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活人禁地 > 第一二三章蛇蟲

第一二三章蛇蟲

    不久之後,這些蛇蟲都跑光了。

    我連忙撓了撓左肋,緩解了這種瘙癢,我摸著有幾個小點,不知道是被什麼蟲子爬了。然後我仔細的停外面的聲音。發現似乎沒有動靜,然後我用腳和手頂住了棺材,緩緩移動出一個縫隙來。外面沒有動靜,看起來這些活死人都在沉睡。

    也不知睡了多久,將棺材蓋打開之後便見得外面是漫天殘陽。

    我站起來,看著左肋下,皮膚有些發紅,被我摳的有些破皮,我摸了摸,皮膚上有三個硬粒。不過我沒有在意,因為我沒有感覺到任何的不適,應該只是被爬了之後的過敏現象。

    隨即我回頭看了一下棺材里,頓時嚇了一跳。

    只見五顏六色的蜈蚣,蛇,螞蟻,蠍子。蜘蛛,等等我叫不出名字來的黑色毒蟲,它們個頭很大,不過竟然死了好些在里面。

    難怪剛才好像是被蟲子包圍住,原來是真的被這些東西淹沒了。

    想想剛才是被這些東西爬過,我背後的冷汗又出來了,這也太可怕了。如果它們吃人的話,恐怕我早就已經在睡夢之中就被吃了。但是,這些蟲子好像只是來吸收月精華,好像其他的對它們都沒有吸引力,它們也習慣了吸食月精華。

    它們也因為月精華,個頭變得更大。

    古時候書中經常都說。天地精怪都會吸食日月精華會化成人形。不過日精華太霸道沒有精怪敢直接接受,這月精華對它們來說絕對是好東西。

    咕嚕!

    我的肚子發出了響聲,竟然產生了饑餓感。我想了想,摸摸下巴,竟然摸到了一層胡渣。

    這是身體新陳代謝的信號。

    修行之後,身體的構造在真氣的作用之下會產生改變,使得某些機能產生變化。比如說進食,人從食物之中得到能量,但食物也是從天地之間得到能量。而我們用真氣直接從天地之中攝取能量,自然就不需要進食。

    這個過程,在古代之中的道士概念里。就叫做餐風,飲露。

    又叫闢谷。

    而人如果發生新陳代謝,就會產生廢渣。人的毛發,是血液的廢渣,人的指甲,是骨頭的廢渣,人體的皮質。是肉的污垢。修行之後身體機能足夠,不用產生新陳代謝,自然不會餓,不會產生廢渣。

    但是現在我又變成了普通人,身體就自然就會產生需要覓食的信號。

    想著想著,肚子更加餓,估摸一下時間,此時已經是下午三點左右,算起來已經一天一夜沒有吃東西。

    喀嚓,喀嚓。

    這時候我忽然听到周圍不遠處的棺材里,發出一些聲音來。隨即再次傳來令人毛骨悚然的咀嚼聲,就好像有人在這里咀嚼什麼東西。

    隨即就看到周圍幾個棺材底部,不斷爬出那些毒蟲來。

    我想到一個可能,吞了口唾沫,但是喉嚨卻是干的。

    不會是活死人,在吃這些蟲子吧。

    我等了一會兒,見到那些棺材再沒有其他動靜,于是便來到棧道邊上,往下爬去。我必須在太陽落山之前找到足夠的食物,然後再回到這里。我感覺到這些活死人,就是懸棺的破局關鍵,我必須很長時間的守在這些家伙身前。

    站在山腳下,我往回看了一眼。

    光溜溜的山壁上,四五條棧道都是懸棺,好像腰帶似得纏在山壁上。

    我搖搖頭,趕忙朝一個方向過去。昨天晚上我就發現這邊有著河流存在,我得好好的洗個臉。

    走了大約二十分鐘的樣子,我便听到劇烈的流水聲。當繞開一顆粗壯的柏樹之後,便看到一道丈寬的瀑布,瀑布下有一個方圓數丈的小水潭。水潭清澈見底,連水底鵝卵石上的青苔都映照的一清二楚。清涼的水花濺起,打在我的臉上,感覺有些冰冷。

