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活人禁地 > 第一二四是誰?

第一二四是誰?

    我的影子被偷了?還是說被什麼東西給吃掉了,這個時候我只感覺到身體中忽然刮過去一陣風,然後打了個冷顫。

    我的臉色就開始難看起來。

    在人的身體之中,有著精氣神三種存在。精就是精力,體魄。氣就是氣息,呼吸。而神,就是神智,神念,或者說魂魄思想等等。然而在外在的表現,那魂魄,卻是有一部分寄居在影子里的。所以鬼魂都是沒有影子的,因為它就是影子的構成。

    而在玄門之中,有一門失傳的功夫,可以定住影子里的魂魄,從而使得人無法行動。可是現在我的影子消失不見,這可就是大問題了。

    要知道以前的道士,連照相都是不願意的。

    真是可惜,要是黃大仙這本活的教科書還在,必定能將這一切都將明白,不像我這樣要去獨自摸索。

    然而。就在我感覺疑惑的同時間,身上卻沒有一點點其他感覺。隨即我低頭一看,我的影子又出現了,不過比起之前要暗淡些,就好像剛才只是吹了一陣風似得。

    這是怎麼一回事!

    雖然沒有感覺到不適,但我的直覺告訴我,有問題!

    不過這個時候已經不容我去細細的感覺,因為上面的活死人已經開始在騷動。如果這個時候我拿著野棗回去,必定會被發現不妥。

    算了,早點破掉這個懸棺之局,早點將高冷哥救出來才是,其他的交給他就好了。

    當我將野果丟到旁邊的時候。旁邊已經有棺材在緩緩移動了。

    隨即。活死人們紛紛開始打開棺材,走了出來。活死人出來,就開始游蕩,有的抓起地上的蛇蟲鼠蟻尸體開始吃起來,有的則是靜靜的站在那里。

    而我看見那幾個監工模樣的人,眼楮四下瞟著,看見了我,對我詭異的笑了一下,似乎想要過來吃我。

    我背後的汗毛就豎了起來,不過我沒有動作,而是像之前那樣將自己籠在套子里。也是學著它們的樣子端端坐在那里,然後靜靜的等待。

    此時,我的左肋又有些癢,我隨意撓了撓。

    就在時間的推移之中,太陽光越來越低,夜色降臨。

    當夜色完全沉下去的時候,月亮升起。我留意到。今天的月光似乎特別的明亮,推算了一下,今天正好是月圓。

    我面無表情的跟著密密麻麻的活死人大軍跑下懸崖,然後面無表情的往目的地走。

    今天的月光的確很明亮,天空中的星星也是極為明顯。整個夜空就像是白晝似得,空氣中的光芒都好像變成霧氣了。

    在這個亮度之下,即便是我不用修羅眼,也看得清楚數丈外的情況。

    今天這些活死人的動作似乎快了一些,不過我沒有時間去數是不是真的。

    過了不久,月亮升了起來,我感覺到這些活死人身上的氣息更濃了。我知道這是因為月圓之夜的月精華變得更濃,此時不用拜月也都自然能感覺得到。

    可我不知道活死人是怎麼自然吸收月精華的,就在此時,我左手的神農鼎微微一震。在我身邊籠罩著的月精華開始慢慢的滲進我的左手,然後自神農鼎的位置開始緩緩流淌到我的全身,使得我身體的溫度慢慢下降,但能量卻開始聚集。

    我知道月亮之中反射的是一種冷光,也就是傳說中的陰之氣息。

    這氣息對于精怪是很有用的,對于修煉之人來說也是難能可貴,因為這月精華可以幫助平復人的傷痕和平靜人的心情,還有增強人的修為。

    月精華可是最精純的能量。

    我緩慢的吸收著月精華,這下子破綻就更小,我感覺到那盯住了我的幾道目光之中收回了大半。

    終于,我們到達了那個露天石台的周圍,那中間的白玉石柱已經升了起來。不過這一次,我看的更加仔細。這並不是白玉,而是天然漢白玉大理石,在這根柱子上雕刻著許許多多的鬼怪。什麼牛頭馬面,判官夜叉,等等等等。

    我在想,如果我能在這個地方使用十殿閻羅祭,那會不會化成實體。

    但是我卻不確定,能將這個漫山遍野的活死人給抹殺。甚至不知道,它們會不會被幻境影響。

    嗡!

