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活人禁地 > 第十六章豁然開朗

第十六章豁然開朗

    那丫頭說他不是家主的兒子,讓他滾出去,然後拿著一個布鞋,想要打這個嬰兒,這樣的舉動嚇壞了所有人。這時候鎮子里已經有人見過了鬼。也知道了那件事。十分忌諱。家主也是臉色難看,然後將她帶到雜院之中,跟她談了很久。

    至于談了什麼,沒人知道,反正從那天開始,丫頭沒再說那鬼嬰兒的任何一句話,就開始制作紙扎的器具這些。

    然後才有了這個鎮子人鬼同在的局面。

    大公子開始長大,老家主隱瞞了自己和妻子的年齡,和那些玄門的事。而他很不喜歡這個鎮子里的事情,早早的就離開父母到了外地。

    只不過他離開的時候,那個軋紙器具的丫頭,在屋子里高興的翻了幾個跟斗,差點把自己給摔傷。

    畢竟她的年齡,也不小了。

    只不過這天起,老家主和老家母就經常開始昏睡。有時候在路上就昏睡了。

    有一天,丫鬟去敲門的時候,發現老家母竟然變成了一堆冰塊。老家主也在睡夢中瑟瑟發抖,被丫鬟拍醒的時候,他才沉默,然後將所有的家僕都遣散。當時有三個人留了下來,一個是軋紙器具的丫頭,還有兩個是從小就在院里長大的一男一女。

    就這樣,又過了幾年,老家母都沒有醒來,然後有一天,整個大地都開始震動起來。雞犬不寧的。

    後來才知道,那一天發生了大地震,死了很多人。

    老家主出去了一趟,找回了險死還生的大兒子和兒媳。然後他就發現,妻子醒了過來,年齡好像是凍住了似得。軋紙器具的丫頭,十分不高興,但是她老了。也不想再管這件事。

    老家主因為修道,身體年齡依舊像是四五十歲。

    而且讓所有人沒想到的是,老家母又懷孕了!

    隔年她生下了小兒子,也就是我看到的那雙胞胎姐妹的父親。

    可是,這一次她剩下小兒子之後沒多久,就死了。死前仿佛知道了那個鬼嬰兒的存在,對那扎紙器具的丫頭說了一聲對不起,然後對老家主說,難為你了,但後整個人就化成了飛灰。

    原來,在老家母被冰封的時候,她就已經死了。是老家主用道法將她整個人冰封,而後來她起死回生是因為強烈的執念。而根據我的猜測。應當是這老家主兩次救苦救難所得到的陰德福報,使得她竟然能醒來,然後再次懷孕。

    可惜,她已經燈枯油盡,終于化為飛灰而亡。扔丸廣圾。

    老家主此時卻越來越削瘦,整個人仿佛變了,三年之後,他忽然就倒在地上,成為植物人,一直由那軋紙器具的老僕人照顧。

    這一躺,又是四十多年。

    他的大兒子繼承了家業,有了兒子,終于幾年之前那小兒子也有了家室,剩下了雙胞胎。半年前,他們紛紛從外地回來,似乎預感著什麼。終于,幾天前天狗食月,他們發現自己身體竟然變得很奇怪,好像變得冰冷起來,而且睡眠也不好。

    而那躺了四十多年的植物人父親,終于咽下了最後一口氣。

    老家主不喜歡照相,只有一副畫像,不過被水泡過,已經模糊不清。

    "呼!"

    終于听完這個故事,我不由唏噓,沒想到這老家主竟然是這麼一個人!但我一直有個疑問,這年輕人是怎麼知道的。

    听到我這個問題,他笑了︰"我的爺爺和奶奶,就是最後留下來的一對男女僕人啊,我的母親和阿姨你也見過了。"

    原來這人一家三代都在服侍這家人。

    "那老家主,怎麼稱呼。"

    我問道。

    "他姓林,在他年輕的時候人們都叫他鬼算,只不過現在沒幾個人知道他的名字了。"阿福說。

    我一驚。

    鬼算!真的是鬼算!

