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活人禁地 > 第二十八章被掩蓋的真相

第二十八章被掩蓋的真相

    听到月經哥說出這句話的時候,我的心頭莫名的一緊,我清楚關鍵點到了,他們在八堡村里面到底發生了什麼,從月經哥之前說的事情里面,我可以清楚,他們這一次進八堡村,事情絕對不會簡單。

    就在我繼續想要听下去的時候,高冷哥忽然開口說道,"她醒了。"

    我愣了一下,一下子沒反映過來到底是誰醒了,很快,我就反應過來,高冷哥說的應該是周小蠻醒了,雖然心里挺好奇月經哥之後的故事,但我還是起身去看周小蠻的情況。

    甦醒過來的周小蠻眼神有些迷茫,四處看了好幾圈後,眼眸中這才有了一絲生色,我連忙開口說道,"小蠻,你感覺咋樣。"

    "有點想吐。"周小蠻冷不丁的說了一句,接著突然從地上跳了起來,無比緊張的開口說道,"傻大個,快跑。"

    我見周小蠻的樣子,心頭也有些暖意,這小妮子雖然刁蠻了一些,但還是挺懂的關心人的,這醒來的第一件事竟然是提醒我趕緊跑。

    "沒事了,我們已經出來了。"我看著周小蠻,連我自己都發現了自己的聲音有些柔色。

    周小蠻這才呼了一口氣,拍了拍自己的胸口,開口說道沒事就好,那時候看到我上去,還真的嚇死了。

    說完,周小蠻這才好像想起了什麼,開口問我她怎麼在這里,旁邊這兩個人是誰。

    听著周小蠻的話,我這心里暖洋洋的,我開口把她昏迷後的事情用簡短的話語再和她說一遍後,她這才若有所悟的點了點頭,眼眶有些紅紅的,"傻大個,你是真傻啊,那種情況下竟然還想著救我。"

    "呵呵。"我笑了笑,也沒說什麼,我總不可能說那時候心里莫名其妙有一個念頭,就是救她吧。

    和周小蠻又說了一些話後,我也把高冷哥和月經哥兩個人介紹給了她,不知道為什麼,介紹到月經哥的時候,周小蠻那刁蠻的性格就變得有些內向,我問她咋了,她偷偷和我說不知道為什麼,看到月經哥就有點害怕。

    我估計是月經哥那猥瑣的樣子把周小蠻給嚇到了,以至于都不敢說話了。

    這時候我忽然想起來剛才月經哥事情才說到一半,因為周小蠻的事情沒有繼續說下去了,把身上帶著的那幾塊壓縮餅干給了周小蠻,又給了她一瓶水後,就趕緊問月經哥那之後怎麼樣了。

    月經哥看了眼周小蠻,深吸了一口氣,繼續開口說下去。

    原來月經哥他們在決定了要進八堡村後,也開始準備起來,畢竟他們每個人雖然都沒有自己師父的道行,但其實也已經快到可以出師的年齡了。

    還是那句老話,初生牛犢不怕虎,他們幾個人在一塊,甚至覺得除了閱歷,自己都可以和兩位師父相提並論了。

    事實也的確如此,當初的八堡村比現在的八堡村弱多了,即使是現在的八堡村,月經哥都能夠來去自如。

    當然,這個想法也只存在于最完美的情況。

    沒錯,最完美的情況就是八堡村里面只有那些被豢養的村民和鬼王。

    那的確阻攔不住他們......

