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活人禁地 > 第一二二章棺材

第一二二章棺材

    太陽升起,我跟著所有的活死人一起回到了山壁的棧道上,我看著它們自己艱難的爬上棧道,然後打開棺材的蓋子睡了進去,似乎正在躲避太陽。活死人雖然不害怕太陽而且也有著呼吸。但還是會有些厭惡光芒,他們皮膚白的毫無血色,已經大部分都是尸體了。

    我面無表情的跟著他們,在之前出來的哪個地方找到個棺材,學著他們的樣子躺了進去。

    棺材中是鋪著一層錦布,有個石枕,其他什麼都沒有了。

    不過在棺材里有股潮濕的臭味,那是一種木材腐爛的味道,不過還能忍受。

    我發現這些活死人雖然沒有修為,但是力氣卻很大,這麼高的懸崖,他們就像是壁虎一樣爬上來,我也是極為艱難的爬行的。好在這峭壁跟之前那個山洞的懸崖不一樣,沒有凸出來,還有地方借力。

    我將棺材的蓋子蓋上,周圍陷入無盡的黑暗中。

    很奇怪的。躺在棺材里,我的心情忽然間就平靜了下來。就好像這個空間能給我莫名其妙的安全感,讓我心里安定。

    是啊。

    這些日子,先是因為拿錢買命,卷入這一場輪回之爭。又因為各種各樣的原因每一天都在奔波著,擔心著,甚至還到達了傳說中的金丹境界。【愛書屋】甚至各種各樣神仙中人都看了個遍,還要去跟他們勾心斗角。

    這些日子我的思想一直緊繃著,就好像一張打開的弓,隨時都注意著靶子。

    現在,弓上的箭射了出去,我終于松了口氣。真真正正的放松下來。我腦海中就開始想一些事情。

    方才在空地上,那鬼王面具人召喚了鬼門關,但看起來卻是虛幻的物體。那麼當它完全被召喚出來,會發生什麼事情,死去的人會復活嗎?還是,將閻羅王都召喚出來?

    看起來這個懸棺的局,甚至這鬼門關,都是其中的一部分。我心中感覺到,還有更大的陰謀!

    我的十殿閻羅祭,乃是以精神模擬十殿閻王,造成一種幻境傷害。

    如果跟這個鬼門關相結合。會不會產生更強大的力量呢?這個鬼王面具人,到底是誰?他召喚鬼門關的目的又是什麼。

    還有那個天師府的中年道士,我看到他的時候就覺得此人十分奇怪,仿佛在哪里見過。

    但是我又清楚的知道,自己沒有見過此人,那麼此人就是跟張道陵有關。跟張道陵有關,現在把持著天師府。又要追殺我,那麼他的態度就十分的耐人尋味了。

    天師府乃是張道陵開創,比起龍虎山之地位還要神聖許多。但現在卻為了這個局,要將我殺掉?

    活死人之局布局太久,一時之間我也難以明白其中的關鍵點,只有等晚上的時候,再看了。

    一想到活死人,我心中有回想起最開始那個洞穴。

    那里面的懸棺,卻跟此地的懸棺不同。

    那些都是真正的尸體,年代久遠,有些尸體都已經像是化石了。只有幾具看起來是鮮活的,但也有些年頭。只是因為上不沾天氣,下不沾地氣而使得身體比較鮮活。

    還有為什麼明明只有十幾個棺材,後來卻看見了四五十個尸體。

    而且還有一個真正的首領在管轄,使得它們被困在一處。

    但是這些活死人,就比較恐怖了。

    雖然活著,但是也死了,處于生和死之間。

    想起來上一次見到的那些活死人,它們可是吃人肉的。看著他們身上,已經開始生長出白毛來,這跟黑毛僵的原理是一樣的,他們已經相當于黑毛僵的程度。

    我現在血丹被封印,七殺變不能使用。

    要是我一不小心被他們纏上,要吞吃我,那我絕對逃不過。

    好在我身體之中還有著古鏡的異能,要是模仿起其他人來,只要不是仔細的觀察,便不會被發現。

    還有,那通道里的圖案。

    還有,神農鼎的呼喚。

    還有......

