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活人禁地 > 第二章鬼算

第二章鬼算

    "有意思,有意思。【愛書屋】一般來說算命的都會穿著道服,而你卻偏偏穿著儒服!"

    唐滄一見到那陰陽神算,就嘿嘿笑著,上下打量著此人。看著他的服飾便覺得有趣。然後二話不說拉著我就走過去。我本想不理他直接離開,但在唐滄拉我的時候,我體內血丹微微一顫,疏忽察覺到了什麼。

    我沉默了,對于唐滄的興趣更大,跟了上去。

    那陰陽神算見到我們倆走過去,微微一捋山羊胡,一副絕世高人的模樣,等到我們走到進前他將兩張小凳子從桌子底下踢出來。

    "坐。"

    他說道,等到我和唐滄坐下,他便開始打量我的面相。

    在他打量我的時候,我感覺到有什麼東西正在注視著我,我也沒有回話,任由他看。這個鎮上,因為是挨著豐都鬼城。所以陰氣遍布,這讓我的感覺失去了靈敏度。

    就是因為這一股莫名而來的觀察力,就讓我打起精神來。

    "恕我直言,先生最近只怕夜晚無法安眠,日日夜夜都提心吊膽,直到這兩天才有所好轉,但還是有憂心之事。"那陰陽神算說道。

    豈止是無法安眠,簡直是睡都睡不著。唯一的兩次好覺,卻是在棺材里睡的。加上最近的事情,我哪里又睡的香。

    莫非,這老家伙有幾分道行?

    "咦?他說的是真的?"

    唐滄拍了拍我的肩膀,問道。

    我心中的思路一下就被打斷了。看到他那張臉,我真想給他一拳。但是我又生生的忍住了,將大洋留給我的包裹塞進兜里,然後對著這個陰陽神算點點頭。

    "你繼續說。"

    雖然我急著要看看大洋說了什麼,但是這個陰陽神算已經讓我起疑。這個人正對著那酒館,剛才大洋跟我的事情,剛剛好會落在他的眼里。如果這個人是因為看到了我和大洋的交易,故意將我留在這里。那就大大的不好。

    我說這話,卻看著他身後那條道有些皺眉。

    那是一條至于七八十公分寬的道路,鋪滿的碎石子,兩邊的牆壁都是青灰色的磚,但陽光卻很難照射到這其中,一股陰氣從中滲透出來。

    這老家伙為什麼要選擇這樣的一個地方?

    "看你面相,額寬顎潤,雖不是特別長壽之人,但也非早夭之相。可偏偏山根有異,顯示你命早該絕。如果我所料不差,你此前一定是經歷了一次生死之間的大恐怖,甚至一直都陷入到漩渦之中,無法拔身。但是好在命中有貴人相助,數次險死還生。"

    听他這麼一說,我面色不大好看了。

    自從被藏鋒坑了一把,險些喪命之後,就一直被他牽制著走,這其中又豈止是一次無法拔身,若不是高冷哥和黃大仙等人,我只怕早就已經死了。

    然後我就對這個陰陽神算有了幾分信服,仔細的打量著他,卻發現他也是個普通人。

    奇怪,奇怪!

    他怎麼會是普通人!

    "你繼續說,繼續說。"這個時候唐滄見到我點頭,立刻興奮的叫道。

    不過那陰陽神算卻沒有看他,雖然他的眼楮在墨鏡之下,但我卻知道他並沒有看唐滄,他一直在看我的眼楮,似乎要從我的眼楮之中看到什麼。

    而且我也感覺到,有什麼東西在窺探我的思維。

    "你再算算,我到豐都鬼城,是為了什麼?"

