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活人禁地 > 第一章陰陽先生

第一章陰陽先生

    "我有怎麼了嗎?"唐滄見我盯住他,還以為自己有什麼不妥,在身上摸了摸,然後想了想才對我問道。

    我沒有回答他的話,剛剛在某一瞬間。我似乎在他身上看到了一些東西。但是就在他一轉身的時候。那東西又不見了,就好像這是我的錯覺。然而我是血丹十轉的境界,絕對不可能會看錯的。

    這個唐滄,就是一個普通人,完完全全的普通人,體內半點修為都沒有。

    如果說奇怪的,也只有是這唐滄擁有著異于常人的陰德光芒,這在我的記憶中是唯一一例。

    他怎麼這個時候出現在這里,異于常人的陰德光芒,又在天下大小鬼域合並,十大鬼市關閉的情況下來到此地,便顯得耐人尋味了。

    我想了想,便沒有問他這個問題,而是搖了搖頭示意他跟上。

    此處地處江畔,是豐都的典型地標。不遠江畔停靠著五層游輪。但此時卻沒有游客來往。我在岸邊走了不久,到達豐都名山的一處山腳,那樹木郁郁蔥蔥,生長的極好。而往上看去,還能看得見上面有一個大殿的檐角。

    而在山腳下,竟然是一間禪院,名曰延生堂!

    在豐都名山腳下,是間禪院?

    "自古以來,寺廟與輪回都是聯系在一起的,但酆都又被規劃在道教之中。有時候我甚至懷疑,佛與道本來就是一家。而豐都名山又有一尊巨大的玉皇大帝像,有似乎有著儒家的文化。這豐都鬼城,確實是一好去處。"

    那唐滄吐出口氣,嘆道。

    他說的沒錯。古代儒教思想為,天地君親師,拜天拜地,拜君拜父母拜師。而豐都鬼城風景區大體也分三部分,左邊是豐都鬼國,右邊乃是天子殿等等景區。而在正中間。那座山上卻有著一尊巨大的玉皇大帝雕像。

    以石塊遍布在山體周圍遠遠看去就像是玉皇大帝坐在那里,以山為身,以石為體。

    中國古時候的祭祀之中,天在第一位,玉皇大帝,就是天的象征。

    甚至在名山風景區里,還有著孔廟等景點。

    佛教之中傳聞,這世間有三千大世界,三千小世界,每一個世界都有地獄存在。而有的世界如同夢幻泡影,隨時都在生滅,所以地獄也不斷的生滅。這一點我在黃大仙的十殿閻羅祭秦廣王咒之中就能體會到,判惡鏡之中的地獄。太多了。

    在道教之中,也有著兵解,轉世,投胎的傳說。

    然而後來,佛教文化受到道教文化影響,逐漸與之融合,形成了地獄的系統。才有了接下來的十八層地獄,六道輪回。

    這豐都名山,集齊佛道儒三教精髓,此生不來,便會引為遺憾。

    "沒想到你懂的還挺多。"

    我看了一眼唐滄,贊道。就在他剛才嘆氣的時候,那種若隱若現的奇怪感覺,更加的深重,想不引起我的注意都難。

    此時我離他的距離稍微遠了一點。

    "那是當然。"

    他啪的打開扇子,得意的說道,然後看著我身後的布條,咦道︰"你這是什麼東西,難道是劍嗎,能不能給我看看!"

    此時我為了不引人注目,特地把血刃用布條綁著背在背後。但沒有想到這個家伙竟然是個好奇寶寶,什麼都想看看。

    我連忙退後一步,因為我看到在他身後的那幾個保鏢,竟然將手伸進懷中。

    看那形狀,竟然是槍。

    操。

    這家伙到底是什麼人,要知道我國可不是外國那些管理松散的國度,對于槍支的管理是相當嚴謹的。可以說想要弄一只槍,還是很難的。

    現在我將我的修為封印住了,雖然不怕他們,但我卻並不想引起不必要的麻煩。

    見我不說話,他也想到自己的身份,有些尷尬的收回了手。我不再理他,轉頭看向名山的方向。

    我看著延生堂上方的一絲絲香火,忽然皺起了眉頭。

    現在是中午時分,應當是一天之中陽氣最盛的時候,但是這間禪院之中卻充滿著陰郁之氣,就好像有一片烏雲在上方匯聚。就連香火之中也帶著一股陰氣,國人拜佛講求的是個吉利,這樣的禪院也會有人來上香拜佛嗎?