    我的意識忽然間越來越模糊,到最後終于支撐不住,昏睡過去。

    這一覺我覺得是我從撿到錢開始,最為安心的一覺。就好像回到了一個溫暖的母體,似乎回到了自己家里的床上,那麼暖,那麼暖。

    睡夢之中,我來到了一個奇怪的地方。

    我一直在下沉著,下沉著。

    就好像在空中自由落體,但又有風將我托著,在我的周圍,一朵朵白雲在飄動。我就在這風和雲之中不斷的飛行,沒有來處,沒有去處。

    我忘記了一切,忘記了我是誰,忘記了我要干什麼,我只是一直在飄。

    陽光有些刺眼,但是我都不知道這陽光是從哪里來的。

    地面的山,形成一條龍和一頭虎相互對峙,有些眼熟,但我想不起來在哪里見到過。

    隨即,有個人在拍打我的肩膀,我轉過頭去,發現對面的人也很眼熟。他腳踏朱履,穿著八卦道衣,腰系紫金腰帶,頭戴平天冠。重點是,他跟我的樣子一模一樣。

    他指著下面的山,對我說著什麼,似乎是在交代,似乎是在請求。

    我摸不著頭腦,那人急了,似乎急著要表達什麼。但是我卻完全不知道他的意思,相幫也幫不了。

    就在這個時候,他忽然一頓,隨即一截帶著血液的劍尖從他的胸前露出來。隨即血液大面積的流淌,很快染紅了他的整個道袍。他艱難的轉過頭去一看,盡然又是一個我,只不過這個我臉色帶著邪氣,嘿嘿冷笑,頭發都是紅色的。

    他一劍殺了道袍的我,將已經染紅的道袍穿在身上,竟然將哪個道袍的我給吞吃了!

    隨即這個邪惡的我看著我的意思,嘿嘿冷笑,說了句什麼,見我不答話,便是一劍刺向我的眉心。

    呼!

    我立刻醒了過來,我渾身濕透了,感覺到整個人好似從水里面撈出來似得。

    然而還沒有來得及多想,便覺得渾身上下都是毛茸茸的,冷冰冰的,好像有什麼動物。我手掌上傳來一陣奇特的觸感,冷冰冰的,好像一條條橫紋從我的手臂上爬過去。

    我雞皮疙瘩都起來了,我知道這是什麼。

    蛇。

    我咽了口口水,整個人都清醒過來,一動也不敢動。

    我感覺到在我身上密密麻麻的爬滿了不知道多少蛇類,還有其他的蟲子。它們趴在我的身上,不斷的攝取著什麼。

    蛇是冷血動物,會自然的想要靠近熱源。

    而且我感覺到我體內有什麼力量在流失,而這些蛇,便會更加冰冷一些。

    月精華!

    我忽然間明白過來,一定是月精華。

    日月精華乃是天地間所有靈物所需要的,我跟活死人一起去參加那拜月儀式,自然就會沾染上月精華之力量。而這些蛇蟲,感應到我體內的月精華,見我睡著了,也就自然的過來了。扔何叉才。

    但是活死人身上的死氣太重,很少有動物能承受。

    難怪在這後山之中沒有動物的存在,一路上只看得見許多的蛇蟲鼠蟻,因為只有這些陰煞氣息重的昆蟲和動物才能與尸體一起生存。

    我想那些活死人的棺材里,一定也有著這些蛇蟲。

    我生怕被它們攻擊,所以一動也不動,保持著自己的心跳平緩。

    忽然間,我感覺到我左肋骨靠著橫膈膜的地方有些癢,但我也沒有辦法去撓,然後就這麼忍受著,到了許久之後才緩緩的褪去。

    但是,這個時候,我這個棺材內的蛇蟲鼠蟻,卻是開始不安起來,似乎有什麼恐怖的東西出現。

    它們不斷在棺材里亂爬,嘶嘶叫著。

    我大氣也不敢出,死死的把嘴巴捂住,害怕這些蟲子見洞就鑽。

    ps:

    第二更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