    但不可能啊,他借偉人之力將鬼鎮封印,但是這次找到我的目的又是什麼呢。不過我隱隱有個猜測,只是需要證實。

    鬼算,鬼將軍座下十大鬼仙之一,林家家主?

    契約者?

    這轉折實在太快,我十分不適應。

    我看向唐滄,他的面色有點蒼白,似乎被故事給嚇住了。

    "那個扎紙器具的丫環呢,她,是不是還活著。"

    唐滄問道。

    阿福點了點頭,欲言又止。我正打算問他那丫環在哪里,就听到剛才走過的被鎖住的後院忽然嘩啦一聲響,然後被打開。

    他就不說話了,示意我們看著。

    然後就見到一個穿著洗得發白的紅布衫,下著微微打了好幾個補丁的黑布褲子,腳上穿著千層底布鞋的阿婆,滿臉褶皺,白花花的頭發散亂著。她顫顫巍巍的走過來,忽略了我們幾個人,然後一屁股坐到槐樹下。

    我發現,她的臉色竟然十分紅潤,影子也十分清晰,只是身子骨極為瘦弱。

    她一坐下,就拿出兩個紙片人,脫下一只鞋子。

    啪!啪!啪!

    她拿著鞋子就開始打這兩個紙片人,然後口里念念有詞,竟然是嘰里咕嚕的鬼話。我只听得清其中幾個,什麼誰出去,滾出去。

    "這就是那個丫環,她自從老家主變成植物人之後,每天都在這里打紙人,哎!"

    槐樹枝葉娑婆,似乎在述說什麼,我听不見,他們也听不見。

    這個時候,唐滄忽然上前了一步。我看見他臉色變得很難看,皺了皺眉頭,沒有攔他。

    而奇怪的是,那老太婆看似眼瞎耳聾,但卻極為敏銳,抬起頭來,就看到了唐滄,然後她就愣住了。整個人都傻愣愣的站在那里,淚水一下子就從她的眼眶里流了出來。

    "小環。"

    唐滄叫道,把臉上的面具一把扯下來。我一下子就炸了,這唐滄,在干什麼。

    但讓我更想不到的是,那老太婆听見這個稱呼,嗖的一聲站起來,三步並作兩步跑到唐滄面前,緊緊抓住唐滄的手腕。

    "大,大少爺!您回來了,您終于回來了。"

    大少爺?

    不是那個跪在靈柩前面的中年男子嗎,她為什麼叫唐滄大少爺?但緊接著,我就變得冷汗涔涔。

    大少爺,不就是與這個老太婆定下童養媳的那個鬼嬰兒嗎,難道這個鬼嬰兒沒有死,最後變成了唐滄?

    但不可能啊,唐滄的影子正常無比,他也是實實在在的肉體,怎麼可能!

    況且,他還有陰德在身!

    對了,是陰德!

    鬼算一生算人鬼無數,陰德罩身,又兩次在大變之中有了救世之舉,一定積累了不少的陰德。但是他卻就那麼莫名其妙的死了,會不會他的陰德都轉嫁給了哪個鬼嬰兒,也就是現在這個唐滄!

    可這又不對了啊,那鬼算之前還給唐滄下跪,但父親怎麼可能給兒子下跪!

    那阿福也是一臉驚訝,似乎听到了什麼不得了的東西。

    "大少爺,大少爺,你可回來了,你知不知道,他們......他們把你的......"

    這個時候,那老太婆忽然激動的抓著唐滄,指著阿福說道。但話說了半天也沒說清楚,只一個勁的掉眼淚,但說了一半,忽然看見了我。

    呀!

    她尖叫一聲,放開了唐滄,猛然撲到我的身上,緊緊的抓住的我胳膊,她的手指甲竟似要戳進我的肉里。

    只見她揚起手中的鞋底子就朝我額頭上招呼,同時口中大叫。

    "滾出去,滾出去,滾出去!"

    恍!恍!恍!

    我的腦袋被她一打,頓時頭暈眼花。

    可是被打了三下,就在這頭暈眼花的時候,我腦袋里好像響起了三聲巨大的響聲來,一切不明白的地方豁然開朗。

    原來,如此!

    ps:

    第四更,今天的更新結束了。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