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活人禁地 > 第三章鬼電話

第三章鬼電話

    "喂,你干嘛拉著我走啊,你讓他接著說啊,我正要享受那種玉皇大帝的感覺。沒想到我竟然是玉皇大帝下凡,哈哈哈哈。真是讓人不敢相信啊。"唐滄嘴里說著不敢相信。但是表情卻是十分得意,嘿嘿直笑。

    雖然我知道他沒有當真,但我知道他就是故意的,說實話這不要臉的樣子還真有大洋幾分風範。

    但是我依舊不得不拉著他走開,因剛才那神秘能量在接觸到唐滄時候,又被陰德光芒彈回去,但卻竊取了一絲的陰德走。

    如果任由他在那里,我不知道還會發生什麼事。

    經過大洋的事情,我對進去鬼域有了一個新的想法,這個想法有可能會用到此人,所以暫時不能讓他的陰德光芒消失。

    "那家伙的確是個騙子,我讓他算只是想看看他有什麼新招而已。見到我已經拆穿他的把戲,他自然就找了理由跑路,要是你在那里留下,萬一他巷子里突然出現一些人來打你怎麼辦。雖然你有保鏢在。但是如果他有暗器呢?"

    我隨口就胡扯道。

    唐滄那腦殘的家伙一听,頓時覺得有道理,點點頭不再多說什麼。然後他忽然想起來什麼,然後低著頭在我耳邊,向我說道︰"為什麼去風景區旅游一下,讓你弄的像是諜戰似得。怎麼回事?"

    他終于對我與大洋的舉動產生了懷疑,問出聲來,我對他的智商評價又高了一些。

    "現在玄門道士不知道在找什麼重要的東西,他們聯合了風景區管理員,所以封鎖了大部分景點。想要進去的話,不是熟人,根本進不去。其他的。你就不要多問了。"

    我又瞎編道。

    這唐滄似乎對我的話深信不疑,我真是懷疑他如果離開他的保鏢,會不會轉過頭來就被賣掉了。

    但是他有陰德在,運氣極好,只怕不太會有這樣的可能。

    這個鎮上,到處都是陰郁之氣,我發現每一條街道的門,都是錯開的。並不是傳統的那種門對門的街道。很多門面都對著對面的兩樓之間,這明顯不符合國人自古以來左右對稱的審美觀,顯得有些凌亂。

    而我發現,大多數兩棟樓之間都有通道,陰氣逼人。

    古怪。

    "找個地方坐一下,我朋友應該有東西給我,說不定現在正有什麼情況發生。"我摸著兜里大洋給的包裹,說道。

    那唐滄二話不說,就指著前方一個叫做名山大飯店的館子,我們走了過去。

    這里的生意依舊不好,服務員打著呵欠給我們安排了一個包間。我們就這樣在數名保鏢的護送下坐在桌子前,唐滄點了滿桌子的菜,我緩緩的將那個包裹打開來。

    里面有四五個拇指大的小瓶子。還有一封信。

    我將信紙展開,然後就看著里面潦草的字跡皺了皺眉,這的確是大洋的筆跡沒錯,看起來寫的時候時間很匆忙,我看著更吃力。

    大意是說,龍虎山與武當山已經相互勾結,將豐都名山風景區都封鎖了。天底下現在只有兩個地方可以進出鬼域,一個是豐都名山,一個就是龍虎山。然而進出的時間,都是農歷十五日月圓之夜才會打開出口。

    武當山與龍虎山約定好,在此地布下防線。而他們要防的,就是我還有其他一些道士。

    畢竟他們合作的事情,不脛而走,天下玄門頗有微辭。而我的事情已經傳到了這邊,不過被大洋壓了下來,但大洋並不知道自己能壓多久。

    接下來就會有人開始到處找他,所以將幾個人皮面具給他。

    然後就是等,等到他發信息或者打電話。

    "果然。"

    我將信撕成粉碎,虛了一口氣。

    根據這其中的信息推斷,龍虎山與武當山是準備在下個月月圓之夜再次溝通鬼域,然後將鬼仙召喚出來,然後靠活死人來魔亂天下。【愛書屋】

    雖然他們不能控制全部的活死人,但是就我逃走時候看到的那些,就足以掀起腥風血雨。好在有一個月時間緩沖,那些活死人混亂起來一定會讓龍虎山焦一陣子,我現在正好準備一下。

    大洋想的很周到,只怕是在回到武當山的時候就有所準備,沒想到他竟然這麼細膩。

    "這是什麼東西?"

