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活人禁地 > 第二十九章甲

第二十九章甲

    但很快我就又感覺有些奇怪,既然月經哥都把事情告訴我了,又為什麼隱瞞呢?那他不如什麼都不和我說,那不是最好嗎?

    我左思右想,都想不透月經哥有什麼隱瞞我的必要,但我的確是感覺中間的這一段故事的確是有漏洞。

    事情絕對不會是月經哥說的這麼簡單。

    不過我可以確定的是,月經哥說的這事肯定是真的,不過其中的一些細節可能被他所隱藏了。

    中間一直听著的周小蠻見月經哥說完,張了張嘴想要說些什麼,但很快,她似乎意識到了什麼,連忙閉上了嘴巴。

    而這時候高冷哥忽然笑了起來,我很奇怪為什麼他無緣無故會笑,但他只是笑了一下,就收斂了笑容,似乎自己根本沒有笑過一樣。

    月經哥開口說道,"好了,你想要知道的東西都在這里面了,那之後,我也來過幾次八堡村,不過都是無功而返,我對八堡村的了解也局限于此。"

    我忽然意識到了什麼,開口說道,"你說的那個養了鬼仔佬的前輩,也是和你一塊兒來八堡村的嗎?怎麼沒听你說起?"

    月經哥面不改色的開口說道,"那是後面的事情了,後面有一次我是和他一塊來的,結果他運氣不好,栽在紅毛怪物的手里了。"

    從月經哥的話里,我听了好幾次那所謂的紅毛怪物,似乎那些消失的人都和這個紅毛怪物有關,這個紅毛怪物究竟是什麼東西。

    這時候天色也漸漸暗下來了,月經哥開口說道,"紅毛怪物是什麼東西我不知道,不過這次來這,我就只是想要將這個變態扭曲的地方給毀掉。"

    高冷哥深吸了一口氣,依舊還是沒有說話。

    這時候一旁的周小蠻忽然伸出手抓住了我的手,我的心一緊,不知道她這時候抓著我的手干嘛。

    從小開始,我就沒怎麼跟女孩子接觸,被她這麼弄了一下,我這心里也有些緊張。

    難道這小妮子對我有意思?

    但很快,我就發現事情並不是我所想象的那樣,周小蠻握住我的手里傳過來一個紙條狀的東西,顯然上面有著什麼不想讓別人知道的東西。

    或者說是不想讓月經哥和高冷哥知道的東西。

    我的心里咯 一下變得冰涼起來,我不露痕跡的將那張字條給放進了自己褲子的兜兜里,這才開口說道,"也就是說,這次我們的目的有兩個,一個是毀滅八堡村,還有一個就是幫我恢復陽壽,我說的沒錯吧。"

    月經哥點了點頭,開口說道,"的確是如此,我已經感覺到這活人豢鬼地的陰濕煞氣已經到了臨界點,雖然我不知道究竟是誰把這里弄成這樣,但如果再任由這里這麼繼續發展下去,結局肯定陰煞之氣不受控制,周邊的村莊全得被波及。"

    我點了點頭,這時候周小蠻忽然說她有些困了,就找了個角落繼續睡覺去了。

    我看了下高冷哥和月經哥,他們點了點頭,這時候月經哥開口說道,"那個,周小蠻小姐,我想問你一個問題。"

    "說。"已經困的不行的周小蠻有些含糊的說了一個字。

    月經哥開口說道,"你這次來這里的目的是什麼?"

    周小蠻看了月經哥一眼,最後開口說道,"我想來就來了。"

    我听到這,就感覺有些不對勁了,周小蠻為什麼要瞞著月經哥自己過來找師父舊友尸骨的事情,要知道之前和我可是直接說的,我實在想不到這東西有什麼要隱瞞的。

    月經哥似乎並沒有打算在這問題上過多的追究什麼,他很快就接著開口說道,"現在我們有個計劃,就是毀掉這個村莊,這個過程會有些危險,看你的樣子應該是懂點道行的,你可以選擇留下來和我們一伙,一塊合作。或者,明天白天的時候離開。"

