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活人禁地 > 第一二八章肉疙瘩里的蟲子

第一二八章肉疙瘩里的蟲子

    銀花老母?

    我點點頭,我當然認識她了。

    其實這個老嫗的目的,我到現在都沒有看明白,她莫名其妙的幫我,又莫名其妙的死去。我以前還以為她是金花婆婆的人。現在看來,此人應該是和千佳音認識的?

    "果然。"

    千佳音點了點頭,說道︰"銀花老母是金花婆婆的妹妹,是我的師傅。"

    師傅!

    我忍不住想爆粗口,怎麼都沒想明白。但是現在的問題是,銀花老母好像是因我而死掉,我反而是間接跟千佳音結下了殺師之仇了?

    不過,我倒是誤會了銀花老母。

    她雖然是金花婆婆的妹妹,但卻跟金花婆婆不是一路人。

    銀花老母在早年的時候就和金花婆婆一同成名,乃是苗寨之中少有的蠱婆。只不過後來金花婆婆專攻害人之蠱,而銀花老母卻執意以蠱證道,在某件事情的導火下,兩人分道揚鑣。後來各自闖出了名頭,再後來銀花老母收了千佳音做徒弟,將一身所學傾囊相授。

    千佳音更是厲害,根據所學。自創了百蠱證道。

    "她是怎麼死的!"

    千佳音面沉如水。

    我也沒有隱瞞,將之前封無神國的事情一五一十的講了一遍。千佳音听完之後,冷笑起來。我被她笑的莫名其妙,但見到她沉默。我也沒有打擾她。反正事情已經發生了,現在最重要的是讓她幫我把身上的問題解決了。

    而且,讓銀花老母來幫助我的,就是千佳音。

    只不過千佳音告訴我,她只是跟銀花老母打了個賭,然後銀花老母輸了而已。

    "對于這件事,我感到很抱歉。如果你要責怪,我只能說我盡量彌補。"

    我說道。

    雖然銀花老母是死在那道士手中的,但是依舊是幫我了許多,拋開她是金花婆婆的妹妹不說。就她讓銀花老母救我的舉動,就值得我彌補。

    "行,那這事就當抵了一個條件。加上跟你睡一次的條件,就只剩下一個條件了。嗯,還有解除你身上的隱患,正好三個條件都抵消了。"

    千佳音挽了一下頭發,將三件事說完之後把自己撇的清清楚楚。

    然後,她就上前來要脫我的衣服。

    "慢著。等等,我什麼時候說要跟你睡了來著。"

    我被她說的一愣一愣的,誰敢跟你睡啊混蛋。

    況且要睡,也不是在這里睡啊混蛋。

    "不想死就閉嘴,大男人婆婆媽媽的,我都不怕你怕個毛啊。"

    千佳音上來就扣住了我的肩膀,她的指甲扣在的我肩膀上,扎進了肉里。然後我看到她的指甲里一片片的小蟲從我的傷口中鑽進去,頓時我半個身體都麻了,一點力氣都發不出來。

    我這才明白她現在並不是在跟我開玩笑,而是在幫我。

    那些蠱蟲在我的身體表面爬過,我就看到皮膚一點點的鼓起又落下,我頭皮都炸了。

    這可是真正的蠱蟲啊。

    千佳音將我的衣服全部脫下,褲子也脫了下來。好在還留了一條內褲。不然我可真的要被她看個精光了。

    蠱蟲按照她的指示,在我全身的經脈節點處滯留下來。

    "咦?"

    然後,她就咦了一聲,我朝她驚疑的地方看去,頓時也疑惑起來。

    我的右肋下方的位置,之前在棺材里被毒蟲爬過的地方,此時生出了三個小圓疙瘩,每一個有小拇指大。我倒沒什麼其他的感覺,之時覺得有些癢癢的。

    而且越來越癢,似乎有什麼東西在里面,我忍不住用還能動的左手去撓。

    "別動,媽的,你想死嗎?"