    只不過,水潭中一條魚都沒有,連水生物都十分稀少。

    奇怪。

    我連忙捧著水洗了把臉,然後大喝幾口。潭水甘甜,甚至有股香味。

    在潭水里簡單的梳洗一下,將衣服也都洗了一遍。身上的傷口已經愈合,剛才肋下那個自己摳出來的疙瘩也好了。

    在水潭的對面不遠處,有三顆果樹,長著青紅的果子。我從一處比較窄的地方繞了過去,來到這幾顆樹下,這卻是棗樹,棗子竟然有嬰兒拳頭大。

    我摘下一顆來嘗了嘗,味道還不錯,很有水分,只不過到最後的時候,舌頭尖微微有點澀。

    我一連吃了七八個,肚子才緩和了一些。

    這個時候我想起來,在我睡著的時候似乎好像夢到了什麼,但是此時又想不起來了,只是因因為我覺得我看到了一個跟我一樣的人。

    藏鋒?張道陵?還是,心魔?我搖搖頭,將這些念頭驅趕出去。

    我就是我,它們替代不了。

    這個禁地之內,仿佛一切的活物都在遠離,除了那些常年與陰煞為伍的毒蟲。而且它們為了能吸收到月精華,連生命危險都不顧。

    如果這個地方的景象暴露出去,只怕是會被正道人士所不恥。

    龍虎山,到底在密謀什麼。

    而當我到達這個禁地之後,忽然感覺不到其中的地氣流動,只是隱隱感覺到關鍵在活死人身上。如果能一把火將活死人全部燒死,那就好了。

    可我對比了一下彼此的實力,忽然發現,就算是我成功的將火點燃,但這些活死人未必會被燒死。

    未必不會對我下手啊!

    我兜了些野棗在衣服里,然後就準備回去。

    只要觀察這些活死人的習性,然後再綜合做出判斷應該怎麼做。實在不行就將山壁後面的那些死尸放出來,這些死尸是要吃尸體的,而且活死人與它們都不知道彼此的存在,那麼就可以看到它們互相殘殺。

    甚至有能將這些活死人全部殺死。

    只不過,這樣一來,那些死尸一定也會變得十分厲害,說不定直接變成飛尸也有可能。

    我無法預測到最終的結果,自然不敢隨便亂做決定,不到最後的關頭,我是不會這麼做的。

    甚至我都不知道,那個血尸首領,到底還有沒有自己的意識。如果它有自己的意識的話,那麼我的計劃就會變得更加麻煩。甚至這家伙也有可能擋住那些尸體,不于活死人產生沖突。

    這都有可能,

    再次回到山腳下,我便看到一片一片的毒蟲自棧道中往外爬,似乎在不停的逃命。我就知道,這是那些活死人在吃它們。

    那麼這個時候,就是活死人的進餐時間。

    陽光是自東而西照射,而山壁卻是坐北朝南,白天里幾乎一點光芒都照射不到。只能看見天空的余暉,這樣子對于活死人的環境也還算是很好的,至少不會讓它們都接觸到太陽。

    也正因為這樣,那棧道之中經常會有一些陰寒之氣形成的潮濕。

    這樣的幻境,恐怕是千佳音那丫頭最喜歡的地方吧!

    我在岩石上攀爬著,想要早點回到洞穴中去,然後觀察這些活死人。但是忽然間,我在撇過旁邊的時候,差點驚得連棗子都落下去了。

    我看見,山壁上我留下的影子,竟然開始暗淡。

    不是那種陽光消失後影子的消失,而是在我眼前慢慢的一塊一塊的消失掉。

    我抬頭看了天空,此時依舊是有著明亮的光芒,我的影子也沒有移動。

    而是在我眼前,一塊塊的不見。扔何土圾。

    不到五分鐘,我的影子就在我面前消失,而我整個人都好像石化了。我的影子已經徹底消失在我眼前,只留下腳下的一點點。

    我的影子,被誰偷了?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