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活人禁地 > 第一三九章金蟬脫殼

第一三九章金蟬脫殼

    就在這一刻,劍光從我眼前閃爍過去,直射高冷哥。我渾身血液都好像被這一道劍光給刺的蒸發掉,遍體生寒。短短的時間里,我看到一張側臉。這人臉上似乎沒有半點表情,只是淡然。他白色的衣袍好像要給人帶來死亡!

    洛陽!

    高冷哥的神魂睜開了眼楮,他的表情十分平淡,就好像被鎖定的他並沒有危險。

    但是我背上汗毛都起來,竟然是洛陽,那個斬了善念的洛陽!我腦門汗都出來了,在劍要刺中高冷哥的那一刻,我大腦中一片空白,只有一個念頭。

    不要!

    但是來不及,我動都不能動。

    說時遲,那時快。

    就在我絕望的時候,一道影子忽然從旁邊掠過,在我和高冷哥錯愕的眼神之中,仿佛飛蛾撲火般迎上了那劍。然後硬生生的將洛陽的劍勢鎮住,洛陽想要將她甩掉,但她卻死死的抱住了洛陽。

    是安子魚!

    安子魚的身軀好像是凋零的花朵。眼楮的余光想要將高冷哥捕捉,但再也沒辦法捕捉到。

    高冷哥閉著的眼楮忽然睜開了,他原本平淡的臉變得憤怒。合十的雙手在顫抖,一股股魂的火焰似乎要將空氣都點燃,我身體一震,感覺到招魂咒完全不受控制,高冷哥直接從這種狀態之下掙扎出來。

    "洛!陽!"

    我憤怒了,血刃出鞘。劃出一劍。

    此時安子魚在我眼前凋零。我忽然感覺到靈魂一震,一股劍意繚繞在我心中。

    守護。什麼是守護。

    守護就是無所畏懼,以我自己的全部來守護。

    在這一刻,守護之劍成型,直沒入血刃之中。我將所有的精神都投入了進去。這一劍之中包含了我的所有,包含了我的一生,包含了我對自由的渴望,包含了我對我想守護的東西的執著。

    這一劍,寄情。

    這一劍,無悔。

    錚!

    洛陽終于無法忽視我的這一劍,轉身之間迎著我的劍光, 嚓一聲將安子魚斬成兩半。隨即他之一劍迎著我的劍光,想要取我性命!他乃是善念修士,又不知發生了何事,整個人變得很不一樣,給我的壓力與之前根本就不一樣,我這一劍若是之前的他來接,根本連反應都不會有。

    這個時候,我之劍意,只堪堪能趕得上他。

    唰!扔上廣才。

    我的劍更快一步,刺在了他的脖子上,頓時刺出了一道痕跡,將他刺的撞擊在後面的牆壁上。但是,他晃了晃身體,又站了起來,在他脖子上的傷口迅速愈合,一點血液都沒有流。

    "他身體已經練成了不死身,但是會隨著每一擊而消耗生命能量,王盼,殺了他!"

    高冷哥不斷被一股股力量拉扯著朝山壁而去,但是高冷哥卻一把將三生石攝住,一半化為了粉末融入魂魄中。他將雙魚玉佩也取了,然後來到安子魚身邊,將三生石化為粉末灑下,然後盤坐著念經。青魚玉佩放在安子魚額頭上,一股股神奇的力量不斷涌現,竟然在保持著安子魚的魂魄不散。

    然而當我將洛陽擊退時,高冷哥忽然間冷聲說道。

    從來都是冷冷冰冰的高冷哥,這一次在他的聲音之中,充滿著怒火。

    我沒有回答,因為我的劍就是回答。

    "王盼。來吧!"

    洛陽站立起來,他的皮膚變得蒼白起來。他的劍,變得鋒利起來。他的身軀,好像是要刺破這個洞穴,將整個龍虎山都刺穿。在他的眼中,充滿了淡漠。就好像此時此刻站在我面前的,只是一個沒有思想的戰斗機器。

    可是,不對。他的劍,不對啊!

