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活人禁地 > 第四章玉佩不見了

第四章玉佩不見了

    七部電話同時都響起詭異的詢問聲,這種電視雪花之中帶著沙啞聲音的感覺,十分刺耳,就好像用破碎的玻璃在我心中一點點刺著。那種感覺直接作用在靈魂之中,根本就不是修為高低能抵御的。我完美金丹的力量竟然在這里無法使用出半點來。這種有力無處使的感覺讓人想吐血。

    "怎麼辦,這是怎麼一回事,你的朋友不會是鬼吧。"

    唐滄看著許久,才有些面色蒼白的看向我,手機里的聲音還在繼續,我卻有些不敢確認。

    之前我看到的確實是大洋無誤,在後來引導我們進入這個鎮子的也是大洋沒錯。但是,這個電話之中的聲音又是誰,是有人在裝神弄鬼還是真的是異界來電。

    我感應著空氣中的異狀,然後精神被數道奇異能量刺了一下,整個靈魂似乎被馬蜂蜇了。

    如果是大洋的話,我會沒有危險,但是如果不是的話,我怎麼也逃不過。

    我不相信我完美金丹的存在,都會對這個束手無策。可惜我的古鏡已經被我完全融化掉了。不然的話就用這東西的異能,就可以把它模擬出來,然後看看究竟是個什麼鬼。

    不過除此之外,我好像也別無他法了。

    我將七個手機並排放著,沉默了一會兒,才緩緩開口。

    "我是王盼,你是誰!"扔序東圾。

    我說話的時候都沒有發現,我自己的聲音都有些顫音,同時我感覺到當我說到這句話的時候,這七部電話的通訊信號好像要變成實質了。

    那聲音終于變了,而手機的屏幕,也變得白花花的雪花一片。

    "嘎嘎嘎嘎!王盼。王盼,你好啊,我在這邊早就听到過你的大名了。"

    手機隨著里面的說話不斷震動,整個桌子都在顫抖著。不過說完這句話的時候,又緩緩低落下來。這聲音變得更詭異了,這絕對不是大洋,大洋絕對不會用這種語氣和我說話。

    在那邊?哪邊?

    還听說過我的大名?難道是我的名頭已經傳到了鬼域之中嗎。我還沒到鬼域去,鬼域的鬼魂就先找到我了嗎?

    "王某不甚榮幸。請問閣下用這種方法找我,到底有何貴干。"

    在那鬼物說話的時候,有股奇異的能量在這個房間之中回蕩。我的精神不斷在這空間里探索者,試圖將這股異樣的能量找出來,但是我發現這股能量簡直是神出鬼沒。

    唐滄咬緊牙關,身體都往後退了不少,額頭上都滲出汗液。

    我感覺到他的陰德氣場有些紊亂,似乎是因為他害怕的原因。【愛書屋】六個保鏢擋在他的周圍,試圖將唐滄保護起來。他們身體十分強壯,氣血很強大。而氣血強大,體內的真火就強大,陽氣就足。鬼最怕陽氣,就算真是鬼。那麼它們遇到氣血強大如這六個保鏢,還是會力有不逮,甚至會退避三舍。

    但是我更知道的是,這世上還有很多強大的鬼,不會怕這個。

    它們甚至可以強到改變一個地區的氣候!

    "    !我知道你是來找一只鬼的,要是你能找到我,然後答應我一個條件,我就幫你找到這個鬼。"

    那奇怪的聲音說道。

    明明是來找我幫忙的,卻偏偏用這種方式,但鬼的做法就是這樣。可是以往的經驗告訴我,不能隨便答應鬼的條件,在這個時候我應該找到更多的線索來讓自己處在優勢。

    于是,我眼珠子一轉。

    "先說是什麼條件。"

    這只鬼,什麼都沒有透露出來,甚至連如果沒有達到的話,會有什麼懲罰,都統統沒有。其實我知道這也是一些實力弱小的鬼想出來的把戲。在一個人正常的時候恐嚇他,然後讓他的三把真火都處在虛弱狀態。

    然後鬼就可以趁機而入,然後將人暗害了。

    "哈哈哈哈,只要你找到我,就知道是什麼條件了。"那鬼哈哈大笑,並沒有回答我的問題,反而這樣說道。

    這鬼是瘋子嗎,你什麼線索都不給我,叫我怎麼找到你。

    "提示一下吧,找到再說。"

    我隨口道。沒有拒絕,也沒有答應。

    "你一定會答應的,我只跟你說一件事,你今天見過我。哈哈哈哈哈!"

