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活人禁地 > 第一三一章鬼門關

第一三一章鬼門關

    千佳音經過休息,應該是已經恢復好了。不過當鬼王面具人出現的時候,我就感覺到千佳音就把自己藏了起來,她似乎不願意讓這個面具人看到她。但是面具人根本沒有朝底下看,而是依舊站到大理石柱上。將那一塊石頭給祭出。

    活死人就開始拜月,八萬人整齊的聲音就像是一道道浪潮似得。

    嘩啦!嘩啦!

    月精華的能源不斷在活死人與漢白玉大理石柱上交互,最終反饋到半空中巨大的鬼門關之中,鬼門關上的鬼魂越來越清晰,它們似乎能看得見這下面的情況了,一個個發出猙獰的笑聲,要沖出來。

    可是,鬼門關上的鎖鏈形成的力量太強大,將它們又給拉了回去。

    大門上燃燒起黑色的火焰,將這些鬼魂灼燒,使得它們發出恐懼的慘叫聲,這聲音好似聚集了全天下最為痛苦的聲音。但是這些鬼魂漆黑的鬼眼還是死死的盯住了底下的活死人,雖然空洞,但是我卻感覺得到極為強烈的渴望。

    這也使得它們飛蛾撲火般的往下撲來,但又被那漆黑的地獄之火給灼燒殆盡。

    "快了,快了。你們很快就可以降臨人間,到時候就可以大鬧一場了!"

    那鬼王面具人喃喃自語,語言傳出的範圍不大,卻剛剛好被我听見。【愛書屋】

    什麼?真的是要將鬼魂降臨人間?

    我面色鐵青。如果這世間的鬼魂降臨人間,那得引發多大的災難啊!這種事情,的確是天道所憎惡的,難道這種有傷天和的事情,天道就不管管嗎。

    但是轉念一想,陳摶斬了天門,現在天道對于人間的監察力必定會下降,這些人才那麼肆無忌憚的吧。

    月精華不斷灌入我的身體之中,被神農鼎給吸收,反饋出去的其實很少。而我吞吐的量,只怕將周圍十幾個活死人吞吐的量還大。而我的心髒中,不斷傳來強有力的搏動。帶動了血丹的震動,血丹之中也有著青鼎之力。

     ! ! !扔估以技。

    我被封印的力量頓時開始恢復,不一會兒,就已經達到了五氣的程度,到達凝聚三花的地步,而且還在恢復。

    霸王心血。已經完全被我激活了。

    但是這樣子,我體內反饋出去的力量就減小了,甚至還將周圍十幾個活死人的月精華搶奪過來一些。

    "嗯?"

    那鬼王面具人似乎有所察覺,但他掃了一眼周圍,沒有發現什麼異狀。隨即依舊轉過頭去,死死的盯住了鬼門關的門扉,真氣不斷灌入那石頭之中。

    我舒了一口氣,控制著神農鼎吸收月精華的速度。

    但讓我沒有想到的是,這個時候整個天空的月精華忽然開始狂暴起來,比起之前更翻了一倍的月精華鋪天蓋地的往下涌動。

    活死人的體內發出嗚嗚的哭叫,似乎在悲傷,從它們身上發出的寒氣也越來越重。

    月精華,其實是太陽發出的日精華的反射,陽中生陰。所以單獨吸收月精華。會使得身體陰氣越來越重,陰氣會吸引許多毒蟲,這也是為什麼那些蛇蟲鼠蟻喜歡吸收活死人體內的剩余能量。

    而活死人身上本來就陰陽不調和,陰氣加重,就越來越像是死人,加上七魄被山所困,所以才會不喜歡白天。

    這個時候月精華之氣加重,它們的身體就變得越加僵硬了。

    不過我卻沒有這個顧慮,因為霸王心血就屬于至陽之物,而神農鼎乃是天下神器之屬,又能調和月精華,所以我反而覺得身體暖和起來。

    不過我知道,這應該不是正常情況。

    我偏頭去看天空,卻是看得到月光皎潔,萬里無雲,但是一絲風都沒有。

    沒有風也沒有雲,萬籟俱靜,原本還能听到一些昆蟲的聲音,但現在連原本地下的蟲子也沒有聲音了,之剩下活死人在祭拜的浪潮聲。【愛書屋】

    而在那天空之上,月亮的光華竟然越來越刺眼。

    "哈哈哈哈,真是天助我也,天助我也!"

