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活人禁地 > 第一三三章插翅難逃

第一三三章插翅難逃

    天狗食月,魔化天下!

    隨著鬼王面具人的話音落下,那月亮又被吞噬了一絲。但是月亮的光芒更加明亮,那種月精華變得充滿了陰氣和煞氣,遍灑在大地之上。鬼門關原本散去。但天狗食月一出,就完全被定在了原地,然後就見著門上的地獄之火緩緩熄滅。

    而鬼門關的鎖鏈,在開始碎裂,不單單只是鎖鏈,鬼門都在碎裂,門柱也出現了裂痕。

    萬鬼呼嘯,煞氣倍增。

    原本月精華散發出的是純粹的陰氣,若與日精華相合,必定是仙家之氣了。但是此時月亮被吞噬,一股股莫名的力量散發出來,竟然顯現出強烈的能量。這能量使得我心髒都在跳動,八萬活死人躁動不安,竟然隱隱有開始互相攻擊的趨勢。

    我想起來,這是一種煞氣。在大地之上,鬼本來是一種沒有思想的虛幻物體。本來是因為執念而滯留在地上。

    但是因為大地之中帶著煞氣,就會影響鬼的能量,使得鬼產生種種能力,讓鬼變得凶惡。變得凶殘。

    現在天狗食月,天地之間處處都充滿著煞氣。今天一過,大地之上的鬼魂不知道會變得多強。

    但是現在,這煞氣將鬼門關強行留在了人間,使得原本只有想回來的鬼魂變得更凶了,它們凶殘的沖擊著鬼門。鬼門在這沖擊鑽之下,竟然在顫抖,仿佛在抵抗著。

    "煞氣。天地又有大變嗎,這受苦的是黎明百姓,就算是我,也只有盡力而為了。"

    我感覺到神農鼎之中氣息越來越龐大,然後光芒照射到鬼門關上。緩解著那碎裂的速度。

    只不過這個時候,鬼魂有煞氣的增益,變得十分強大起來。神農鼎雖然是神器,但現在認主之後的威力只有千分之一,它的光芒也沒有想象中的那麼強大,而隨著月亮慢慢被吞噬。神農鼎的光芒慢慢並沒有那麼強大。

    轉眼之間,月亮就被吞噬了四分之一。扔台吐弟。

    煞氣變得更強,神農鼎的光芒只籠罩到鬼門關上,將那些想要出來的鬼魂都消滅掉。

    "哈哈哈,沒用的,王盼你知道我為什麼選擇在這幾天來召喚鬼門關嗎。就是算好了最近會有一次月食,天地煞氣生出,魔化天下,猛鬼出籠啊。"

    鬼臉面具人坐在漢白玉大理石柱上,哈哈大笑。

    其實還有一個原因,那就是在月圓之夜召喚鬼門關,是會提高成功率的。因為傳說中,每年的七月十五都是盂蘭盆節,鬼門大開。萬鬼放假。

    雖然不是七月十五,但也是剛剛過十五月圓夜,鬼門的召喚力極強。

    但是沒有想到,一尊神農鼎,就破壞了他的計劃。

    "哼!"

    就在此時,我腦海中忽然傳來一種意念。隨即我冷哼一聲,猛然走上前去,雙手舉鼎。

    這個時候我的腦袋里也不知道在想什麼,只是覺得我就是應那麼做,就應該去舉起來,而且我相信我能夠舉的起來。

    嗡嗡嗡!