    就在這個時候,空氣中出現波動,那圓柱形的漢白玉大理石上,鬼王面具人出現。我連忙低下頭,用余光去看他。因為到達這種境界的人,就算是一點目光都會感覺到。

    "都是廢物,這麼長時間還只召喚到九成五,照這個樣子下去,起碼還要半個月才能成功。哼!"扔何余血。

    那鬼王面具人哼了一聲,往下一揮手。

    我頓時感覺到整個人身體都被束縛了一下,月精華開始流失。不過我沒有做其他的,只是跟著這些活死人,開始對中間的那個石柱祭拜。

    似乎是因為適應了這種沒有真氣的情況,所以我的感覺更加敏銳了。

    放眼望去,數萬活死人都被籠罩住,對著石柱祭拜。而大理石柱上的鬼怪妖魔似乎要活過來,竟然開始扭動,然後從頂部被鬼王面具人一引,落在他手中的一塊有黑白灰三色的石頭上。這石頭折射出一種光芒來,然後在半空中落下投影。

    鬼門關現。

    這就是鬼門關現身的完整流程,我的目光也多次留意在了那石頭上。因為不光是月精華,我察覺到活死人身上的怨氣,以及這山體之中的怨氣也在朝這大理石柱聚集,然後經由那三色的奇異石塊折射出去,折射到鬼門關上。

    砰!砰!砰!

    不知為何,每當我看到那塊石頭的時候,我的心髒跳動的厲害,好似有什麼要跳出來。

    鬼王面具人口中不停發出奇異的咒文,一股股的力量不斷流逝到那石塊之中。而隨著他的咒語,那石塊緩緩震動,空氣中的鬼門關之中,巨大的黑色門扉上鬼魂的力量不斷的伸出手臂,往下面的活死人抓去。

    但是長度不夠,美美到達一個程度的時候,就會被鬼門關的力量給扯回去。

    然而鬼王面具人也似乎耗盡了力氣,有些搖搖欲墜起來,隨即他雙目一睜,猛然大喝一聲。

    嘩啦!

    鬼門關的巨門之上出現兩個巨大的銅環,隨即一道道鎖鏈出來,將整個門扉都殘繞住。似乎只要將這個銅環拉開,就能打開鬼門關。

    可惜就在這個時候,天色漸漸放亮,鬼門關開始搖晃。

    "該死,今天只得九成六,還要十一二天!該死的王盼,早該將你抓起來吊打三十六遍,壞我好事,壞我好事!"

    鬼王面具人氣的直跺腳,劈手打出一道光芒將三四個活死人打成了肉醬。隨即他收起力量一揮手,漢白玉石柱便緩緩下沉,他離開了此地。

    而活死人們,也開始離開。

    但是我的心里久久不能平靜下來。

    十一二天。

    在這個期限之內找到真相,然後將他破壞掉嗎?

    這可能嗎?

    這個人至少也是斬善念的存在,但是在這個山谷之中卻不像一樣受到制約。還有昨天那個道士也是,在山谷之中便沒有制約麼,還是能發揮出自己的實力。

    那我怎麼斗他們?

    斗得過嗎

    我看著升起的朝陽,覺得身上的壓力又重了幾分,左肋又癢起來。

    就在此時,我發現有一雙目光看向了我這邊,似乎帶著若有若無的敵意。我不動聲色的看過去,卻發現一個穿著苗疆服飾的少女朝我看來,暮光中學笑意盈盈。

    我心中大震。

    那熟悉的笑意,那似有若無的敵意,那一如既往的目光。

    不是千佳音又是誰!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