    之前的洛陽,每一劍都是為了龍虎山而揮,每一劍都是為了守護龍虎山而存在。所以他的劍強大,強大到我完美血丹也差點死在他手上。

    但是現在,洛陽的劍之中,只有殺這個字。

    于是在我看來,他雖然實力更加強大,反而卻沒有以前的威脅力了。

    此時在我眼前的洛陽,已經是一具已經死了的行尸走肉。

    "我有三劍,一劍正義,一劍自由,一劍守護。三劍,敗你!"

    我舉起了劍。劍意在我心中流轉,三劍依次出現在我面前,仿佛凝聚成了實質。它們吸收了我全部的真氣和劍意,已經超越了我以往所有的攻擊。

    洛陽沒有說話,只是舉起了劍,劍上的雷光好似要將萬物吞噬。

    在道法之中,雷乃是天地正氣,道法之中最為厲害的,也是雷系道法。此時洛陽將所有的道法都化為了雷之劍,也是灌注了一切。

    我與洛陽的氣勢在山洞中踫撞,每一次震動都好像要將地脈都掀翻,但陣法亮起,竟然支撐起來。

    當雙方氣勢到達頂點的時候,洛陽雷劍直刺過來。

    面對絕對霸氣的一劍,空間隱隱被斬出了細縫,雷聲化為尖銳的聲音似乎要刺破我的耳膜。但是這個時候,我卻閉上了眼楮。

    在霎那之間,我的腦海中,想到了很多東西。我腦海中閃過了許多人,李師叔的劍,已經超越人間。長劍的劍,可以斬破彩霞。余焦的劍,乃是天底下至陽之劍。他們的劍中都有著自己的意念,他們灌注了所有意念,所以很強。

    那我的劍呢?

    嗡!

    我的血刃顫抖起來,三劍也發出嗡鳴。隨即三劍化為一道劍輪,朝洛陽斬去。洛陽的眼中

     嚓,三劍皆斷。

    第一劍斷,雷劍勢不可擋,但是氣勢卻已衰落。

    第二劍斷,雷劍劍體受損,雷光潰散。

    第三劍斷,雷劍折斷,但卻依舊刺向我的眉心。

    但是,在我手中,還有一柄血刃。

    嗖!

    血刃劃過一道弧線,從之前在他脖子上的那個傷口處斬過去,在他不可置信的目光之中將他的腦袋斬下。隨即啪嗒一聲落在地上,雙目瞪圓。而脖子的斷口處,蒼白無比,連一絲血肉都沒有,一絲絲生氣從中潰散。

    洛陽,已不是人,他已經沒有生命。

    他的身體沒有了腦袋,還走動了幾下,似乎隨著慣性在尋找什麼,但是終究是無法存活。

    啪嗒。

    他的身體也倒下去,然後在幾個呼吸之間,化為一捧黃沙。洛陽的嘴唇蠕動著說著什麼,但是我已經听不清楚。隨即,在他的臉上,卻忽然露出了笑容,我認得他最後兩個字。

    謝謝!

    "噗!"

    此時,我終于忍不住自己的傷勢,噴出一口鮮血來。雷光入體,我的髒腑都受了傷,我以為可以壓制住,但此時卻還是無法避免傷害。

    如果不是神農鼎可以吸收雷屬性的話,我早就已經死透。

    然後,我就看向了高冷哥。

    此時的高冷哥,盤坐如佛,嘴里念著不知道什麼咒文。只見這些咒文在空氣中形成一個個萬字佛輪,在雙魚玉佩上方匯聚成鏤空的球形,在其中,有一條青色的大眼金魚,似虛似實。

    那就是安子魚的妖魂,此時竟被高冷哥聚集起。

    但是,隨著咒文聚集,高冷哥的魂體卻變得不真實起來,仿佛隨時都要消失。

    "金禪哥!"

    我叫道,這可是魂飛魄散的前兆。

    "如果你不想它們馬上就死的話,就閉嘴好好看著,這是佛門的金蟬脫殼!"千佳音此時說道。

    在蟬蛻變的時候,會將自己的外殼脫下來,然後形成蟬蛻。蟬蛻可以入藥,而蟬也可以獲得新生,佛門從觀察蟬重生的過程中得到了啟發,所以才有了這一門功法。

      ,  !

    僻靜的石室中,低低的碎裂聲響起,高冷哥的背部裂開了一道口子,不斷有光芒從中泄漏。

    金蟬脫殼!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