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活人禁地 > 第十三章誰的葬禮

第十三章誰的葬禮

    四合院是古代最出名的建築,而根據傳統建築格局,在大門的前面都會有一尊影壁來遮擋住大門。因為大門直通內院,能看得見內中一切,古時候人是不願意人們看見自家大門的雜亂和內中的景物。而且古代人講究門面功夫。所以要設立一尊疊砌考究的影壁來遮擋住視線。

    影壁上通常會有一些福壽吉祥的字,來寓意吉祥。

    而影壁還有一個說法,古時候人們認為自己的住宅中,會有鬼來訪。當然若是祖宗的魂魄回家是被允許的,但若是孤魂野鬼溜進宅子,就要給院主人帶來災禍。影壁上又有擋住孤魂野鬼的功能,所以又叫照壁。

    照見鬼神,不得進門。

    我眼前這座四合院,地處鬼鎮西方三里外,再往外不遠就是另外一座山,此地大概也就是最西邊了。院落坐北朝南,原本是有著影壁的,看樣子是八字形的影壁。

    但是現在我眼前,只剩下不到三尺高的座基,其上已是殘垣斷壁。

    "這簡直就是在告訴那些鬼魂。到我家來吧。"

    我暗道。

    不過想想也是,鬼鎮之中都是鬼仙,各個鬼力強大,尋常人家怎麼能抵擋的住。

    再往前看去,這房屋青磚灰瓦,門前有兩根巨大門柱,門柱似乎重新刷過。而大門緊閉著,門上有銅雕獸環,還有二十五顆已經有些生蛌獄阞飌v。

    古代的建築十分考究,老百姓家里是不允許有門釘的,所以一般的平頭百姓又被叫做白丁。

    這院落看起來有些年頭,想不到能保存到現在。

    我跟唐滄走了過去。剛走過那影壁,唐滄就忽然打了個冷顫。

    "王......楊哥,這里,好像有些不對勁啊。"

    唐滄本來想喊我的名字,但見到我眼神變了才馬上改口,然後對我說道。

    當然不對勁,這大屋里透出強烈的陰氣來,我看到唐滄的陰德光芒都被壓縮了一寸。但是又偏偏沒有針對性。也沒有惡意的感覺,仿佛只是一種陰氣聚集體。

    嘎!嘎!

    就在這時,我听到淒慘的叫聲,卻見房檐上一直足有人頭大的烏鴉正在叫,它漆黑的眼珠子直盯住了我,那樣子似乎在嘎嘎怪笑。

    然後我听到大門之中傳來一道罵聲,那烏鴉就嘎嘎的叫了兩聲,撲騰著翅膀飛走了。

    烏鴉!

    傳說中烏鴉是死人的使者,是不祥的象征,如果有烏鴉在祖墳上叫的話,這家人就會產生大病或者災難。而如果在宅邸面前叫的話,那麼這家人多半會有生命之憂。

    唐滄害怕的吞了口唾沫,嘴里大念阿彌陀佛。

    我就不明白了。就唐滄這種膽小的樣子,可以幫助我嗎,為什麼那主持強調要帶上他並保護他。

    我將手放在黑漆大門的鐵制獅首鐵環上,入手冰涼,然後用力扣了幾下。

    叩叩叩!

    聲音雖然不是太大,但是我能感覺到聲音傳了很遠。而就在我叩響門環的時候,我看到一朵白色的紙花不知從什麼地方飄來,飄到了我的腳下,然後被我的鞋子擋住。

    我皺了皺眉頭,正打算讓開這紙花的道路,大門吱呀一聲打開一道縫隙。

    然後唐滄媽呀一聲後退幾步,被門縫里出來的那人嚇了一跳。

    "是誰呀!"

    卻見門內一個梳平頭的年輕人伸出腦袋,然後說道。不過這個年輕人面色蒼白如紙,眼窩深陷,眼袋漆黑,眼楮里布滿了血絲,好像很多天都沒有睡過。嘴唇上一點血色也沒有,烏黑烏黑的,他一說話,就吐出一口寒氣來。

    他的眼珠子轉了轉,看向我。

    "有什麼事嗎?"

