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活人禁地 > 第十二章何老板之死

第十二章何老板之死

    "鐺......鐺......鐺......"

    就在最危急的時候,山下忽然間傳來三聲悠揚的鐘聲,鐘聲仿佛要穿破天際,響徹在我整個人的靈魂之中。我頓時就感覺到身體猛然一震,意識以飛快的速度開始下沉。不到一個呼吸之間就回到了我的身體里面。

    當我睜開眼楮。我就感覺到我渾身都被冷汗濕透,口干舌燥的。我連衣服都沒脫就睡下了,此時身上被汗水浸透,粘乎乎的十分難受。

    回想起剛才在飄蕩回來的時候,那陰天子似乎嘆了口氣。

    我看了看時間,此時應該是早晨四點過,剛才敲響的,叫做晨鐘。晨鐘是提醒僧人們應該起來了,本來會敲響一百零八下,意寓將一百零八種煩惱都消除。不過很多地方都簡化成只敲三下,取其中的意思。

    這聲音有著能震懾靈魂的功效,可以讓人一天的精神都變好。

    寺廟之中,早有晨鐘,晚有暮鼓。分別對應著早課和晚課,此時晨鐘敲響。那就是早課時間了。

    "還好,要是再晚一會兒,我就已經死了。"

    我爬了起來,將衣服上的水漬蒸干,然後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就推開門,尋找僧人們的去處了。

    天霧蒙蒙的,東邊已經露出了魚肚白,夜色也在慢慢褪去。

    唐滄應該是住在我旁邊一間房,不過現在他似乎沒有動靜,我搖搖頭然後跟著僧人和信眾朝著大雄寶殿走去。那個大雄寶殿,就是昨天晚上我看到地獄幻象的大殿。此時再去,卻忽然沒有了那種恐懼感,整個人都實沉了很多。

    參加早課的,有近百位僧人,還有十多名居士。

    這些僧人在兩側的蒲團前盤坐下來,將蒲團前的一本經書捧在手上。而主持盤坐于釋迦摩尼像左手下方,手木魚。

    我也拿起面前的經書,上書Ц楞嚴咒Ч三字。

    主持見我們都拿起了書本。然後在木魚上一敲,然後就開始誦讀經書。

    楞嚴咒的咒文較長,有四百二十七句,二千多字,我跟著讀起來有些不方便,很生澀。不過到後來,就越來越順利,感覺十分舒服。想想也是有些好笑,原本我是道教天師張道陵轉世,可現在卻在佛教之中誦讀佛經。

    這要是被其他修士知道,還不曉得怎麼笑話我。

    只不過,這咒文似乎真的有鎮定神魂的功效,我的原本冰冷的身軀竟然有了絲絲暖意。

    這咒文足足讀了一個多小時才完結。然後我們就開始頂禮膜拜。早課結束,我跟著僧人們一起到了食堂,這里有素齋吃。

    主持在最前方的桌椅前,而我與眾僧人坐在面對著他的座椅上,默默的吃著。素齋只有一個饅頭,一碟青菜還有一碗白粥,十分簡單樸素,不過味道卻不錯。

    這個時候一個聲音傳來。

    "餓死我了!"

    卻見唐滄帶著兩名保鏢來到食堂,頓時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這個時候許多僧人都周期了眉頭,佛教之中吃飯是不允許說話的,以表示莊重。

    我連忙示意他不要說話,他看見我先是要大吼大叫的,但又看到我的收拾,連忙閉嘴。

    唐滄領了食物,嘀咕著怎麼只有饅頭稀粥,三口兩口就吃完了。

    用餐之後天色已經大亮,東方的天空之中躍出一輪車蓋大的日頭。我帶著唐滄找到了主持,又將昨晚那個問題問出。扔豐尤血。

    "這鬼鎮之中,有三處,鬼將軍的手下無論是誰,都不會去的。"

    主持沒有回答,反而豎起三根手指來,然後說道︰"第一,是豐都鬼城,即雙桂山和名山。第二,是我這延生禪院。"

    說到這里,主持眉頭又挑了一下,似乎並不像說出去。

    "第三呢?"

