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活人禁地 > 第八章慘烈

第八章慘烈

    "唉,被你害死了!"

    何老板嘆了口氣,走上前來就嘰里咕嚕的說了一通,有些不通順,但是好歹也是鬼話。我听得出來。大約是在給它們解釋。這兩個是新來的,不懂規矩,今天的酒錢減半。

    這下子,它們才哼了一聲,各自坐了回去,何老板這是冒著生命危險在幫助我們!但是他不幫也不行,現在我們已經暴露,如果不幫的話,依舊有可能連累到他。

    唐滄嚇得臉都白了,然後渾身都開始發抖。

    "不對,我認得他,他就是鬼算騙的那個修士,那東西就是在他身上得到的!"

    就在我們放松下來的時候,忽然間一個矮小的鬼指著我說道。頓時,那些鬼就都再次看向我們。這一次,充滿了赤裸裸的貪婪。

    "跑!"

    我頓時傻眼,狂叫一聲,當機立斷的拉著唐滄就往東邊跑。

    我記得在名山附近是有個延生堂的,好歹是個禪院,這些鬼怪一定會有所收斂,至少不會害我們的性命吧。

    子彈對這些鬼毫無效果,所以只能跑。

    我們一跑動,身上的紙衣服就開始碎裂,其中一個保鏢頓時就把它給撕了下來。

    "哈哈哈哈,他撕掉了契約。"

    "太好了太好了,契約被撕掉。吃了他!"

    頓時,百鬼躁動,一擁而上的涌進那保鏢的身體。然後,這保鏢的肚子就開始漲大,然後腸子從中掉了下來,這保鏢陰森森才一笑,將腸子撿起來往嘴巴里塞。血淋淋的撒了一地,然後他的手指也開始不正常的扭曲起來。

    我頓時頭皮都炸開了。想要去救,卻發現有那頭紅臉粗眉鬼卻陰森森的盯住我,似乎在等我。

    這到底是什麼力量!

    "龍六!"

    唐滄悲呼一聲,但被兩個保鏢拉著,繼續跟我跑。

    周圍的鬼似乎在街道上有著限制,只能在街道上像是奔跑似得靠近我們。我想起那鬼怪說的契約二字,便知道,這也許是這個鎮子給它們的限制。不然,它們很快就可以把我們都吃掉。

    那保鏢在我們離開拐角的時候,已經吃完了自己的腸子,將腎髒挖了出來。

    他冷笑在看著我們逃跑,並沒有追上來。

    "千萬不要將紙衣服撕掉,我們快到延生堂禪院去!"

    這個時候。我感覺到那個禪院是唯一可以救我們的地方了。雖然唐滄很悲傷,但此時已經來不及悲傷,只能默默的往前跑。

    但跑了不遠,周圍的鬼就越來越多起來,它們疑惑的看著我們一行人逃跑,不知為什麼。

    但是後面那些追來的鬼就不斷高呼,鬼算在我們身上的得到了寶藏。【愛書屋】頓時這些鬼就朝我們攻擊過來,我一不留神,手臂上的紙衣服袖子就裂開了一截,然後直接被一個鬼的爪子抓到了胳膊。

    嘶!

    好像被冰塊做成的爪子抓住,我整個靈魂一個激靈。隨即我猛的將血丹能量一震,也只能堪堪將那爪子給震開。

    我連忙躲開那鬼怪,繼續往前。

    它的攻擊是直接作用于靈魂的,此時我又不能直接用血刃震撼,只有不停逃竄。唐滄汗水打濕了臉頰,此時瓜皮帽都裂開一道口子,我暗道不好,如果陰德光芒被暴露的話,只怕會有更大的麻煩。

    此時又有兩個鬼撲了過來,想要從我和唐滄是衣服縫隙里轉進去。

    "少爺,你一定要活下去。"

    其中三個保鏢見到密密麻麻的鬼撲過來,頓時大叫一聲,將身上的紙衣服全部都撕裂,然後沖進了鬼的群體之中。頓時這些鬼就涌入他們的身體,他們三人的身體就不斷膨脹起來。

    三人互相笑著,手臂竟然塞入了對方的身體里,然後撕下肉和骨頭就開始咀嚼。

    那 嚓 嚓的聲音好像玻璃在摩擦。

    "龍三龍四龍二!啊啊啊!"

