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活人禁地 > 第三十章兩個版本

第三十章兩個版本

    我琢磨了半天,也沒整清楚周小蠻這字條上的甲到底是個什麼意思,甲在古代的意思好像就是一的意思,但這一又是什麼鬼東西?

    我整了半天沒整明白,轉頭想看看周小蠻為啥會這麼和我說,但我轉過去的時候,才發現周小蠻一直靠著牆壁睡覺,也沒啥反應。

    我就納悶了,這啥事啊,弄得我半明不白的。

    想了一會兒,我也想不通到底是啥意思,但看周小蠻偷偷摸摸給我的樣子,這事情應該很急,我覺得回頭可以找個時間偷偷的問下周小蠻這個甲字到底是個什麼意思。

    不過雖然不明白這究竟是什麼意思,但我還是隱隱約約感覺到這甲字應該是和月經哥有關的,因為周小蠻給我這字的時候,正好是月經哥講完故事的時候。

    我深吸了一口氣,感覺自己的腦子亂極了,不過現在當務之急應該不會去想這些亂七八糟的玩意兒,而是應該擔心高冷哥的安危。

    畢竟從月經哥的故事里面听得出來,那個紅毛怪物絕對是一個特別恐怖的存在,連他和王小柳的師父都奈何不了,甚至他們的失蹤還和那個紅毛怪物有著千絲萬縷的關系。

    甚至我覺得後面王小柳和王開山之所以消失也是因為這個紅毛怪物的原因。

    我就開口問月經哥,"對了,月經哥,高冷哥不會有啥事吧。"

    "高冷哥?"月經哥愣了下,忽然哈哈大笑起來,"你是說金禪啊,還真別說,高冷哥這外號整的挺貼切。"

    我點了點頭,開口說道,"怎麼想這事情都和那紅毛怪物有關系,而且剛才我們去門口的時候,我也聞到了血腥味,應該就是你師父說的鱔魚血吧。"

    月經哥笑了笑,"放心好了,金禪這家伙命很大的,當初在西藏佛國的時候,那麼危險的情況下他都能活下來,這紅毛怪物應該奈何不了他。"

    "西藏佛國?"我開口問了一下。

    月經哥笑了笑,"以前的一個任務了,那次任務只有我們兩個人活下來了,而且如果不是他最後時候救了我,恐怕你現在都看不到我了。"

    我點了點頭,知道這應該是月經哥和高冷哥之間的一個故事,我這人雖然挺有好奇心的,但這時候顯然不是討論這些的時候,只希望高冷哥不會出事吧。

    不過既然月經哥說高冷哥應該不會出事,我覺得也不會有太大危險吧。

    我忽然想起來之前在迷霧沼澤的時候,高冷哥喝退那萬千陰兵的場景,很難想像這樣的人會有什麼危險。

    結果一夜過去了,第二天直到天亮高冷哥都還沒有回來,我開始慌了。

    月經哥的表情也有些不對勁,他深吸了一口氣,開口說道,"看來事情有變化了,金禪可能危險了。"

    "那現在怎麼辦?"我有些慌張的開口說道。

    月經哥開口說道,"現在當務之急是你的事情,時間久了鬼仔佬的傷口愈合了,就不好捕捉了,先把你的事情給整了,然後我們一塊去找金禪,這樣吧,我看那小女娃也是學養鬼的,回頭我把應該注意的地方都告訴她,捉鬼仔佬的事情就交給你們兩個了,我去解決鬼王。"

    我點了點頭,事到如今也只能如此了,就答應了月經哥。

    這時候周小蠻也醒了,月經哥上去不知道對著周小蠻說了什麼,總之我感覺周小蠻的表情很奇怪,似乎在戒備著月經哥一樣。

    不過認真講解的月經哥沒注意到這一點,等月經哥講完,就讓我帶周小蠻去那天見到鬼仔佬的那個竹林,他得馬上去找鬼王了。

    天黑之前在這里見面。

    我點了點頭,等月經哥走了後,我和周小蠻兩個人也朝著外面走去,雖然感覺那紅毛怪物挺危險的,但還是得硬著頭皮去找鬼仔佬。

    走出去後,我連忙問周小蠻那個字條是什麼意思,周小蠻瞪了我一眼,用眼神示意我不要說話,我也感覺到有些不對勁了,連忙閉上了嘴巴。

    過了一會兒,我按照之前的記憶,走出了村子,和周小蠻一塊找到了那個滑坡,下了滑坡後,周小蠻這才開口說道,"真是快被你給氣死了,你說你這腦子是怎麼長得,叫你傻大個還真沒侮辱你。"