    其實看也知道,這里的香客不多,大多三三兩兩的進入,完全不像是其他寺院禪院的樣子。扔歲上圾。

    大約是因為這里地處豐都鬼城,所以影響了這里的香火吧。

    我想著想著,便從寺院之中走出來一個人。這個人偏偏穿著道教的服飾,周圍人也對他偷取疑惑的目光。而這個人卻是不管不顧,撇了撇嘴,回了兩個佛禮,然後不知不覺的朝我這邊過來。

    "咦?這人好奇怪,在禪院中穿道服?"

    唐滄也是瞠目結舌,有些詫異。

    我翻了個白眼,你剛剛不是說佛道一家嗎?

    "閉嘴!"我說道。

    來的這個人,正是大洋。

    他略微點頭,又朝著西南方向走去。我皺起眉頭,然後往他身後看了看,然後恍然,隨即若無其事的往回走。在他身後,是有人跟蹤,是龍虎山的弟子,他們雖然遠遠的吊在後面,但我知道他們是在跟著大洋。

    果然,大洋被監視了。

    "喂,喂,不是去風景區嗎,怎麼又往回走。"

    唐滄像個好奇寶寶似得說道,我真是想踹他一腳。

    "閉嘴吧,最好讓你的保鏢跟緊一點,不然恐怕有危險。"我盡量與他保持著距離,然又試圖躲在他身邊,說不定龍虎山的人就能看到我。

    有他的身份做掩護,也能有些便利。

    沿著江邊走了大約半個多小時,這時候大洋從一個廣場處向北方走去。

    這里已經遠離了風景區,到達鎮上。雖然不像是名山腳下那般到處都是鬼國文化,但也有著不少的名山氣息。這里店名大約都叫做豐都什麼什麼,名山什麼什麼。

    不過這里也有些店鋪,按照古時候的格局修建。大洋到了一個鋪子前,這酒館的門口擺滿了酒壇子,酒香四溢。

    大洋走了進去,然後隨意拿了一壇酒,便轉身出店急匆匆的離去。

    然後大洋從我身邊而過,卻沒有說一句話。我停了下來,然後也進去這家店。

    這家店名,叫做名山小酒館。

    店內沒有展架,四面都擺著櫃子,放置一壇壇美酒,酒壇有大有小。一股股似深邃,似清涼的香氣不斷鑽進我的鼻孔里。可惜這麼好的酒,卻是鮮少有人光顧。隨即我隨意看了一眼價格,頓時被堵了一下。

    好幾百塊一兩的酒,鬼才願意來挨一刀。

    我忽然有個奇怪的念頭。

    鬼?

    那唐滄也察覺到了不對,沉默的跟在我身後,想看看我究竟要搞什麼名堂。店里的服務員趴在一張木桌子上,有氣無力的招呼了一聲,然後就開始打盹。

    我掃視一周,在右邊的木櫃上看到一個巴掌大的小包,然後無聲無息的摸了過來。

    然後,我頭也不回的往外走。唐滄雙眼發亮,急忙跟上。

    叮!

    "鐵口直斷,陰陽神算。榮華在我,生死在天。"

    就在此時,一個聲音從對面的角落鑽進我的耳朵里,我轉頭看過去。只見在對面那兩棟兩層樓的建築之間,有一條只有七八十公分的縫隙。而此時這里,卻有一名帶著墨鏡的山羊胡老先生,頭戴淡藍色方巾身穿儒服,坐在小桌子後面。

    小桌子上鋪著白色的桌布,將他的下半身擋住,而在他身後立著一個橫幅。

    陰陽神算。

    這種江湖術士,大多是騙人之流。我皺了皺眉,正打算離開,那神算卻開口了。

    "這位朋友,若我所料不差,最近一段時間,你一定是經歷了大起大落的凶險。"

    他聲音不高,卻很清晰。

    我停下來,看著他。

    ps:

    第二更,另外,昨天少更了一章,今天五更還。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