    千佳音面色陰沉,一掌抓住我的手臂。我感覺到她抓的很用力,指甲都要瓖嵌進我的骨頭,而且我感覺得到她心中緊張無比,手心都冒出了汗水。

    隨即,我整個身體都麻木了,站在那里一動不動任由她擺布。

    "到底,怎麼回事!"我舌頭都有點發麻,但還是問了一聲。

    看起來這三個疙瘩,並不是什麼毒蟲爬過的過敏現象啊。

    千佳音沒有回答,她從他腰間取下來七個針管大小的玻璃瓶,然後吸在我的肋骨和心髒附近。隨即她又取出了一根仿似牛毛般的柔軟細針,足有七寸長,在真氣刺激下變直,然後在我眼前一晃。

    "別害怕,我需要你的一滴心尖血,千萬別害怕,你一害怕,這東西就要察覺。到時候你就只有死了。"

    千佳音沒有跟我開玩笑,她看著我的眼楮說道。

    我意識到事情的嚴重性,也點點頭,隨即便見著千佳音在我心髒部位扎了進去。我就感覺到心髒一縮,好像被螃蟹夾住了似得,然後千佳音將那一根牛毛長針從我胸膛的地方取出來,在針尖上還帶著一滴鮮血。

    不知為何,我看到這一滴鮮血,感覺它好像要燃燒起來似得。

    這一滴鮮血出來,我右肋的其中一個疙瘩就好像要跳出了似得,不過,卻沒有成功。

    "記住,等會你千萬不能暈厥,你一暈厥,七魄就會散亂,到時候這東西一樣會吞吃你的魂魄。如果你暈厥,那就是真的死了!"

    千佳音將我的心尖血滴落在另一個小瓶子里,又加入了幾滴不知道是什麼東西的藥水,然後看著我嚴肅的說道。

    我聞著那臭烘烘的藥水,點了點頭。

    千佳音見我這般,立即深吸口氣,將小瓶子扣在我左肋下其中一個疙瘩上。

    咕嚕咕嚕!

    我隱隱听到一個喝水的聲音,然後那小瓶子里的液體就快速減少,不到兩個呼吸就完全消失。隨即就听到里面 嚓一聲響,一條紅色的細線便在我的皮膚下出現,然後朝著我的心髒鑽去。

    嗷!

    我哼了一聲,眼珠子都疼的瞪出來了。千佳音連忙用手在我心髒出貼著了幾個小試管上一一彈過,頓時皮膚下那一條細細的紅色蟲子就開始往其他部位彈。

    我倒吸一口涼氣,這東西鑽的部位可是有骨頭的啊,太疼了。

    千佳音也不含糊,又在它的前面彈了幾下,又將它擋回來。然後我就感覺到我全身皮膚開始動起來,然後千佳音之前放進去的蠱蟲就從各個地方出現,朝那條紅色蟲子撲殺過去。

    但是那條紅色蟲子太厲害,竟然將這些蠱蟲都咬死之後,依舊在逃竄。

    我疼的冷汗都出來了,胃中不知有什麼東西在,只想嘔吐。

    就在這個時候,千佳音眼中光芒一寒,牛毛針嗖的一聲刺出去,直接將那條紅色的蟲子給刺穿,扎在我的骨頭上。

    嘰嘰嘰!扔共休劃。

    紅色蟲子劇烈的扭動起來,但是無法將牛毛針掙脫,又過了片刻,這蟲子終于停止了扭動。正當我要松一口氣的時候,那蟲子又開始劇烈掙扎起來,竟然在啃咬我的骨頭。

    我疼的口水都干了,神智都有些不清晰,一張臉白的像是紙張。

    千佳音冷笑,一聲不吭的輸入了真氣,將蟲子鎮住。

    終于,又過了不知道多久,我感覺好像有一整天的時間。千佳音這才說了一聲終于停下,然後手指在我肋下劃了一條口子,隨即就看到一溜兒黑血不斷涌出來。

    不過定楮一看,哪里是黑血,分明是血液之中有著一只只黑色的蠱蟲,才使得血液看起來是黑的。

    這東西好凶猛,竟然能殺死這麼多的蠱蟲。

    千佳音又取出一個試管,從我的傷口上伸進去,然後我就感覺到千佳音的牛毛針一動,將這東西給放進了試管,然後她迅速的將這東西給蓋起來。

    我強打起精神來,看看這個東西到底是何方神聖。

    ps:

    第三更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