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活人禁地 > 第十七章求解脫

第十七章求解脫

    封印十萬八千鬼仙,那得是多大的陰德,解救地震後的災民,那又是多大的陰德。我瞧那殿堂上跪著那兩個鬼算的兒子,看樣子是沒有繼承一絲陰德。可見老家伙把所有的陰德都轉嫁到唐滄身上了。難怪陰德都變成了光芒。

    但似乎那紅面鬼王也不知道唐滄的身份。又或者,它們是在演戲?

    腦袋被這老婆婆打的都快暈了,她的力氣很大,竟然能將我抓痛。唐滄見我臉都紅了,這才反應過來,將她從我身上拉下去。只不過她還是嚷嚷著要讓我滾出去,似乎把我當成是不干淨的東西。

    我不由得退後了幾步,那阿福面色更白了,指著唐滄說不出話來。

    唐滄的身份真的是鬼嬰嗎,可能嗎。

    "楊哥!請你相信我,我不知道這是怎麼回事,但我只是想起了一些東西。在這之前我根本就不知道的,直到看見這顆槐樹,還有听到那些故事,我才回想起。我的前世。似乎真的是......"

    唐滄說道,他的眼楮里充滿了渴求,但轉瞬又有另外一種冷漠的精神在交替。他的眼神中似乎有著兩種極端的感情,然後兩種眼神變換,似乎在融合著。

    我知道他還沒有恢復記憶,但是在他體內原本就有的那股力量正在復甦。

    就像曾經我斬惡念的時候與看到了張道陵的記憶,他正在和那屬于鬼嬰的記憶在融合。

    隨即唐滄就跪倒在地上,不住的打滾,嘴巴里吐出兩種不同的聲音來。在他的腦袋上,有一個虛影不斷被逼出來,然後又縮進去。

    "少爺!"

    兩名保鏢看著此時痛苦的唐滄,上前一步就要去幫助唐滄。但去被我死死拉住。

    這時候是關鍵時刻,要是有絲毫的打擾就可能被那所謂的鬼嬰佔據,但是我不知道鬼嬰的存在形式,也不知道唐滄算不算轉世,但是我知道我現在要幫他。

    "你記住,你就是你,你就是唐滄。他只是你的一段記憶而已,不管他怎麼樣。你們現在都是一體的!你只有堅持住,才能戰勝他,戰勝自己。"

    我說道。

    這是陳摶交給我的,降服心魔的方法,降服其心。但我這麼說著,自己心中反而一震,似乎想到了什麼,同時血丹之中不住的震動,好像有什麼東西要從中生出來。

    那一股股意念不斷滲透我的全身,我的意識似乎接觸到了什麼東西。

    但,就在此時。我感覺到身體被一個人給抱住。

    "滾出去,滾出去,滾出去!"

    只見那叫做小環的老婆婆抓住了我的胳膊。鞋底在我額頭上恍恍恍的拍打,我的感悟頓時被打斷,我不由得十分氣惱。

    那應該是斬善念的象征,可就這麼被她給打斷了!

    沒想到快有百歲的老婆婆,竟然有這樣的力氣。

    "小環,不要!"

    唐滄的表情十分痛苦,但卻艱難的說道。那老婆婆猶豫了一下,還是氣憤的看著我。她與兩個包邊看見唐滄痛苦,也是非常難受,想要上去幫忙。

    我對他的懼意忽然就減小了一大半,我拉著幾個想要靠近的人,讓他們不要輕舉妄動。

    "他正在關鍵時候,不要打擾,不然兩個意識都會消失。"

    听我這麼一說,老婆婆和兩個保鏢都不敢動了。雖然他們都想要自己熟悉的少爺回來,但他們知道,要是都消失了,那就糟糕了。

    唐滄的嘴里不斷冒出鬼話和人話,然後兩種語言交匯,直到最後,躺在地上一動不動。

    阿福站在那里,面色越來越蒼白,我看見他的影子變得越來越模糊。直到最後唐滄不動時,竟然完全消失,整個人面無表情的站在那里,臉頰上出現兩個粉紅色的小圓點。

    槐樹枝葉娑婆,羽狀刺葉紛紛落下,花骨朵垂落泥土之中。【愛書屋】扔丸邊技。

    許久之後,唐滄拍拍褲腳站了起來。

    他的臉變得嚴肅,比起之前那種嬉笑完全不同,似乎整個人的氣場都不一樣了。不過我還是能在他的眼楮里看見一絲人味兒,總之很奇怪。

    "唐滄?鬼嬰?"

