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活人禁地 > 第六章紙扎燈籠

第六章紙扎燈籠

    "啊,不行!我不能再說了,我不能再說了,它們不讓我說出來。"

    酒杯破碎,煙頭熄滅。小酒館老板頓時抱著腦袋尖叫起來。不斷的搖頭。然後跪在櫃台後面瑟瑟發抖,我就感覺到有一股陰風從門外吹進來,似乎要將這個屋子里的人的命都吹走。

    就就看到小酒館老板落在地上的煙頭以很快的速度燃燒,隨即只剩下一個焦黃的過濾嘴。

    隨著那個老板不斷的磕頭,一直磕了好幾十下,那一股陰風才緩緩褪去。

    而就在那陰風吹進來的時候,我放出了感知,不斷的探索,精神高度集中。一般來說,風是因為空氣的流動而產生的,溫度的變化會產生風。但是還是沒有捕捉到那陰風的來源,就好像那風是突然就出現似得。

    這股風,來的好生奇怪。

    陰風來的快也去的快,又過了一會兒,整個店鋪都平靜下來。只有那老板在瑟瑟發抖,一直討饒。

    我發現,不過才四點鐘左右,天空就已經暗淡下來,似乎馬上就要進入黑夜,鎮上的行人已經不見幾個,但是幾乎所有的店鋪,都已經打開了夜燈。

    "喂!別躲了,已經沒事了。"

    我敲了敲桌子,說道。

    那老板終于不再顫抖,然後他露出半個腦袋來看了看外面的街道,然後又緩緩的走出來。看了看街道的兩邊。我發現,他的臉卡白卡白的,走路時腳都在打晃。

    這也是被嚇得不輕了,這個詭異的鎮子到底有什麼忌諱。

    按理說,我不可能不能察覺啊。

    然後我就看到遠處的唐滄,遠遠的看著我,在他的身上陰德光芒十分耀眼。就像是黑夜中的螢火蟲,閃閃發亮。我頓時心中有些悸動。有的惡鬼,最喜歡有陰德光芒的人,它們就像是蠶那樣吸食功德光芒,會使得妖魔鬼怪都來找他。

    傳說中古時候有一名書生,陰德極強,到哪里都會有妖魔鬼怪幫助他。到最後他自己就安于奢逸,導致最後被一個妖怪吞吃了,然後那個妖怪竟然直接成仙了。

    現在這個唐滄也是同樣的陰德光芒很強,也很危險,我揮了揮手讓他過來。

    "你走吧,它們生氣了,剛才就是在警告我。我之前是看你能惹上它們,以為你命不久矣。所以才跟你說那麼多。但是現在它們已經發出警告,所以我不能再說。你還是等著它們的話吧,我也幫不了你。"

    老板此時驚魂未定的舀了幾口酒喝下去,這才緩過神來,然後對我說道。

    我想了想,陰陽神算能從我手下將高冷哥的玉佩偷走,然後在這個店里為所欲為,道行必定不淺。【愛書屋】我現在處于明處,它在暗,我處處都在被動情況下。扔樂圍技。

    不過,我命不久矣?

    也是了,在普通人眼中,只有命不久矣的人才會看得見那些東西。這老板眼中自然認為我是將死之人,所以才敢透露那個世界的消息。

    不過他也很謹慎,之前所做的事就是為了讓那個世界的人發火時產生反應,沒想到真的用上了。

    三根煙,一般是祭奠鬼魂的,寓意是香火的意思。

    香火熄了,就是鬼魂生氣了。

    "哥,怎麼樣,有結果了嗎?"

    這時候唐滄過來了,然後就笑道。看著他大大咧咧的樣子,我忽然感覺放松許多。我搖了搖頭,卻正好看見那小酒館的老板此時似乎想說什麼,卻又一副欲言又止的樣子。

    "你說吧,我們都是受害者,就算是你說我命不久矣,也讓我有個準備。"

    我拉住想說話的唐滄,然後說道。

    能猜測的信息太少,我分析不出來更多的東西。那個世界應該不是鬼域才對,不然不會對我的感知沒有反應。

    難道似乎傳說中真正的地府?

