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活人禁地 > 第五章熄滅了

第五章熄滅了

    封印有高冷哥靈魂和安子魚靈魂的玉佩不見了,就連是什麼時候不見的,我都不知道,這在我的印象當中根本就不可能發生,但是偏偏就在我的身上發生了。我翻來覆去的思考了很多遍。到底是什麼時候丟掉的玉佩。但我根本就記不起來。

    難道是唐滄拿的嗎,這段時間之中就只有他在我身邊最多,可想想又不可能,他連見都沒見過。

    那麼就只有一個可能了,那個陰陽神算。

    我在算命的時候就感覺到一股神秘的力量在我身邊環繞,就好像跟我不在一個空間內,我只能感覺到,偏偏無法干擾。雖然我是完美金丹的存在,但偏偏拿那東西沒辦法。

    這也怪我自己太大意,以為身為完美金丹的存在,除了斬善念的修士,天下大可去得。

    可是,終究是大千世界,無奇不有,這就給了我狠狠的一記教訓。

    高冷哥的玉佩應該是有著防護能力的。而且他現在雖然虛弱,但也算是鬼魂,對上那些髒東西應該暫時沒有問題。況且那東西現在似乎有意引導我找到他,那麼自然暫時也不會對高冷哥下手。

    那記憶力只有幾秒鐘的安子魚,反而更讓我擔心一點,不過還好有高冷哥在。

    我在那黝黑的通道面前猶豫了很久,但都沒有走進去。

    豐都處處透著詭異,我一點也不了解情況,自然不能貿然的就行動。之前已經受到過教訓了,現在每一步都要想好。

    唐滄在遠處看著我猶豫,似乎想過來,但是我搖搖頭沒有讓他跟著。隨即我再次來到了對面那個名山小酒館。如果說想了解這些地方的秘密的話,那麼找一個當地人,是最為靠譜不過的了,這個小酒館正對著街道,那麼必定是看的清晰。

    我在旁邊的小店里買了一包煙,那店鋪的主人也是昏昏欲睡的樣子,似乎沒有精神。

    然後我來到小酒館里,拍了拍那店員的桌子。不過看起來,他應該也是老板才對。

    那老板抬起頭來,迷迷糊糊的看了我一眼,似乎沒睡醒,又揉了揉眼楮,眨巴了幾下,才打了個哈欠撐著懶腰問了句什麼事情。

    "老板,你可知道對面那個巷道,有個算命的陰陽神算。"

    我說著,就取出一根煙遞過去,重慶人大多豪爽,喜歡跟人喝兩杯抽兩桿。一半來說見面遞煙也算是禮儀,他們大多不會拒絕。果然。他就準備接,我心道有戲。

    可是當我說到陰陽神算這四個字時,他臉色一沉,伸出去的手臂僵硬起來,整個人都清醒了。

    "不知道。"他說。

    此時他完全清醒了過來,但很快就直接拒絕我,然後他不耐煩的擺手︰"買酒嗎,不買就走。"扔樂狀圾。

    這老板沒說實話,他肯定是知道點什麼。

    哪里有這麼做生意的老板,這種店鋪不是有問題就是有問題!

    "別這麼說嘛,我是今天被他騙了錢,想找到他問個究竟而已,幫個忙啦老板,你一定知道的。"我把煙遞了過去,央求道。

    其實我也可以用攝魂術讀取他的記憶,但是這種法術對靈魂的傷害極大,這個人又是普通人,如果我這樣做的話他說不定會變成一個傻子。對普通人攝魂這是有傷天和的,做多了會讓業障纏身,我自然還是不希望有太多業障的,那樣對我以後的修行有礙。

    以往那些被我攝魂之人,多多少少都有著修為,而且身上也有業障纏身,對我的影響不大。

    但普通人就不一樣了,所謂禍不及家人,若修士對普通人出手的話,那簡直跟魔頭沒什麼區別。

    那老板听到我說被騙了錢,這這時候才很奇怪的看了我一眼。我又把煙遞過去,他才勉強的結果了煙,在鼻子上聞了聞,眉頭一挑,又伸出手來。

    "四根。"