    我問道。

    同時我的手已經反手按在血刃上,如果逼不得已,只能戰了。哪知那唐滄點點頭,又搖了搖頭。這下子讓我疑惑了,到底怎麼回事。到底是誰滅了誰,留下的又是誰啊!

    老婆婆和兩保鏢都緊張的看著唐滄,眼中充滿了希翼。

    "我既是唐滄也是鬼嬰,我就是我,從此以後,我與那記憶融合為一,彼此都不再殘缺了。這次還是要多虧了你啊,王先生。"唐滄說道,然後渾身散發出一股強大的威力來,這力量似真氣,又似陰氣,竟然直直逼近了中品鬼仙的層次,又是人身,又有陰德護體!

    之前唐滄的性格是那種十分隨和,好奇心強,掩飾不住自己的心意,比較情緒化。可是現在的唐滄,只是站在那里,就有一股沉穩之氣,撲面而來,整個臉孔不怒自威。

    那是一種王之氣,站在這里,就好像擁有了天下的權勢。

    嘎!

    就在此時,一聲尖銳的慘叫傳來,那阿福就顫抖了一下。隨即便見一只人頭大小的烏鴉自西邊飛來,繞著那槐樹轉了兩圈,啄食幾個花骨朵,隨即飛到唐滄的肩膀上落下。正是我敲門的時候,在門口屋檐上的那只烏鴉。

    唐滄撫摸了一下它的羽毛,然後笑著看向我。

    我一直沒有說話,感覺自己似乎被耍了。看著他的目光眯起來,散發出危險的氣息。

    "那麼一切都是你和鬼算的計了,金禪哥在哪里,既然你得到了想要得到的,那就將玉佩還給我吧。"

    我冷聲道,一開始利用大洋將我引到這里,然後再拉著我引入這個鬼算的局,然後通過我進入到這個院子里,補全他的缺陷。

    唐滄搖了搖頭,然後緩緩開口。

    "這一次,是我欠你。但是也是你欠我的,王盼。你可記得,這顆槐樹,是你親手栽種,是你親手將我埋在此地。所以,一切都是因你而起,自然也要由你來結束。"唐滄說著,他那肩上那烏鴉就向我看來,漆黑的眼楮竟然開始旋轉。

    唰!

    一段記憶進入我的腦海。

    在大約千年前,一個像我一樣的人,也叫做王盼,他在京城之中追殺一個在學戲曲的男子,因為嫉妒被殺,怨恨而死的凶魂。那戲曲後來在三百多年前,演變成了京劇。這魂到了豐都尋求庇護,但卻還是被王盼給抓住,然後埋入當時這里的陰陽先生的家里。

    當王盼知道了它的事情,然後就栽種了一顆槐樹,讓它能有棲身之地,不被其他鬼吞噬。

    而這家人,王盼也傳下一部分道法,使得他們有鬼算之能,但也告誡他不要移動此樹。

    直到後來,因緣巧合之下,竟然被鬼嬰融入到鬼算妻子的體內生產。讓它與之有了十幾年的因果,而因果一完,鬼嬰就再次投胎,竟然投胎到唐式宗族,還有了強大的陰德光芒護體。

    原來是這樣,我也想不到,這顆槐樹竟然是我栽種的。

    應該說,是張道陵的其中一次轉世,栽種的。

    "現在,請您將此樹毀去,如此我才能真正地解脫,請您,將鬼算一家,解脫吧。"

    我點了點頭。

    沒想到這就是真相,我終于知道那主持叫我帶上唐滄是什麼意思,難怪他要這麼說。還有在剛才那記憶之中我看到的,難怪這里會是這樣的一個情況,我終于明白了。

    "好吧,我知道應該怎麼做了。"

    ps:

    第一更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