    我暗中搖頭,似乎這想法也不太靠譜,修士世界之中的地獄,其實就是大鬼域和小鬼域。

    而真正的地府,依舊只在傳說之中。

    或許那些陸地神仙,能從中知道一些消息。

    想到這里,我腦海中忽然想起來一個人,這個人應該會知道那所謂地府的秘密,因為他可以將地府的縮影都召喚出來。

    沒錯,就是黃大仙。

    這個家伙自從龍虎山之後就消失了,我問過高冷哥,他猜測黃大仙應該是贏了。不過我想他以九轉金丹的身軀,和六轉金丹,雖然加上雷法的加持只怕贏的也不會太容易,此時一定是受到傷害找地方療養去了。

    黃大仙一直不承認自己是高曇勝,所以他改名叫做黃大仙。

    我此時忽然有些想他。

    "唉!罷了,我什麼都不會說的,我說了的話就會被它們知道。鎮子上安穩了這麼多年,不可能因為你一個人的死活就把大家都害了。你們要是真的想知道,那就留在我的酒館里幫忙,然後自己看,不然的話它們不高興,就真的完了。"

    老板嘆了口氣,然後開口道。

    隨即他就真的不再說話,只是看著我,一副不想知道就出去的樣子。

    "喂,你這家伙什麼態度,到底有什麼不能講的。"

    唐滄也是第一次遇到有這種敢違逆他的,頓時就火了,然後氣呼呼的指著老板的胸口。

    不過我拉住了他,示意他稍安勿躁。

    這個老板看來是真的不能多說,不過這樣子也好,在這里工作的話,應該能找到線索。畢竟這個地方離那巷子口是最近的了,在這里等,總比盲目的找要好的多。

    "那好,這樣最好,那就打擾了。"

    我說道。

    這時候,那老板才舒了口氣,活躍起來。唐滄見我這樣,也沒有多說什麼,反而招呼起那六個保鏢換上老板準備的圍裙,暫時充當店員。

    老板姓何,他讓我們叫他何老板。

    何老板說一會應該會有很多顧客來,讓我們跟著他到後面去準備準備。

    唐滄就笑了,說在這個鎮上游客這麼少,來的是什麼啊。我沒等他說出那個字的時候就把他的嘴巴捂住了,要是真的喚來了什麼,那可就不好了。這個時候,何老板帶著我們進去店內。店內竟然是很大的空間,是一個足足七八十平米的大酒窖,放滿了好酒,香氣四溢。

    而酒窖的後面還有數個房間,何老板帶著我們走到其中一個房間,然後打開房間讓我們搬東西。

    這個時候唐滄第一個走了過去,不過當何老板打開這個房間門的時候他猛然後退了幾步。

    "這是什麼意思。"

    唐滄說道。

    我皺了皺眉,問道一股漂白劑的味道,然後我就湊過去一看。

    靠。

    這間屋子里擺放的,竟然全都是白色的紙扎品。

    紙扎的桌子,紙扎的凳子,還有紙扎的燈籠。燈籠上寫著漆黑的篆字,我看不懂那是什麼,只感覺隱隱約約像是個鬼字。而在旁邊,放著一個個白色箱子,箱子上竟然還寫著小心輕放。然後,旁邊還散開了幾個,竟然是紙扎的碗!

    這是什麼意思?

    我看向何老板。

    "不要問不要說,等會無論發生任何事情,你們也不要說話,或者發出聲音。只要客人招呼,你去就是了,不然的話,我也保不住你你們!"

    何老板苦著一張臉,示意我們將這些東西搬出去。

    我拉了拉唐滄,將四張座子和那些板凳,四個燈籠還有紙碗都拿了出來,搬到了前院。然後幾個保鏢將燈籠掛在門框上,那電燈的光芒就變得慘白慘白的。

    紙碗的箱子其實不重,我們將四個桌子擺在外邊空地上,老板將一個白色的大棚撐起來。

    此時,對面一些商鋪也在干著同樣的事情。

    當做完這一切的時候,天色雖然沒有暗下來,但是月亮已經升起,整個鎮子都安靜下來。

    "嗚嗚嗚嗚......"

    一道淒涼之聲,陡然想起。

    我汗毛都豎起了。

    ps:

    第二更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