    我一听就不樂意了,"我咋了。"

    "那麼簡單的暗號都不知道,我給你的甲字,不就說的是你們那個月經哥說的東西都是假的嗎?"周小蠻沒好氣的開口說道,"當時那種情況哪能寫字啊,要不是我正好帶了一張符上有甲字,我還真不知道怎麼提醒你,還好他並沒有注意到我,不然怎麼可能會給我們單獨相處的機會。"

    "你的意思是,月經哥有問題?"我無比疑惑的開口問了一下,然後皺著眉頭開口說道,"沒理由啊,他不可能有問題啊。"

    周小蠻開口說道,"如果不是我師父正好給我講過當年的事情,估計我也會信他說的,但我就是清楚了當年的事情,才知道他說的是假的。"

    "當年的事情?你師父當年和月經哥一塊兒來過八堡村?"我好奇的開口說道。

    "嗯,如果我沒記錯的話,你們那個月經哥說的王開山應該就是我師父了。"周小蠻開口說道。

    我深吸了一口氣,這也太巧了吧,周小蠻的師父既然就是月經哥說的那個王開山?那也就是說這個故事有兩個版本?

    一個是月經哥給我們說的,還有一個就是王開山給周小蠻說的。

    雖然周小蠻沒多說,但我肯定清楚月經哥那個版本的故事應該和王開山說的有出入。

    一件同樣的事情,卻有兩個有所出入的版本說法?

    我就開口說道,"你師父那個版本說的是什麼版本?"

    周小蠻有些嚴肅的開口說道,"說你傻你還真的是傻,其實他剛開始說的時候我就已經醒了,後來我听到他越說越和當年的事情有所出入,我就想提醒你一下,這才起來提醒你的,難道你沒听到他說話的漏洞嗎?"

    "什麼漏洞?"我還真的沒听出來有什麼漏洞。

    周小蠻開口說道,"當時一塊出發的人里面,應該有四個年輕人。"

    "可照片上只有三個人啊!"我好奇的開口說道。

    "你傻啊,沒听他說了一句話嗎?他師父和我師父的師父,都是老古董,覺得照相會把自己的魂魄鎖進去,平時連照片機都不會踫,你說,誰給他們拍的照片?"周小蠻看著我開口說道。

    我愣了一下,對啊,照片是誰拍的?

    也就是說,這個故事里面的年輕人應該是有四個了,我的邏輯一下子就通了,之前覺得月經哥一個人離開也有了答案,他自然不可能會在那時候單獨離開,不過如果還有一個人陪著他的話,那就不一定了。

    但是他為什麼要給我隱瞞那一個人的事情呢?那個人到底是誰?

    忽然我的腦子里靈光一閃,那個被月經哥隱瞞了的人應該是之前在義莊里面,那個和我長得很像的人吧!

    這時候周小蠻也開口說道,"如果我沒猜錯的話,你們那個月經哥應該就是我師父故事里面的那個楊羽了。"

    "對,沒錯,月經哥就叫楊羽。"我點了點頭開口說道。

    周小蠻開口說道,"那麼我已經差不多清楚了,他為什麼要隱瞞那個人了,你想知道當年那個故事真正的版本嗎?"

    "什麼?"我趕緊開口詢問道。

    接下來周小蠻給我講了她師父和她說的那個版本,听完後,我愣在原地,半天沒晃過神來。

    是被嚇到的。

    ps:

    看到很多人問更新的問題,這里得和大家說一下,燈草還是個學生,白天得上課,所以白天是更新不了的,最早也是下午七點開始寫,然後一天寫三更,晚上十二點前寫完~~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