    周小蠻的眼神有些閃爍,最後看了我一眼,認真的開口說道,"我選擇留在這里,既然他救了我一命,我會還他的。"

    "那就可以了,明天你跟著我們一塊兒去抓一只擁有實體的小鬼,到時候我會擺陣困住它,但卻需要一個人鎮住,本來我是打算讓王盼這個愣頭青去的,但既然有你在,最好還是你來,別到時候出了差錯,弄出些什麼意外出來。"月經哥開口說道。

    周小蠻點了點頭,開口說了一句事情就交給她了,然後合上眼楮,也不知道睡過去了沒有。

    月經哥把事情交代完了,也自己找了個位置,繼續坐在那里睡覺去了,我卻是怎麼都睡不著,腦子里面不停的想著月經哥剛才說的事情,總感覺我似乎漏了什麼東西,但無論我怎麼去想,都想不出個所以然。

    這時候天色已經漸漸暗下來了,雖然已經有所心理準備了,但夜的再一次來臨卻還是讓我感覺有些恐懼。

    就在這時候,一直沉寂著的屋子里,忽然響起了一道脆響,咚咚咚!

    咚咚咚!

    本來屋子里安靜的連一根針落下來都能听得到,這突兀的一聲響,讓屋子里面的每個人都不由自主的抬起了頭,看向聲音發出的地方。

    是大門!

    剛才那咚咚咚的聲音听起來好像是,敲門聲?

    我忽然想起了月經哥之前說的事情里面的那個紅毛怪物,似乎月經哥師父消失的那天晚上,就是听到敲門聲的。

    果然,不僅僅是我,屋子里的所有人都有些警惕的站了起來看向門口。

    黑暗中,我听到有人冷笑了一聲,是高冷哥,我轉過頭去看了眼高冷哥,借著月光,卻發現他臉還是板著的。

    這時候敲門聲又響了起來。

    我感覺自己的後背都快要炸毛了,這時候連周小蠻都醒過來了,我們幾個人面面相覷,壓根不知道應該做什麼了。

    如果外面敲門的真的是月經哥嘴里說的那個紅毛怪物。

    那我們這批人是不是都要交代在這里?

    當敲門聲再次響起淼氖焙潁 戮 綰鋈豢 謁檔潰amp;quot;媽了個雞,一個個膽子小的要死,如果真的是紅毛怪物的話,那我就殺了他,替他們報仇!"

    "別急!"我有些擔心月經哥,站了起來,開口說道,"小蠻你留在里面,高...金禪哥你和我一塊兒陪月經哥出去看看。"

    高冷哥瞅了我一眼,沒說話,不過還是點了點頭,走了上來。

    我們幾個人走到門口,月經哥把門一開,門口什麼都沒有,和他之前說的一樣。

    月經哥這時候苦澀的笑了笑,"也許還真的有可能是紅毛怪物了,我剛才已經說了,我第一次來的那一批人里面,其他人的失蹤應該都是和這個紅毛怪物有關。現在看來它好像又盯上我們了,你們打算怎麼辦?"

    "我出去看看。"高冷哥抱著他的八面漢劍,冷不丁的開口說道,走出去一步後,忽然轉過頭來看著月經哥和我站的方向,開口說道,"你們小心點。"

    說完高冷哥朝著外面走去,我和月經哥也都回到了原來的地方,不過心里卻都有些擔心高冷哥,畢竟之前消失的人都是和這個紅毛怪物有關,別這次連高冷哥都栽在這里了。

    不過好在剛才高冷哥出去後,那紅毛怪物就再也沒有出現過了,這時候我忽然想起來之前周小蠻給我遞過來的字條,我看了下月經哥,他並沒有看我這個方向。

    我深吸了一口氣,心里的好奇特別的高漲。

    我偷偷摸摸的把放兜里的字條給拿出來,借著月光看了起來。

    這是一張從符紙上撕下來的黃紙,紙上就只有一個甲字,我愣了一下,這個甲字是什麼意思?

    ps:

    第四更結束,今天的更新搞定。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