那些沒有跟上的活死人。

    感覺好像監工啊。

    我心中想到,然後連忙加快速度,不然就會被打到。我跟著他們像是行尸走肉般走著,我不敢大意不能讓任何人看出來我是假冒的。

    沿途還看到很多的景象。但是夜幕降臨,卻看不大真切。

    今天的天空似乎黑的特別暗,然後就是我感覺得到出了剛才懸棺那個位置,來到了另外一處山谷,這里的樹木在月光的映照之下竟然顯得有些特別。

    兩小時後,我終于到了一個空曠的山谷里面。在這個山谷之中站滿了活死人。

    好多的人,就想螞蟻一樣。

    我面色不大好看,因為這一路上,我遇到的懸棺十分多。而在這個地方的活死人,數量卻更多。而且,原來到龍虎山的活死人就是在座大山之中,沒想到竟然是懸棺。

    這些活死人在等在著什麼,然後我就看到身後密密麻麻的活死人大軍來了。這些擁擠的可不是螞蟻,而是一個個人啊!

    活死人聚集在露天台的中間,相對而立。

    此時在中間有一個陰間的天台,在中間有一根漢白玉大理石柱,就好像通天石柱似得。隨即它們默默的看著天空中的月亮,然後隨著月亮的移動而慢慢呼吸著,然後就感覺得到一絲絲精光從身體中被吸收。

    我也學著他們的樣子。緩慢的呼吸著,隨即我一皺眉頭。

    原來整個地區都形成了一個雷場,然後只要我稍微有一點異動,就會被所有的活死人發現。

    此時,天空中的明月終于到達了最高空,明亮的月光好似有好消息要告知你。這些活死人頓時舉起了雙臂,開始對中間的石柱開始祭拜。

    我也開始學著祭拜,這祭拜似乎是跟別人不同,不過我盡量學的一樣。

    隨著活死人的跪拜,天空中的明月產生一道璀璨的光芒來,光芒照射在中間的石柱上,再反饋給活死人身上。當我接收到這股力量的時候,就直接明白這是什麼東西。

    月精華!

    沒想到活死人,竟然能用這種方法來吸收散逸的月精華。

    隨著月光越來越璀璨,光芒頓時好像一道道流水似得正在流淌了。一絲絲透進活死人群和我的身體,竟然有些舒服。我控制著這一絲絲光芒在身體中運行,竟然可以代替真氣。扔女木巴。

    日月精華,這可是仙家平日里吞吐的精華啊。

    又過了半個時辰,月亮終于爬到了白玉大理石柱的頂端,然後那柱子上忽然間出現一個帶著鬼王面具的人,他站在那里就好像是要將整個天下都收進去。

    呼!

    而就在此時,不遠處又出現一個人,中年道士。

    我嚇了一跳,不過好在我身上的印記已經被掩蓋住,一點都沒有透露出來。

    "你確定要在此時此刻發動計劃?"

    中年道士笑道,那鬼王面具的人嘿然不語。鬼王面具的人身材修長,此時一出現就站到了白玉柱子單位,你覺得好嘛。

    鬼王面具人,揮了揮手,一眾活死人就將聚集體內月精華再次釋放出去。

    活死人沒有察覺,鬼王面具人卻是再次揮手。

    嗚嗚嗚!嗚嗚嗚!

    巨大的響聲從天空中傳來,隨即就感覺到巨大的壓力從空氣之中傳來,嗡嗡嗡的。

    我偷偷的瞄了一下,頓時就瞪大了眼楮。

    只見天地只見有一尊長有九丈九,寬有九丈九的巨大門戶緩緩出現在半空里。這門戶形狀如開字,門扉上銀紋紅柱,上有牌匾,漆黑的大門緊閉,刻有鬼門關三個字!

    天!

    鬼門關?

    這不是傳說之中地獄的門戶嗎,怎麼會在這里出現啊!

    這鬼門關一出現,只見那大門上無數鬼臉在浮動,好像想掙扎出來,我的心髒就砰砰的跳動。第一是我的內心之中,十殿閻羅祭在開始異變,二是被這個神奇的鬼門震撼到了。

    只不過,這個鬼門關還處于虛幻之中,怎麼像是投影似得。

    隨著月精華的灌注,鬼門關竟然越來越凝實。只不過,這程度還遠遠不夠。

    "鬼門關還不夠完善,該死的王盼,破壞我活死人計劃若不是他,我早就完整召喚鬼門關。你龍虎山的地盤為何還是讓他逃脫,你這天師堂的堂主,是怎麼當的。"

    許久之後,天空慢慢的放晴,鬼門關緩緩消失。玉柱嘩啦一聲緩緩下沉,活死人也是開始往回走,就好像是完成了任務。

    他們更加疲憊,死氣更加重,就好像把身為人的氣息給消耗光了。

    我夾在這些人中間,不得不跟著離開。遠遠的听到他們的談話,內心咯 一聲,召喚鬼門關?

    這是要干嘛,要將鬼魂都召喚到人間來嗎?

    這才是真正的亂了天地綱常,生死倫理。

    "他拿到了神器,又是半步善念。我自然沒辦法很好的收拾他,但是,此時他必定會修為盡失,殺他易如反掌也。"中年道士點點頭沒有多說什麼。

    鬼王面具人看著中年道士的眼楮,只見他眼楮中並沒有隱瞞,但是卻有著一股深不可測的智慧。

    此人就好像一潭深水,看著沒什麼,但只要掉進去就會覺得他還有很多東西沒有透露。

    "如此最好。"鬼王面具人冷笑一聲,然後悄然消失。

    中年道士看著活死人離開的地方,若有所思。隨即他伸出了手,勾動了一下印記的氣息,發現竟然不在禁地外圍了,反而去了龍虎山禁地的內中。

    難道就在剛才活死人之中?

    中年道士搖了搖頭,若真是這樣,這個游戲玩起來才好意思啊。

    中年道士緊接著也離開了。

    而我在遠處遠遠的眺望著他們,遠遠的看清楚彼此差距。雖然那鬼王面具人沒有看出深淺,但我知道,似乎我抓到了一絲真相。

    ps:

    第一更,求一下鑽石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