    鬼王面具人哈哈大笑,雙臂張開成大字,他身體中真氣不斷急射在面前的石頭中。隨即石頭的吸力大漲,月精華的量再增加三層,猛然灌入鬼門關之中。

     嚓, 嚓!

    鬼門關上的鎖鏈頓時產生一絲絲的裂痕,那些火焰也在熄滅。

    門扉上的那些鬼魂感覺到列橫,頓時興奮的大叫,一個一個不顧一切的沖擊著大門,要將這鎖鏈都沖破。而隨著它們的沖擊,鎖鏈碎裂的速度的確大增。

    我頓時一愣,這樣下去,要不了幾個小時,這鬼門關就要被沖開啊。

    那就糟了。

    當現在我也明白過來了,龍虎山抽取山之潛力,就是為了這邊的月精華攝取。而高冷哥被困在後山,吸取山之潛力的陣法就是經過他。他等于是被整個龍虎山脈給鎮壓住,甚至隨著山之潛力的抽取被磨滅著本身的力量。當山之潛力被吸收完,這個鬼門關被召喚下來,萬鬼出洞,高冷哥只怕會直接被抽干。

    這附近的山之潛力,都在這懸棺之地。只要破壞了這邊的局,就能將山之力從原處送回去,就能使得高冷哥身上的力量減少,自然就更容易讓他脫困。

    就在我想著應該怎麼做的時候,我忽然間心中一跳。

    嘩!

    我的手臂一震,忽然間就產生巨大的吸力,將周圍上百人的月精華都被我席卷一空,原本似乎朝著它們而去的精華,竟然開始往我身上灌注。

    這還不要緊,隨著這種灌注,我的身體中力量的封印直接被沖開,力量頓時恢復到血丹五轉。

    但是這一下,立即引起了鬼王面具人的注意,他的眼光狠狠的刺過來。

    "是你!"

    他的聲音如雷霆,頓時震的我胸腹一痛。就連千佳音也驚訝的朝我看過來,沒想到我竟然敢這麼做。她暗暗捏著手決,隨時準備出手。

    唰!

    我還沒來得及反應,手中的神農鼎忽然間再次增強了一倍的吸力。

    嘩啦!

    月精華竟然形成倒灌之勢態,竟然自那石頭中分了一道出來,轉而倒灌到我的神農鼎中。而就是這一下,使得那石頭竟然被兩股力量一沖,旋轉了起來。

    霎時間,月精華之力胡亂爆射,往鬼門關上去的力量就分散開來,鎖鏈碎裂的速度停了下來。

    甚至,那鬼門關的力量,還在潰散著!

    "噗!"

    鬼王面具人目呲皆裂,一口鮮血從面具中溢出。

    他運轉起全部的真氣來穩定著那顆石頭,根本就無暇來理我,就連動也動不了。只能狠狠的看著我的眼楮,似乎要將我生吞活剝了。

    但是真實情況是,我現在也半句話都說不出來。

    神農鼎就像個強盜一樣,蠻橫的吸收著月精華,震動越來越強。我感覺得到八萬活死人有一半的活死人之月精華,都開始往我這邊灌注。鬼門關的一絲力量,也被沖擊到了我的體內。

    砰!

    我體內的封印頓時被沖擊開來,我的修為盡復。

    可我半點喜悅都沒有,反而憂心忡忡。

    月精華還在灌注,雖然大部分都被神農鼎吸收進去,但是我的身體還是會吸收殘余的力量啊!照這樣下去,我過不了多久就會被撐爆啊!

    "該死的,你又來壞我好事,該死啊!"

    鬼王面具人眼楮都快要滴出血液來,但是他根本不能離開。此時他狂叫了一聲,猛然放棄了維持那石頭,猛然沖向那鬼門關。

    他拉住了鬼門關的門環,全然不顧那上面的火焰。

    "給我開,啊啊啊啊!"

    鬼王面具人慘烈的大叫道,然後真氣暴亂。

    我頭皮一炸!

    他要拉開鬼門關!

    ps:

    第二更~~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