    唐滄幾乎都快哭暈了,要不是剩下兩個保鏢一直架著他,只怕他早就撲上去了。

    我也是一言不發,太悲慘了。

    原本不過半個多小時的路程,我們跑起來跑了十幾分鐘,終于看到了延生堂禪院的一角。只不過這十幾分鐘,對于我們來說,竟然長的好像是幾個小時。竟然死了四個人。

    到了延生堂禪院附近,果然敢追過來的鬼不多了。

    只不過敢追過來的那些鬼,都是有著道行的鬼。

    "少爺,救,救我!"就在我們要到延生堂禪院的門口時,對面鬼群之中出現了四個人。

    盡然是那四個保鏢,那最之前的那個保鏢,此時腹部已經被掏空,掏的血肉模糊的,胸部漲的鼓鼓的,顯然是吃進去了東西沒辦法消化。而在他腹腔的空洞處,竟然嘩啦啦的掉著一塊塊碎肉,有腸子的,有其他內髒的。

    在他的臉上,是血糊的一片。

    而另外三個保鏢,彼此就沒有什麼好的地方,渾身都被撕爛了,有兩個保鏢各自拿著中間那個保鏢的一只手臂在啃。

    血液流淌了一地,淒慘無比。

    "啊啊啊啊啊!"

    唐滄頓時精神都要崩潰了,月夜下的慘叫十分滲人。鬼怪嘿嘿嘿的笑著,看著我們的臉十分得意,那幾個保鏢卻是輪流央求著。

    還剩下的兩個保鏢也是面色蒼白,渾身都在發抖,前進的道路都變得艱難起來。

    "啊放開我,我要去就他們,他們還沒死。"

    唐滄忽然劇烈扭動起來,對著對面的四個保鏢跑去。

    他的紙衣服就裂開了一些,然後兩個保鏢將他死死的按住。

    "少爺,我們誰不想好好活著,但是有些事情卻不得不做。你的安全現在是第一位,你不能讓老爺擔心,你們一家關系著太多的東西,不能有半點閃失。我們快點跟著王先生去這禪院里面,不然他們所作的一切,就都白費了。"

    兩個保鏢頓時說道,然後就往禪院拖。

    那禪院白天看起來鬼氣森森的,但是在夜晚,卻變得正氣凜然。

    "我不要,我要救他們!"

    唐滄頓時掙扎起來,然後胸前一撕,紙衣服徹底被撕爛。頓時在他身上,一股股光芒投射出來,然後好像有股香味也飄了出來。

    靠!

    我傻眼了,這是什麼情況。

    那些鬼怪也愣了一下,然後轟然炸開了。

    "天哪,他身上竟然有陰德金光,快快快,去吸收一絲,就可以改變投胎的輪回之道。"

    "啊,難怪鬼算不願意說,原來是這樣啊,快抓住他!"

    那些鬼怪頓時一擁而上,然後就要將我們淹沒。就連在暗中的哪個紅臉粗眉鬼,就已經現身了,朝我們抓過來。

    雖然我們一直在趕路,但當我們離門口只有數步之遙的時候,那紅臉粗眉鬼已經撲了過來。

    "抓到你們了!"

    紅臉粗眉鬼哈哈大笑,可是就在這個時候,禪院的門口傳出來一聲梆梆的木魚聲。

    "吱呀!"

    百鬼頓時尖叫,那些境界低下的鬼怪,頓時就四散離開,紅臉粗眉鬼也是面色一白,然後整個身體都縮了回去。

    我轉頭一看,只見一個和尚穿著大紅色,瓖嵌著金絲的袈裟走了出來。

    在他手中拿著一個木魚,每走一步就要敲一下。隨著他一步步走來,那紅臉粗眉鬼也是停住,然後離開。那四個保鏢被佔據的身體沒了支撐,也緩緩軟倒。

    "阿彌陀佛。兩位施主,還請進禪院小住一晚,待我將這四名施主的往生咒念完,在與你們談談。先將那契約紙衣收起來吧,在這里可沒有人敢造次。"

    這和尚說道,然後就盤坐下來念往生咒。扔央私巴。

    "這位大師,多謝援手。"我呼了一口氣,拱手道。但是抬起頭來的時候,嚇了一跳,渾身雞皮疙瘩都起來了。

    卻見這大師的後腦勺上,陰陽神算的面孔鬼氣森森的正在沖我笑。

    是鬼算!

    ps:

    第四更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