    神農鼎在被我舉起來的時候,頓時開始震動起來,力量竟然增大了似得。

    霸王舉鼎,我腦海里閃過了這麼一個詞語。

    楚霸王項羽有著舉鼎之力,當年舉起九鼎之一,竟然有了逐鹿天下之力。

    我得到一絲霸王心血,讓它在我身體里發芽,使得我的身體產生了變化。而此時將鼎舉起來,更是行駛了我神農鼎主人的全力,將力量灌注到神農鼎身上,使神農鼎威力增強。

    神農鼎得到我力量支撐,頓時光芒穩定下來,光芒照射到鬼門關上。

    鬼門關的裂縫緩緩愈合起來,就算是天狗食月已經超過五分之二,也沒辦法讓它再碎裂。

    這一場角逐,變成了我和神農鼎,還有天地煞氣的爭斗。

    而隨著煞氣越來越重,我就覺得神農鼎給我壓力越來越重。我渾身一震,七殺變第三變開啟,頓時力量暴漲。

    鬼王面具人緊張的看著鬼門關,眼楮里在盤算著什麼。

    此時他就算想要來暗算我們,也沒有辦法,他傷的太重,反倒是千佳音,此時就像是消失了似得。

    天狗食月繼續在移動,我腦門上都出現了汗水。

    我呼吸開始有些急躁起來,渾身上下似乎被樹枝包裹住,手臂都在顫抖著。我只有憑著一口氣,死死的頂住了神農鼎。

    "王盼放棄吧,你斗不過天的,是天意要讓妖魔亂天下!"

    鬼王面具人哈哈大笑,指著我說。

    放棄?天意?

    我頓時覺得十分可笑,陳摶連天都敢斬,敢叫日月換新天。我王盼雖然本事低微,但又怎麼會沒有斗志在呢!

    天意?神農鼎當年不也是在對抗天意嗎,我就偏偏要跟這要魔化天下的天意斗上一斗。

    這一刻,我好像和神農鼎的意識相重疊了,我似乎看到了神農鼎當年的主人,那個神農在對著微笑。這一刻我好像與神農鼎的意志相合,似乎明白了一些什麼道理。

    隨即我就感覺到,我能發揮的神農鼎威能,似乎從千分之一,推進了一些。

    達到了千分之二!

    神農鼎再次震動起來,不停抵御著煞氣侵襲。

    "沒用的!"

    天狗食月已經進行了三分之一,速度快了起來。剩下的月亮更加明亮,陰氣越來越重,活死人竟然開始互相對吼,有幾個已經在用手推揉。

    鬼王面具人見到我對神農鼎的掌控增加,此時又冷笑著說。

    我不聞不問,任由臉上的汗水滴落,打濕了胸襟。

    活死人想要近我的身,但是誰也不能逼近我十丈之內,只能在外界徘徊。

    很快,天狗食月已經超過了一半,比起剛開始的時候煞氣之力強了十倍。在我的加持之下,那鬼門關的裂痕,還是在緩緩修復。

    只不過速度極慢,此時的我,腦海中沒有多少意識了,只有一個念頭。

    堅持下去,堅持下去。

    "不可能,不可能!"鬼王面具人喃喃自語,雙目通紅的指著我,不相信我能抵擋這威能。

    可惜我現在根本就沒有理會他的意思,我的雙眼直直看著鬼門關,不知不覺的竟然開啟了修羅眼!

    頓時,我的心中一震。

    我看到鬼門關的後面,一條茫然通向天際的道路,無窮無盡的鬼怪擠滿在其中。最前面的鬼怪不停被光芒燒死,但依舊前赴後繼的奔著門口而來。

    這是地獄通道,我竟然看到了地獄通道。

    噗!

    就在同時間,天狗食月的面積達到了四分之三,強大的壓力將我壓得雙腿一顫,胸中不暢,頓時噴出鮮血來。鬼門關的裂縫修復速度,慢了下來,門後的鬼魂似乎察覺到,頓時加速撞擊。

    我的意識已經迷糊了,雙腿骨頭都在碎裂。

    但是我知道,我不能放棄,前面已經堅持了四分之三,那麼後面就必須再繼續堅持。

    堅持,才是勝利。

    在不斷拉鋸的力量戰爭之中,我的心髒越跳越快,此時就好像是要跳出我的嗓子口了。在我的全身上下,一道道口子不斷生成,血液從中滲透出來。

    我現在簡直成了一個血葫蘆。

    鬼王面具人看著我,此時已經說不出話來,他似乎下定了決心,看著我眯起眼楮,拿著石頭的手緩緩伸出去。

    但忽然,他又將手放了回去。

    因為在不遠處,有數百道人影由遠及近,緩緩落在了山谷之中,展開一個包圍圈子將山谷包圍住。隨即數道人影朝這邊走來,那些接近的活死人都被他們控制。

    "王盼,既然你到了這里,今天你就算插翅也難逃了。"

    迷糊中的我听到這句話,艱難的睜開了眼楮。

    不是山下那中年道士,又是誰。

    ps:

    第四更,今天的更新搞定了。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