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活人禁地 > 第一三八章命懸一線

第一三八章命懸一線

    此時我心中的思緒相當復雜,大鬼域和龍虎山連在一起,那麼月經哥所做的又算什麼呢。他耗盡自己的生命,然後去打開鬼門關,又有什麼意義?

    不過這一切應該都是藏鋒的布局。他與龍虎山布局這麼多年,鮮少有人能知道。

    還有白奇,他與藏鋒必有勾結。白奇將龍虎二脈抽取,也是藏鋒的授意,要不然當時的天師堂一定會有力量將他鎮壓。

    此時我握著三生石,看著高冷哥和安子魚的樣子,心中很不是滋味。

    "放心。"

    我重重的點點頭,三生石放在右手之中。

    隨即我將左手抬起來,真氣引動了血丹震動。血丹之力量不斷灌入神農鼎,神農鼎緩緩出現在我手中。此時的神農鼎,已然十分暗淡,就好像是鼎身被腐化了似得。

    神農鼎之前與天地爭奪,受損嚴重,此時要讓它發揮威力,勢必得再次受損。

    但是我除了神農鼎,現在找不到任何辦法來接近高冷哥。

    眼中閃過堅定的光芒。我踏出去一步,終于那封印之力升起。然後我緩緩的用右腳伸進去,那封印頓時產生反彈之力,像是果凍一樣包裹住我的腳,同時產生彈力。我慢慢的用力,便覺得反彈之力更加厲害。

    這封印很奇怪,當我用很小的力量的時候,它不會產生巨大的彈力。反而越是大力。竟會產生反擊。

    神農鼎不會對我自身沒有傷害的力量產生反應,我只有試著用這種方法了。

    就在我已經感覺到十分困難的時候。我深吸了一口氣,右腳猛然踏出。頓時我就感覺到有強大的力量產生反擊之力,直沖我的右腳。

    可同時我已經將左手的神農鼎往前祭出,鼎身與那反擊之力轟然交接。神農鼎閃爍起光芒,將這力量直接給鎮壓下去。封印頓時出現一個缺口,我毫不猶豫,直接閃身進入其中。

    剛進入,神農鼎就化為符文附在我手上,然後我就被這內中的氣息沖的渾身一晃。

    我面色不好看了。

    在封印外面的時候感覺不到,但此時進入這里,就感覺的相當明顯。

    整個空間之中就是兩股互相交互的氣息,有一股氣息死氣沉沉,就好像人呼吸到之後就會變得衰敗。有一股氣息生機勃勃,仿佛會帶給人無盡的溫暖。

    這是死的氣息和生的氣息。

    前一種氣息的主題是高冷哥,準確的說是高冷哥身後的鎖鏈,不斷從山體之中抽取這種力量洗刷著高冷哥。而在山體更深處,我似乎能看得見內中的力量聯通了更深處。

    後一種生之氣息,卻是從安子魚與高冷哥之間的玉佩發出來的。準確的說,是安子魚不斷將自己生命之中的生之氣息通過玉佩轉化給高冷哥,使得高冷哥的生之氣息不斷補充,這才不會被九天鎖鏈陣磨滅。此時看著她生氣一點點被抽取,我竟然也感同身受!

    只是,在安子魚的眼中,我卻看到了死志。

    安子魚見我打量她,沉默著沒有說話,默默的運轉玉佩。

    "安子魚姑娘,我很快就會解除你的痛苦。"我說道。

    我向高冷哥點了點頭,隨即站到他的對面盤坐下來,然後將三生石拿出來。月精華在我身體之中還有著殘余,這個時候我就要靠這一點點月精華來催動三生石。

    我雙手交疊放在丹田處,手心之中放著三生石。

    深吸了一口氣,讓自己完全沉澱下來,然後內視自身。

    身體中的經脈歷歷在目,真氣的流向也在我腦海中展現出來,只不過我的真氣似乎都沒有月精華的氣息。

    我沒有放棄,我知道在我身體的深處,一定還有著月精華的存在。

    我意識不斷的探索著,往更深處。

    更深。

    意識之中好像出現一個放大鏡,不斷將經脈放大。我不斷的移動著,移動著意識的位置,意圖在經脈中找到月精華的殘氣。

    快,快啊!