    月經哥他們進了八堡村後,很快,王開山就開口說道,"這村子的風水有些奇怪,好像是被人給改掉了。"

    月經哥不懂風水這玩意兒,當時情況緊急,也不管面子不面子了,就問王開山到底哪里奇怪了。

    王開山拿著手里的風水羅盤,在八堡村周圍繞了一圈,這才開口說道,"這村子被人改成了一個陣法,如果不懂風水的人進來,那肯定是十死無生,就算僥幸跑出去了,恐怕神智也不清了。"

    "那怎麼辦?我們都來到這里了,總不可能就這麼放棄吧。"月經哥沒好氣的說了一句。

    "我和師父前些日子在一個小村子里面找到半本書,這半本書還是當初文革的時候,那主人冒著生命危險給留下來的,我師父用了好大功夫才說服他們,從他們的手里得到的,後來我趁著師父不注意的時候偷偷翻過那本書,那本書里面記載了這個陣法。"王開山頓了頓,繼續開口說道,"這陣法叫泰山府三十二陣,也是活人豢鬼必須要用到的陣法,這陣法無比的凶險,一共有三十二個入口,這三十二個路口里面,只有一個路口是生門,其他的地方凶險無比。"

    "那那個生門怎麼走?"月經哥趕緊開口問。

    "跟著我!別亂走。"王開山拿著手里的羅盤,帶著月經哥他們走進了村子。

    剛進村子,王小柳就開口說道,"那好像是師父的東西。"

    眾人隨著王小柳指著的方向看了過去,那是一個已經碎了的風水羅盤,雖然已經碎了,但比王開山手里拿著的顯然要高上很多檔次。

    "不要去管他,我們先找到生門。"王開山其實是很想去看看那個風水羅盤的,但還是強忍著開口提議了一句。

    走了一會兒,王小柳又開口說道,"哥,你有沒有發現,這風水好像最近又被改動了一下。"

    "好像是師父的手筆。"王開山想了一會兒,開口說道,"他把這泰山府三十二陣改動了一下,只要從生門進來,在這里面只要不接觸到那三十一條死路,還是沒危險的。"

    听到這的時候,我不由得看了一眼月經哥,忽然想起來之前他讓我拿著招魂幡繞著村子走一圈的舉動,難道他就不怕我走進死門嗎?

    月經哥見我看他了,估計也清楚我心里想的,開口說道,"這死門的位置特別偏,從村子里面往外走,是很難踫到的,但從外面往里面走,卻很容易踫到。而且當時我也問過你了,你怕不怕死。"

    我深吸了一口氣,事情的確是如同月經哥說的這樣,當時他已經一而再再而三的提醒我了,是我自己一意孤行了。

    見我不說話了,月經哥這才繼續說了起來。

    很快,他們找到了生門,在生門里面,他們幾個人又吵了一頓,月經哥是想要直接出去找自己的師父,而王開山則覺得這個地方他們還沒有摸透,貿然行動萬一遇到鬼王,或者是那個紅毛怪物,那不是死定了嗎?

    最後兩個人鬧了個不歡而散,誰也沒能說服誰,而且年輕人誰也不服誰,最後月經哥選擇了和他們分道揚鑣,自己一個人出去了。

    听到這的時候,我也感覺不對勁了,因為在這種時候,單獨離開隊伍本就是一件很危險的事情,以月經哥的性格不會這麼魯莽才對。

    但我看月經哥的樣子,他說的當初離開生門的事情肯定是真的。

    難道那時候月經哥真的是年少氣盛,因為擔心自己的師父,腦子昏了?

    但還是不太理解,就算腦子再昏,一個人也不可能會想著脫離團隊,當時一定發生了什麼,發生了一件讓月經哥不得不離開的事情!!!

    我深吸了一口氣,隱隱約約感覺自己好像抓到了脈絡,但卻是一些沒頭沒尾的脈絡,腦子都快想的快要爆炸了。

    月經哥說到這,忽然看著我,開口說道,"那之後我離開了生門,一直到晚上才回來,但我回來的時候,卻發現他們已經不見了。"

    "那之後的幾天,我又在八堡村找了幾天,一直到我包里的供給用完了,都還沒有找到他們,最後我只好放棄尋找,畢竟在這鬼地方沒有供給,呆了這麼多天,肯定已經遇難了,我就回去了。"月經哥說到這的時候,我已經確定了他一定是隱瞞了什麼,事情絕對不是他說的這麼簡單。

    但是他為什麼要隱瞞?

    ps:

    第三更,還差一更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