    老板說道。

    我有些納悶,你不是不要煙的嗎,現在怎麼又要四根煙了。不過我沒有多問,又取出三根煙遞給他手中。

    這時候老板也不說話,走出櫃台來將三根都點燃,他雙手平持三根煙,頂在額頭對著對面的通道拜了三拜,然後將三根煙面對那黝黑的通道放在放酒的櫃台前。我留意到,他不是用打火機點煙的,而是用火柴。

    最後,他將一個酒壇的蓋子掀開,用木提舀了一提酒,將旁邊的三個鴿子蛋大小的青花瓷杯盛滿,隨即依次倒在了店們面前的地上。

    最後再盛滿放在煙的面,將蓋子蓋上。

    這個時候,他才走到櫃台里坐下,看著我說︰"說吧,你想問什麼?"

    我沉默了片刻,這個老板的舉動讓我心中有些不安,他標價幾百塊一兩的酒就這麼隨便舀出來倒掉。

    "能不能告訴我,那陰陽神算的事情。"

    我心想這里一定是有著什麼忌諱,不然這個老板不會這麼嚴肅。

    一般來說,這樣的動作是在祭拜某些先輩,又或者是祭拜某些鬼魂,我也意識到這件事情並不普通,所以我也嚴肅起來。

    "你真的看見他了?"

    那老板深吸了一口氣,再次確認道,他見我點了點頭,這才嘆了口氣。

    他將我給他的最後一支煙點燃,深深的吸了一口,煙頭的火焰好似要噴火似得劇烈燃燒了一下,隨即他將煙從鼻孔里噴出來,使得整個小店都有種煙霧繚繞的感覺。

    "他不會收你錢的,他要的是其他東西。沒錯,就是你心里想的那樣,他就是你心中想的答案。不過在這這個鎮上,你不能說出那個字,不然的話,你身上就會有不好的事情發生。"

    老板說出了這個真相。

    原來,在豐都還有這麼一個規矩,當地人雖然崇拜著鬼國文化,但是是不會給你說那些鬼故事的。甚至在這個鎮上,連鬼字都不能提。特別是那些老年人,你要是提起這個字,絕對會被他亂棍打出院子。

    因為,這個鎮子上,真的有鬼!

    "他,到底是什麼來頭,白天也可以現形。"

    要知道剛才的時間乃是下午三點左右,在古時候就是午時三刻左右,乃是天地間陽氣最強的時候。在古時候,那些窮凶極惡的大惡人死了會變成凶魂厲鬼,所以朝廷在將它們斬首的時候都懸在午時三刻斬首示眾,這樣就不會形成惡鬼,因為會被陽光直接燒死。

    就連養鬼的道術,也要避免白天的時候就將小鬼給召喚出來,小幽以前也十分懼怕白天。

    但是這個鬼,也太凶了吧,在這個時候都能存在在陽光底下?

    "你看著那三根煙,只要它熄滅了,就告訴我。"

    老板這時候說道,可能是怕說話的時候沒有注意,這才提醒我。

    我點了點頭,老板又吧嗒吧嗒的抽了一口煙。

    "在這個鎮上,你會看到很多店鋪對面都有著一個通道,這不僅僅是樓與樓之間的縫隙,還是這個世界,和那個世界的縫隙。它們都可以在晚上從這個縫隙中走出來,而且樓頂將這些縫隙遮住,白天也終日不見陽光。所以有幾條縫隙之中,就會有一些東西出來。我家對面,就是這種。"

    老板說著,那三根煙的燃燒速度竟然加快了一點點,若不是我感覺敏銳,還察覺不到。

    而這時候我才明白下來,竟然會有這種事情。

    這些縫隙能直接通往那個世界嗎?不可能吧,不是說天底下只有名山上的鬼門關才可以通往哪個是金額嗎,難道高冷哥在騙我?

    不過轉念一想,這里的那個世界應該不是鬼域。

    "你說的陰陽神算,其實......"

    老板又說道,但這個時候,三根煙後放著的酒杯突然 嚓一聲炸開,然後酒水炸出來,淋在煙頭上。

    三根煙,熄滅了。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