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活人禁地 > 第一三零章交易

第一三零章交易

    我感覺我的左手臂被什麼東西控制了,就好像是以前我被吸進去另外一個空間,然後被心魔控制的感覺,那似乎是另外一個靈魂。隨即我就明白了,那是銀花老母的魂魄在控制著我。而那最後一個肉疙瘩中就是銀花老母。

    眼看著就要拍到千佳音身上,但是千佳音卻沒有動作,反而是手中的力道一重。

    我就感覺到手臂麻痹了,那牛毛針似乎扎進了我的肺部。

    "千佳音,你果然是天生反骨,欺師滅祖這種事情也做得出來,你還不快快放開這噬魂針。"銀花老母的聲音傳來,顯得有些氣急敗壞。

    我早就發現了,千佳音語氣之中與銀花老母的關系相當微妙。

    似乎並不像是表面上的師徒關系啊。

    "師傅,死了就死了,那也不要亂作怪了。這紅線蛟雖然是千年異物,但卻依舊是妖,你想借助霸王心血讓它成為你的載體復活,然後化身為龍,這也未免太荒唐了吧。"千佳音冷笑道,然後手指在我身上的幾個試管邊緣彈動。一股股真氣從中直攻銀花老母。我的肋下皮膚變成了紫紅色,然後皮膚都麻木起來。

    我這才明白過來,這就是銀花老母的全部計劃。等到時機成熟,紅線蛟就會在我身體中成熟。然後破殼而出,將我吞吃之後再吃掉霸王心血。這個時候她就會甦醒,然後佔據紅線蛟的身體,變身成妖。

    這個時候,她就可以借助妖的力量越過龍門,最後成為陸地神仙似得人物。

    這樣,就等于是繞過了斬善念和斬自我這兩個層次。

    只不過她沒想到自己的徒兒竟然比她先走出一步,到達比她更高的水平。

    "孽徒!孽徒!"

    銀花老母尖叫著,我的左手上冒出血液來,化為一股血龍就想要將千佳音吞噬。但千佳音臉上卻露出了冷笑,隨即我的左手就是一震,神農鼎的力量直接鎮壓而來。將她給鎮壓住。

    隨即千佳音一挑,就從我的左肋跳出一截肉蟲子,這蟲子好像是金蠶。扔估尤血。

    這是銀花老母的本命金蠶,她不知道怎麼將它保存下來的。

    金蠶一出現,就發出刺耳的尖叫,掙扎著要離開。千佳音耳朵上的紅線蛟嗖的一聲彈跳出來。直接咬住了金蠶上的魂魄, 嚓 嚓就吞吃下去,然後又變回到耳環。而千佳音卻是伸出白蔥似的手指,吧唧一聲將金蠶給滅了。

    然後一群噬魂蠱就爬到我的肩膀上不停吮吸,不一會兒就將我胳膊上的黑色血液就全部被吸食干淨了。

    終于,我的胳膊恢復了正常,大量死亡的蠱蟲自我傷口被排出。

    隨即千佳音又放出了蠱蟲,鑽進我的身體里,聚集在七處。然後又隨我的心跳慢慢移動,然後我就看到在底下的影子,慢慢穩定下來,變得清晰了。

    我知道她的蠱蟲成功了,我安全了,這下子我感覺到渾身都是力氣。

    "好了!穿好你的衣服吧。有傷風化。"

    千佳音說道。

    我看著滿地的蟲尸,默默穿回了衣服,然後心中不甚唏噓。

    這銀花老母,本來計劃十分完美,不但可以吞噬我的人,最後說不定還能得到神農鼎。但是沒想到卻出現了千佳音,還有神農鼎的雙重壓制,使得她功虧一簣。

    甚至她自己還死在了本該被佔據的紅線蛟口中。

    "多謝!"