    他又說了一句。

    我沉默起來,這個樣子分明就是告訴別人,我有問題。當我看著他的時候,就感覺到他與我在龍虎山懸棺看到的活死人樣子差不多,但是那些活死人都不會思考,也沒有意識,甚至連一句完整的話也說不出來。不過這個年輕人,卻是十分清晰。

    唐滄拉了拉我的袖子,示意還是不要進去了。但還有高冷哥在鬼算手上,我又怎麼能不過去。

    "小哥,我們是學土木建築的學生,路經此地,見到貴院格局極為考究。所以想要進來參觀一下,還請小哥能夠行個方便,帶我們參觀參觀。"

    我拱了拱手,說道。

    這個時候我不知對方虛實,也只能出手探探。唐滄見我這麼說了,也就咬咬牙,點了點頭。

    "不方便!"

    "砰!"

    那門內的年輕人啪的一聲就將大門關上,同時一個冷冷的聲音傳出來。我就有些傻眼,現在的人都這麼直接嗎,這也太沒禮貌了吧。

    我又敲了幾次門,這次門後再也沒有回復了。

    "怎麼辦,楊哥,要不我們回去吧。"

    唐滄見到那年輕人將門關上,頓時也成了苦瓜臉,然後又帶著一絲期待問道。我知道他已經後悔來到豐都鬼城游玩了,這幾天的事情著實將他嚇壞了,就跟我剛開始時一樣。

    短短半天時間,從見到何老板死的時候起,他已經不止一次的說想離開了。

    我翻個白眼,然後沒有理他,在門口四處打轉,看能不能翻越院牆然後偷偷溜進去。

    不過就在我準備開始翻牆的時候,大門又吱呀一聲打開了。

    "我家主人請你們進去。"

    我跟唐滄對視一眼,然後跟著這小哥一同進入大門。這時候才發現,這小哥竟然穿的是黑色的衣服,腳上也是黑色布鞋,而在他左胸上,帶著一朵白紙花。

    大門砰的一聲關閉,門道里的光芒就暗淡了一些,然後這小哥領著我們,從東邊的門廊往前廳走去。然後大洋指了指地上,我一看,卻見那小哥的影子竟然搖搖晃晃,若隱若現,一會兒消失,一會兒又出現。我深吸口氣,示意不要輕舉妄動。

    我發現,這家人前院中擺著一個法壇,其中有還未燒完的香。而前廳中,卻是跪著幾人,披麻戴孝的跪在中間的靈柩前。

    竟然是有人死了,正在舉行喪事!

    確實不方便。

    不過走著走著,我就發現有些不對勁了。我數了數,那些披麻戴孝的人,一共有七人。跪在一邊,其中最靠近靈柩的,是一對中年夫婦,看起來大約五十歲左右。在他們旁邊,是一個十七八歲的少年。

    再往後的,是一對大約三十多歲的夫婦,那男的跟第一個中年男的很像。一般來說,若是有人去世,那麼披麻戴孝時候在前面的,便是長子一家,然後是次子一家,這兩人看樣子是兄弟。

    而最後,則是兩個六七歲的雙胞胎小女孩,胖嘟嘟的十分惹人喜愛。

    再後面,有兩名中年婦人正在忙碌著。

    但是他們每一個都是穿著黑色的衣服,如同開門的年輕人一樣,眼珠充滿血絲,眼窩深陷,面目卡白。扔豐低圾。

    就好像一具具行尸走肉似得,他們機械的在面前的鐵盆里燒紙錢。

    在靈柩的前方,有張照片,但是相貌卻十分模糊,好像是被水浸透了之後的照片。

    "各位抱歉了,我不知道貴院有白事,還請原諒。我叫楊明,這里為老爺子上一炷香。唐滄,跟我來。"

    然後我就帶著唐滄,走上前去,四人各自從僕人手中取過一炷香。

    "有心了。"

    那長子說道,然後頭也不抬。

    我和唐滄三人拜了三拜,然後,就見到唐滄面色一白,踫了踫我的胳膊。我哪里知道他是什麼意思,不過隨即我的眼楮往靈柩一瞟。

    就看到靈柩中那人的臉,竟然是鬼算!

    怎麼會是他!

    ps:

    第一更,推薦一本書,黑岩至高神雁門關外寫的《活死人》,好看不好看不是我說了算,口碑在那,大家直接站內搜索活死人就可以了。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