    此時我加快了速度,因為天快亮了,要是龍虎山鎮壓了活死人之後就輪到我了。

    忽然,當經脈的景象放到到一定程度的時候,經脈壁就像是一座山壁似得在我眼前。這似乎也是我的極限了,額頭都滲出汗水來,就好像有人將我的腦袋緊緊捏住。

    我不斷加快速度,終于,我渾身一震。

    在某處縫隙之中,似乎夾雜著一絲月精華。我頓時大喜,控制著真氣從旁邊涌動過來,將這一絲月精華給緩緩的抽離出來。

    太好了!

    我心中不由喜不自勝,但此時那月精華忽然一震,化為煙氣融入到我的真氣之中,反而補充了我的精力。

    該死的。

    我暗罵自己不小心,隨即打起十二分精神來,繼續尋找。

    到這個時候我忽然想到,要是將精神附著在真氣上,運轉全身,自然能很快的找到月精華。然後我就發現,尋找變得容易起來。

    我隨著這轉動,一點點的在全身各處流動著。

    這時我才發現,原來人體是那麼的奇妙。

    一縷真氣,從血丹出發,從人體的各個角落通行一遍,然後又回到血丹之中,就好像是完成了一個輪回。而隨著這種力量的交換,使得經脈變得越來越堅韌。又隨著真氣對身體的越來越熟悉,通行的速度越來越快,就會使得力量越來越強。

    不過此時我沒有時間去鑽研經脈的神秘,我的精神小心的包裹起一縷縷月精華,然後再經過全身各處經脈的收集,終于聚集起一絲月精華。

    然後,我通過手心神農鼎的轉化,灌入到三生石之中。

    呼!

    三生石懸空而起,在我的控制之中緩緩轉動。頓時我的腦海中幻覺叢生,好像有著什麼記憶要沖破我的腦海。但是我強行封閉這些畫面,將它剝離出來。這幻覺在我腦海中四處沖撞,隨即好像踫到什麼,竟然消失不見了。

    我有些疑惑,但這是好事,如果有三生石的幻境在,對我的操縱力會產生影響的。

    三生石在我的控制下飛向青魚玉佩,然後我將轉動的頻率慢慢與其相重合,使得兩件事物慢慢變得一致。

    嗡!

    我就見到高冷哥和安子魚忽然一震,隨即高冷哥醒轉過來,安子魚反而遲疑了一會兒。我奇怪的看了一眼安子魚,她似乎不應該這麼弱才對。

    "接下來才是關鍵時刻,我會以招魂之法,以三生石力量將你的魂魄牽引出來。你一定要完全放松,不能有半點反抗。"

    我表情變得極為嚴肅,因為此時若有半點差池,高冷哥就完了,甚至我也完了。

    但我說出這句話時,自己都差點笑了,高冷哥從來就沒有讓我失望過。

    他點點頭,眼神中的光芒變得明亮。

    眼楮是心靈的窗戶,一個人若精神熠熠,眼楮就會很明亮。反之就會變得渾濁,所以往往老年人的眼神就顯得渾濁。眼楮也正代表著一個人的靈魂,可以反映出人靈魂強弱。此時高冷哥調動了自己的靈魂力量,自然能從眼楮中看出來。

    反而是那個安子魚,眼神竟然有一絲渙散。

    我此時已經無暇他顧,念出招魂咒,往三生石中灌入。

    三生石可以知曉三生,它將咒術威力放大無數倍,直朝著高冷哥的靈魂碾壓。

    我就看到一個盤坐著的高冷哥從他的腦門中跳躍出來,竟然雙手合十,閉目微笑,身穿金黃袈裟,是一個和尚的形象。這和尚一跳出來後,高冷哥的身體就徹底石化,生氣全無。

    安子魚看了,淒婉一笑。

    我也沒多想,加大了力量,高冷哥眼見著已經過了一大半距離。

    但是。

    "邪魔外道,統統受死!"扔宏池劃。

    一道冷哼,便有雷光斬殺而來,直刺高冷哥靈魂。

    "不!"

    我此時身為施術者,無法動彈,心都涼了。

    ps:

    第一更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