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活人禁地 > 第七章鬼客棧

第七章鬼客棧

    陰風吹過街道,讓我感覺脖子里涼涼的,長長的街道響起了嗚鳴聲,就好像是有什麼動物在淒慘的鳴叫。我的功體抵擋不住這風,就好像是靈魂之中的風。

    隨即旁邊的唐滄和幾個保鏢都忍不住打了個噴嚏。噴出不少唾沫星子。我也是渾身涼颼颼的。

    這是邪風入體,這鎮子真是太詭異了。

    "趕緊將這個穿上,不然你們會受到攻擊和傷害,記住從現在起,不要說任何一句話。"這時候何老板從酒窖出來,在他身上穿了一件黑白相間的紙衣服,頭上帶著一個瓜皮帽,也是紙扎的。

    他丟過來幾件紙衣服,讓我們穿上。我和唐滄面色都不太好看,這紙衣服明明是燒給鬼穿的,現在他卻讓我們穿?

    不過我見到他也穿著紙衣,便沒有多說什麼,小心翼翼的將紙衣服穿起來。

    這玩意兒太薄,很容易就會被戳破。不過好在還沒破,穿戴起來之後就感覺到身體莫名其妙的一暖。似乎真的穿上了衣服。

    然後,就看到街道上許許多多的店家都在做著這種動作,將紙燈籠掛起,將紙衣服穿起。就算沒有開門的店鋪,也是將一些紅色的紙燈籠掛在了門前。

    整個鎮子的人都好像變成了啞巴,似乎是紙人店扎的紙人,看起來陰森森的。

    也的確是陰森森的,陰間的東西能不陰森森的嗎。

    而且我發現,這紙衣服竟然將唐滄的陰德光芒給遮掩起來,只是能感覺得到有些舒服。

    隨後何老板就拉著我們在旁邊,示意我們不要說話,等待就好。時間一點點過去。我感覺到外面的寒氣越來越重,整個天空都飄蕩著蒙蒙霧氣,似乎要將天上的月亮都遮住。在鎮子里,一聲聲奇怪的慘叫越來越密集,越來越多。

    就在我疑惑著這種情況要到何時,何老板的手機忽然叮當叮當的響起了,是鬧鐘。

    此時已經九點整,何老板連忙將它關掉。然後打起精神來。

    此時鎮子外面的濃霧已經到了快要滴水的境界,房子外面的牆壁上都出現寒霜。不過我們幾個有紙衣服的保護,竟然感覺不到寒冷。我就不由得心想,這紙衣服是誰做出來的,竟然這般神奇。

    當外面的鬼哭之聲戛然而止的時候,我就知道,關鍵時刻到了。

    果不其然。

    嘩啦。

    忽然之間,街道上涌出了許多人。而我就看見對面的巷子里,亮起兩盞黃蒙蒙的燈,將整個巷子照亮了一些。那些人不斷從地底走出來,有說有笑的開始了行走。唐滄頓時被嚇得一驚,就要叫出聲來,我連忙再次捂住他的嘴巴。

    這些人有的穿著古代的服飾。有的穿著現代的裝扮,開始在各個店鋪內走動,買賣。

    它們說的話,都是嘰里咕嚕的,我一句也听不懂。

    這是鬼話。

    傳聞人有人話,鬼有鬼話,就算是僵尸也有著自己的語言。只不過沒有具體學過的話,是不會明白其中道理的。我對趕尸宗的人攝過魂,也是知道一部分僵尸話,但是鬼話確實沒有接觸,只能勉強听到它們好像在談論著什麼王啊,帝的。

    以前周小蠻的小鬼,還有小幽都要重新學習人的語言,但是它們也是會鬼話的。

    這個時候,何老板打開他櫃子上的盒子,自己吃了一些,然後挖出來一點東西給我們示意吃下。

    我一看,卻是有些傻眼。

    是土?

    見著他有些著急的樣子,就將泥土塞進嘴里。有些臭臭的帶著腥味,唐滄見我吃了,自然也吃了一些,他的保鏢也就跟著吃土,這場面讓我記憶深刻。

    然後何老板將泥土吐出來,我們也跟著吐出來。

    隨即奇異的一幕發生了,我忽然就听明白了這些鬼的語言!

    "最近我們常去的那家店魚還做的不錯,今天要不要再去?"