    唐滄個沒心沒肺的家伙立刻就問道,不過我看到他的眼楮還是紅彤彤的,我知道他昨晚一定哭了很久。

    不過他現在表現的卻是毫不在乎。

    "第三,就是鬼鎮西邊三里處,一個四合院。"

    主持說道。

    主持說完之後,就沉默了,然後我就不解了。這前面兩個地方一個是陰曹地府的象征,那鬼將軍是從地獄逃出來的,雖然豐都鬼城跟地獄並不相連,但是也是連通著鬼域的。甚至還有一些鬼神的意識存在著,所以它們不去冒犯是正常的。

    第二個,這延生禪院,本就是佛家重地,地藏王菩薩也是常駐陰間,所以能抗衡這些鬼怪也很正常。

    可是,那個四合院,是什麼情況。

    "這個四合院的前主人,就是當年與偉人一起定下紙衣契約的風水先生。偉人本來是要將十萬八千鬼仙都滅了的,也就是這個人為鎮上的鬼和生人定下了契約。也才有了今天這個格局,所以鬼將軍不會進去這個地方。不過你們,接下來就是要去此處。"

    主持說道。

    這個時候我才恍然大悟,那個四合院的主人,一定很厲害。不過主持說的要我們去這里,又是什麼意思,難道這個地方跟鬼算有什麼聯系嗎。

    我就問他,但是主持什麼也不肯說,只說到時候我就明白了。

    隨即主持說讓我們出發去找那個四合院,然後強調我一定要帶上唐滄,並且要保護他。

    我疑惑的點著頭,然後跟帶著唐滄到了個僻靜的地方,然後我把人皮面具拿出來,昨天不小心弄丟了一個,只剩下四個面具。

    這東西就是大洋最之前給我的那種,不能踫水,然後我們各自穿戴好之後,都竟然變成了四個二十多歲的消瘦青年。然後唐滄就指著我哈哈大笑,說跟我的氣質不同。

    我懶得理他,告訴他們叫我楊明就好。

    我們沿著昨天的道路走到了鎮子里,這里的人們一副沒睡醒的樣子,打著哈欠在開門。他們將門口的白燈籠取下來,然後將桌子,凳子這些集中在一起燒掉。如果不燒掉的話,那麼到時候就會染上不干淨的東西。

    這可是禁忌。

    然後我又走了一陣,就看到前面圍了一堆人在那里,而那個被圍住的地方,就是昨晚上我們落腳的名山小酒館。

    "唉唉唉,真慘吶,听說他們家昨天遇到了巡差,然後說出了那個字,然後就被......唉!"

    "可不是嘛,真是悲慘啊,我們鎮上好多年都沒發生過這樣的事情了。"

    "我听說昨天有兩個人來打听啊,只怕老何這又是愛心泛濫,做了不該做的事情,說了不該說的話。"

    听到議論聲,我跟唐滄對視了一眼,然後快步走過去。

    之間人群之前,已經拉起黃色的隔離帶,幾名軍人和法醫都在勘測現場。只見何老板橫躺在門口,身體朝下,脖子確實詭異的扭曲到了背部,雙眼凸出。他的追吧,鼻子,都被縫了起來,眼楮充血,好像死前有什麼話要說。

    法醫將他反過來,只見他肚子上已經血肉模糊,內髒幾乎都不見了。而他的胃,卻是鼓鼓的。我用腳指頭想都猜到是怎麼回事了。

    之前那個附身保鏢的鬼魂,或者是它的同類。

    軍人們似乎已經知道這件事的定性,這些軍人並沒有深究,更沒有盤查,只是簡單的做了下筆錄,然後就將尸體拖回車上,然後開走了。不過臨走之前還讓鄰居們通知何老板的親戚過來,讓其來接收遺產。

    眾人點頭答應,但誰都沒當回事,將何老板面前的那些紙桌椅等都燒掉。

    我與唐滄沉默著臉,不說話。

    這何老板死的蹊蹺的很,可我們不能暴露身份。

    而當我們找到那個四合院的時候,終于露出了古怪的表情。

    ps:

    第四更,今天的更新結束了,客官們來點鑽石唄。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