    我拱手道。

    我看著千佳音額頭上汗珠直冒,我知道她也相當吃力。銀花老母的死對于她來說,應該會有很大的影響,還有飼養紅線蛟,用的都是精血。

    她的身體應該是受不了。

    "不要謝我,這是公平的交易。如果真要謝,就讓我借用你的神農鼎煉制一下我的蠱。"千佳音擺擺手,掩飾著自己的虛弱,然後笑道。

    我沉默了一會兒,可是現在的神農鼎可以說是有著極大的損傷,自從遠古到現在都還沒有養好啊。

    況且,月精華似乎對神農鼎有著很強的吸引力,那之前在山谷外面的時候感覺到的呼喚,應該就是月精華了。

    "既然是交易,那我可以將神農鼎借給你。但是相應的,你要幫我一件事情。"

    我說道。

    這個女子陣營不明,我只能跟她談交易。果然這一次,千佳音沒有立即就答應,而是認真的思考了一下,然後才抬起頭來。

    "是什麼事!"

    千佳音剛才被我帶溝里去了一次,便產生了警惕,先問道。

    "殺掉鬼王面具人,奪取他手中的石頭。"

    我盯著她的眼楮,斷然說道。隨即我就看到千佳音眼神一縮,似乎被看破了什麼心事。

    我就知道會是這樣,剛才在跟她談論的時候,她就故意不去說那一塊石頭,仿佛是不想我知道。但是那是石頭那麼的顯眼,怎麼可能不注意到。

    我直覺告訴我,這塊石頭的來歷一定很有趣。

    "你也要那塊石頭?"

    千佳音寒聲說道,她似乎沒想到我有這麼個要求。感覺到千佳音的變化,她耳朵上的紅線蛟頓時揚起頭,嘶嘶的吐出蛇信。

    我終于確認,那什麼魂花,是騙我的。

    "我的神農鼎需要月精華來修復,那塊石頭的話必定至關重要。在你看來,是那塊石頭更為關鍵,還是將你的蠱蟲威力提升三成這件事,更來得重要?"

    我說道。

    這里也是一個考驗,要是千佳音選擇那塊石頭,那麼那塊石頭的價值絕對會超過我的神農鼎。但是事實上,這世間又有什麼東西能超過神農鼎呢?

    除非是另外十大神器?

    用月精華來修復,也不是胡亂吹牛。現在的神農鼎,的確是需要月精華。

    "成交,我幫你奪那石頭!"千佳音哼道。

    最終她還是選擇了幫我,雖然看起來還是有些不情願,但是她點頭了。我知道千佳音這個女人雖然有些瘋,但還是會講信用的。

    "好,現在我還不能完全控制神農鼎,你幫我奪到那石頭,我就能將神農鼎修復好。那個時候,我全力助你突破!"

    我還有一句話沒說,到時候我們去救高冷哥,也會更加有利。

    這個千佳音,是時候將她綁在我的陣營里了。

    "好,天色不早,你先回去。然後晚上的時候,再一舉將那鬼王面具人給消滅吧!"

    千佳音見到我的表情,頓覺得郁悶,隨即她哼了一聲,然後整個人就離開了。

    我感覺就這麼一小會兒,肋下的傷痕就愈合起來,身體里也有了些真氣。然後我就沿著原路返回,來到了山壁上。隨即心髒一震,感覺到有東西在拉扯我的身體。

    我知道那是吞噬我七魄的力量在作怪,隨即蠱蟲微微震動起來,就抵消了這力量。

    然後我吃了幾個野果,就躺倒了棺材里,不久之後困意來襲,整個人都陷入了沉眠之中。

    吱嘎,吱嘎!

    這一覺就睡到了下午傍晚時分,我就听到這種聲音,然後整個人都坐了起來,看到旁邊的活死人也開始了游蕩。然後我往棺材里一看,發現今天死的毒蟲比昨天還多。

    過了不久之後,活死人又開始排列成行,一片片往那漢白玉大理石柱的山谷而去。

    我仔細的觀察了一下,其中一些類似監工的活死人,之所以可以鞭打其他活死人,是因為它們的氣息之中,月精華更多些。

    我跟著活死人再次來到山谷,遠遠的我就看到了千佳音的位置,她微微對我示意。

    最後,活死人就位,大理石柱升起。

    那個鬼王面具人,再次出現!

    ps:

    第一更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