    那鬼哈哈大笑,然後機器都開始發燙,其中三個竟然砰的一聲炸開來,又將旁邊三步手機炸的粉碎,就好像充電爆炸似得從內爆炸。然後就只剩下唐滄的一個手機正在使用,然後那未知電話號碼就停止了呼叫。

    手機的信號,又沒有了,我試圖捕捉的信號也都消失了。

    見過?

    而且是今天見過。我今天見到的人屈指可數,但若說是有能力達到這個效果的,確實只有一個人。那個陰陽神算,就是他了。

    想到這里,我轉過頭對著唐滄。

    "你應該看出來了,這次可能並不是普通的游玩的,只有我這樣的人才能上去。你還是早早的就回去吧,不要在這里把命都送了。"

    此時鬼怪出現,我還是比較擔心這個唐滄,于是對他告誡道。

    那六個保鏢見我這麼說,也是暗自松了口氣,不過這也並沒有什麼用。

    "還是帶上我吧,其實我早就看出來你與常人的不同,而且不知道為什麼就有一種想要親近你的感覺。不知道這是不是錯覺,我覺得如果有輪回的話,我們上輩子也許還認識。"

    唐滄說道,他也講出來我的一絲疑問,這家伙竟然對我有這種感覺。

    但是轉念一想,也對。

    我身上有著十殿閻羅祭的味道,而他的陰德這麼高,那麼感應力就更高,所以才會不由自主的靠近我身邊。

    這倒不是亂說的。

    "少爺,你不能以身犯險。"就在我要回答的時候,那當頭一個隊長,竟然走了過來想將他打暈,看來他在多年的工作之中,已經摸清楚了唐滄的習慣了。

    但唐滄這次卻有了我當擋箭牌,自然而然的躲到我旁邊。

    這六名保鏢頓時就苦著臉,看著我。

    "你還是回去吧,不能讓你的父母擔心。"我嘆口氣說道。

    這家伙簡直就像是個還沒有長大的孩子,不過也是,許多大富大貴的假定之中如果疏于對子女的教育,就會使得他們永遠也長不大。

    此時他就像個尋求保護的少年。

    "不行,自從幾天前月食過後,我就感覺得到這地方有什麼東西在吸引我,所以我必須去名山。"唐滄說道,態度十分堅定。

    我明顯不信,但是他說話的樣子十分堅定,沒有半分動搖,我這才信了一些。

    看著那幾名保鏢苦笑,我說道︰"讓你跟著可以,不過只能遠遠的跟著,而且得在保鏢的保護之下,不然我怕會波及到你!"

    這已經是我自己能做出的最大讓步了,如果事不可為,我勢必要利用他身體中的陰德了。

    "那好!"

    唐滄想了想然後說道,我明顯感覺到六名保鏢松了口氣。

    "手機我拿了,走吧!"

    我抓起他的手機,然後就離開這個飯店。唐滄的一個保鏢付了錢,然後跟了上來。但是我現在沒有時間對他道謝,穿過數條大街之後回到了那個陰陽神算擺攤的小巷子前。

    這個時候行人更少,我來到了這個地方之後,太陽已經開始下沉。

    "金禪哥,你說這人究竟是什麼來歷。"

    我問道,但是沒有回答。然後我又道︰"金禪哥?"

    還是沒有回答,就好像我自己在自問自答似得,然後我往懷中一摸,頓時面色沉凝如黑鐵。

    封印了高冷哥和安子魚的玉佩,不見了。

    操!

    ps:

    第五更,今天更新搞定~求一下鑽石。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