    我說道。

    沒有目的計算,有一些催眠高手也能做到。但是如果是有目的的計算,那就顯現得出來他的功力了。我倒要看看,這個人有什麼厲害。

    陰陽神算笑了笑,我發現他的牙齒十分潔白,並不像是中老年人那樣子。

    "給我看看你的手吧。"

    他伸出手來,拿著一個小棍子。他的手指十分粗大,布滿了老繭。就像是老農的手,這樣子的手掌我只在我父親身上看到過,沒想到這個陰陽神算的手也是這樣。

    我想了想,左手手心有著神農鼎,給他看見不好,所以我將右手舉起來。

    "男左女右,你最好是拿左手。"

    陰陽神算看著我,說道。

    "左手不太方便。"

    我回答。

    的確不方便,神農鼎還是不要隨便示人的好,財不露白。

    "那右手也行。"

    陰陽神算用小棍將我的手攤開,然後在我手心勞宮穴點了一下。我覺得有點癢,但隨即他又將木棍換了地方,在我手腕處敲了敲。然後他收起了小棍子,抬起頭來看著我的眼楮,墨鏡下的眼中似乎充滿了驚訝。

    "如何?"

    我收起手掌,剛才那種奇怪的感覺又出現了,這次我捕捉到了來源。竟然是他身後的那條小路,似乎在黑暗之中有著什麼東西在凝視我。

    這個小鎮處處都透著詭異,首先人十分少,還有到處都有黝黑的小徑。

    陰陽神算身後那一條小道,仿佛有著化不開的黑霧。

    "你來招人,嗯,你來豐都,找的是人?只怕你找的不算是人吧?我說的對嗎。"

    陰陽神算陰陰的笑道。

    我頓時心中一震,不是人?的確,我是來找小幽的。小幽在鬼域之中,我來豐都就是要找到她的線索,而且小幽也的確不是人,她只是一只鬼。

    這個陰陽神算,是真的有道行。

    "那請你算一下,我怎麼才能找到她。"

    在說出這句話的時候,我便相信了這個陰陽神算的話,至少相信了其中一些。而我也做好了被他坑的準備,但是沒有想到這個陰陽神算卻忽然笑了起來。

    "只有一個字,等。"

    陰陽神算說道,然後將手攏在袖子里,不再說話。就算再怎麼問,那陰陽神算就只有一句話,等。

    然後他閉口不言,就那麼一動不動的坐在那里。

    人就是這樣,越是讓你心急如焚的東西,你就以為那是真的。在這個時候,我就相信了他的話,心道如果大洋也是這麼說,那麼明天一定再來讓他瞧瞧。

    "那好啊,你也給我瞧瞧,瞧好了我送你一間店鋪。"扔歲畝亡。

    唐滄此時已經是心癢難耐,忙對陰陽神算說道。看他那樣子,就差撲上去在別人身上打滾了。

    "這位先生嘛,天庭飽滿,地閣方圓。啊!"

    陰陽神算終于理會了他,然後開始打量唐滄,我就感覺到一股神秘的力量加諸在唐滄身上。但是還沒等這股力量完全接觸到,唐滄身上的陰德光芒就是微微一震,將這股力量屏蔽,而那陰陽神算,此時啊了一聲,整個人都摔倒在旁邊。

    然後他趴在地上,跪著走過來,對著唐滄不斷磕頭。

    "先生玉帝轉世,在世聖人,還請先生不要責怪不要責怪。"

    說完,這陰陽神算連攤子也不要了,掀開凳子就往那縫隙中爬去。

    我發現這個人從膝蓋以下竟然是空蕩蕩的,只能在底下爬行。

    我頓時想起來,俗世之中,會算命的人大多數都會有身體的殘軀。或是手,或是腳,還有的是眼楮。這是說看到或者接觸到了不該接觸的東西,被某些存在給抹去了功能。

    所以很多算命先生是瞎子,還有的手指會受到殘缺。

    而有些人,天生就殘缺,所以學算命就會很快,而且很有天賦,這樣的情況叫做天殘。

    還有一些人,後天學些算命的話,會導致身體殘缺,這就叫做地缺。

    天殘地缺,不知道這陰陽神算,又是哪種。

    "走吧,你帶著這麼多保鏢,他不敢給你算命。"

    見著陰陽神算消失在小道中,我連忙拉著唐滄離開。我得找個地方好好研究一下大洋的東西,還有研究一下唐滄這家伙。

    而在我們走後,算命攤子的後面黑暗中,伸出來兩只黑色的手臂將整個攤子嗖的扯進去。

    然後,一個詭異的聲音響起。

    "被鬼算算中,是要付出代價的,嘰嘰嘰嘰嘰!"

    聲音尖銳,但無人察覺。

    ps:

    第三更~~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