    "不了,我想換個口味。"

    "鬼域那什麼鬼帝邀請天下鬼族,我們到底怎麼辦。"扔樂歲巴。

    "別理她!這事情還有待商榷,更何況我們的將軍還在,有什麼可怕的。"

    "倒也是!"

    諸如此類的對話到處都在發生,它們不停的走走停停,然後買一些東西,然後用冥幣結賬。就好像是以前在十大鬼市,小鬼域中一樣,鬼和人都融合在一起。這些鬼的修為,竟然都是鬼仙,至少也是斬惡念層次的。

    百鬼夜行!

    原來,這個鎮子不光是做人的生意,還做鬼的生意啊!

    難怪他們白天的生意不好,但是晚上依舊還要營業,這鬼的生意,誰敢不做?

    就在這個時候,一個紅臉的粗眉毛男人和一個瘦的像是竹竿似得男人走了過來。我留意到,這個紅臉蹙眉男人的手臂上有一條鎖鏈,將那個竹竿男的脖子拴住。紅臉男一來就坐在凳子上,然後那竹竿男就趴在地上,好像條狗似得吐舌頭。

    "何老板,上好的女兒紅。"

    我留意到,它們的腳都是踮起來的,好像在飄似得。

    粗眉紅臉男渾身都是黑毛,好像只狗熊,那竹竿男卻是赤裸著身體,骨頭都看得清。

    "看什麼看,還不快倒酒!"那紅臉男見我們愣住,頓時凶惡的一呲牙,吼道。

    我們都沒有嗆聲,其中一個保鏢轉過身去,將一壇酒抱起來,然後來到這兩個鬼身邊,然後朝他面前的紙碗內倒酒。

    這時候,更多的鬼到了名山小酒館,我們幾個也開始忙活,在它們的招呼下不斷拿出酒來招待。

    開始的鬼還算是正常,大多只是青面獠牙,或者紅臉。而還有一些鬼,在這些鬼怪之中至算作地位低下的鬼,被地位高的鬼當奴隸養著,牽著好像狗。這就是鬼怪們為數不多的寵物,它們的同類。

    唐滄將嘴巴閉的緊緊的,生怕說出話來讓它們听到。

    紙燈籠的光芒顯得十分慘淡,這些鬼們卻如魚得水,聊的十分歡快。酒館里的酒是好酒,讓它們開始有些醉意。

    鬼一醉了,跟人一樣也會胡亂說話,甚至有幾只鬼的身體會滲出一些類似汗液的東西,然後那些奴隸鬼就不顧一切的沖上去舔食。只不過那些鬼還是有著自己的一絲意識的,然後用鐵鏈把它們都捆起來,變化出一根鞭子或者棍棒來使勁抽打。

    這些奴隸不斷參慘叫,但還是想去舔食那汗水。

    "哈哈哈,真是賤。誒,听說了沒,鬼算今天收到了一個好東西,好像是十分珍貴的寶物來的。如果送到將軍府,看來他又要發達了。"

    "發達什麼,將軍府不是那麼好找的。況且那東西的主人還是個修士來的,我們雖然不怕修士,但也不想沾上什麼不好的東西。"

    "嗯!咦,這邊的氣息似乎挺溫暖,嗯?那小子你過來!"

    就在我听到了重要信息的時候,突然那個紅臉粗眉鬼對著唐滄說道。唐滄無法,只好吶吶的走過去添酒。

    我心中就是一跳,不會給發現了吧,他可是有著陰德光芒的,如果被識破,那就完了。

    好在唐滄也識大體,一言不發的走過去。

    此時何老板不知去後面忙什麼去了,只留下我們幾個在。那六個保鏢見到少爺去接待客人,頓時緊張的不得了,但是鬼是不怕子彈的,他們急也沒用。

    "嗯?你怎麼不說話,難道你是活人?"

    那鬼面色一變,就哼道,唐滄連忙把頭搖的像個撥浪鼓似得。

    嘩!

    那鬼點了點頭,隨即在唐滄松一口氣的時候,忽然湊過去,一張臉變成了稀爛而又血肉模糊。

    "啊呀!"

    唐滄嚇了一跳,不由自主的叫出聲來。

    嘩啦!

    頓時,滿街的鬼都轉過頭來,看著唐滄。

    完了!

    ps:

    第三更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