    唐滄吃的差不多了,然後湊了過來,指著人皮面具問道。我說是補藥,他翻了翻白眼說不信。不過這唐滄有一點好處,那就是如果我不願意說,他不會自己去拿。反而會央求到我答應,才會去踫。

    這家伙還真是個奇葩。扔歲歲圾。

    "你家是做什麼的,感覺似乎很有錢的樣子,不會是走私軍火的吧。"

    我跑了幾天路,看著滿桌子的菜,有些餓了,隨手夾起一筷子紅燒排骨。味道還不錯,陣不知道這家店的生意為什麼差成了這樣子。

    但唐滄卻一臉驚訝的看著我,似乎不敢相信。

    "你怎麼知道,我家就是走私軍火的。"

    然後還沒說完就哈哈大笑︰"騙你的,我家是做海外貿易的,哈哈哈。"

    我眼角就抽搐了一下,心道你這家伙果然是腦殘,明明裝的一點都不像好嗎。不過這家伙很快就像倒豆子一樣把自己的身世倒的干干淨淨,我也了解了為何這家伙這麼多保鏢。

    原來他們家是做進出口海外貿易的,而產品竟然是電氣動元件。

    什麼是電氣動元件?

    飛機總是坐過的,那機翼上噴氣的部件,就是電氣動元件的一種。這東西是受到國家管制的,所以外國很多制造商都會與他們結怨。而這種大額度的進出口貿易,會讓人鋌而走險。

    有一次,他父親到外國旅游,就受到過一次襲擊。

    于是他父親害怕他受到牽連,就給唐滄配備了六個保鏢,還特地從國外走私了兩把配槍。

    "叮鈴鈴,叮鈴鈴。"

    講到這個時候,其實我已經了解的差不多,而他的手機也響了起來,然後看到上面是未知兩個字。我說這是騙子電話,不要接,他笑了笑說,沒關系看我怎麼玩他。

    然後他就接了起來,說了兩句話之後,他臉色充滿了疑惑。

    "誰是王盼。"

    然後他四處回顧,還以為是他的報表中的一個。然後我拍拍他的肩膀,指著自己示意他我就是王盼。他這才看我一眼,想起來似乎還沒有問的名字,然後他道︰"你是叫王盼吧,剛才只有你借了我的手機。"

    我無語了,你現在才知道問我的名字嗎。然後拿過手機來,心道難道是大洋打的電話,但是他不是剛剛離開嗎,怎麼這個時候打電話來。

    "喂?"

    我將電話放到耳朵邊,里面頓時出現一種電視壞掉之後的雪花聲,十分刺耳,我連忙拿遠了一些。

    "是王盼嗎?"

    里面傳來一個沙啞的聲音,我隱隱約約的辨認的出來,正是大洋的聲音。

    但是,聲音確實極度不對頭,好像是壓抑著什麼。

    "你不是大洋,你是誰!"

    我皺起眉頭,這個電話來的好詭異,聲音不停的問著問題。就在這時候,房間里同時響起六個鈴聲。卻是六個保鏢的手機都響了起來,六人同時面色一變,拿了出來,隨即大家都是面色鐵青。

    "什麼東西,拿來我看看。"

    唐滄感覺不對,就對著他們說道。

    然後六人都走了過來,將屏幕都對著我們這邊,然後就看到,六個人的屏幕上都是未知號碼打過來的。

    "開免提。"

    我說道。這個時候我感覺十分不對勁,太古怪了。

    六人同時將免提打開,然後整個房間之中都響起了一個聲音。

    "是王盼嗎。"

    是王盼嗎!

    ps:

    第四更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