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活人禁地 > 第三十一章四人已到三個

第三十一章四人已到三個

    在周小蠻的口中,當年除去那兩位前輩,一共有四名年輕人參加了那次活動,其中兩個自然就算王開山兄妹,而另外兩個除了月經哥楊羽外,還有一個人,叫做藏鋒,他是月經哥的師弟。

    藏鋒?我听到這個名字的時候,愣了一下,總感覺這個名字好像是在哪里听說過,但無論我怎麼想都想不出來到底在哪里听說過這個名字。

    不過在听到這個藏鋒的存在時,我也稍稍記住了這個名字,因為月經哥說的那個版本,最大的漏洞就是漏掉了這個叫做藏鋒的家伙。

    也就是說,這個藏鋒才是事情的關鍵點所在。

    不然為什麼月經哥不隱瞞其他的事情,就單單的隱瞞了藏鋒的存在。

    事情也如同一開始月經哥說的那樣,除了多一個藏鋒之外,似乎並沒有什麼區別。

    不過有一個細節我注意到了,就是藏鋒和王小柳竟然是從小就有婚約的,也就是說月經哥隱瞞了藏鋒的存在,關鍵是吃醋?

    因為從月經哥說的故事里面,他說自己喜歡上了王小柳。

    他喜歡上了自己師弟的未婚妻?

    所以才要隱瞞藏鋒嗎?

    但我隱隱約約感覺到事情似乎並不是我所想象的那個簡單。

    周小蠻這時候開口說道,"一直到那次紅毛怪物來敲門,雖然楊羽隱瞞了藏鋒的存在,但事情卻是沒有一點兒變化的,而那次紅毛怪物來敲門的時候,去開門的不是月經哥,而是藏鋒。"

    听到這的時候,我就感覺有些迷糊了。

    為什麼月經哥會說成是自己呢?

    "當然,這些小細節也說不得什麼東西在里面,但有一個最關鍵的地方就是,在我師公也消失後,他們去八堡村的路上時看到的並不是我師公遺落下來的風水羅盤,而是我師公的衣服。"周小蠻開口說道。

    "你師公的衣服?這有什麼關系嗎?"我開口疑惑道。

    周小蠻點了點頭,"自然是有聯系的,因為所有人都看到了,在我師公的衣服里面,密密麻麻的堆滿了紅色的毛發,很多,多到都能把衣服給撐起來了,看起來就像是......"

    周小蠻說到一半就說不下去了,我馬上就接過了話頭,"就像是你師公整個人都變成了那堆紅色毛發嗎?"

    說完後連我自己都感覺有些恐怖起來,"這些難道和紅毛怪物有關?"

    周小蠻搖了搖頭,"這個我不清楚,這之後的事情我師父就沒再和我說了,說那件事他會一直帶進棺材里。"

    我愣了一下,周小蠻說的這事情也只是指出了月經哥的幾個漏洞啊,並沒有讓我重新發現什麼啊,我就問周小蠻,"但你為什麼要這麼忌憚月經哥?"

    "你沒看到?"周小蠻看著我,開口疑惑道。

    我也疑惑道,"看到什麼啊?"

    周小蠻深吸了一口氣,"你難道沒有注意到月經哥脖子露出來的那塊地方,隱隱約約有著一些紅色毛發嗎?"

    "你是說月經哥是,紅毛怪物?"我錯愕的開口說道。

    周小蠻點了點頭,"好像是這樣的,所以我才那麼忌憚他。"

    "但如果他是紅毛怪物的話,為什麼他會要把故事告訴我們?"我開口問道。

    "這個我怎麼清楚啊,我又不是十萬個為什麼。"周小蠻白了我一眼,"反正我該告訴你的都告訴你了,想要怎麼做是你自己的決定。"

    我一听就懵了,這咋就又看我自己的決定了?

    說實話,我不是一個善于做主的人。

    我仔細想了想,就感覺自己的腦子實在是亂的可以,月經哥是紅毛怪物?那他為什麼要來幫我補回自己的陽壽?

    而且看月經哥的樣子,似乎並不是怪物啊,他提起八堡村的時候,眼眸中的那種厭惡和仇恨是怎麼都演不出來的。

    就算月經哥是紅毛怪物,那他帶我來這里又是什麼目的呢?對他又能有什麼好處?

    高冷哥在這次事情里面又扮演的是什麼樣的角色?

    我想來想去也想不出個所以然來,我就問周小蠻,"你覺得那個高冷哥怎麼樣?他會不會也是紅毛怪物?"

    周小蠻沉默了好一會兒,開口說道,"看不大出來,反正這次我是感覺你們這一伙人都有問題,你們可能是當局者迷,但我一個旁觀者看的清清楚楚,你們看似是為了一個目的而出發的,但每個人的目的都不一樣。"

    "貌合神離。"周小蠻賊有文化的給我蹦出了一個詞眼兒。

    我一听,感覺這兩天的怪異感全都可以解釋清楚了。

    我的目的是補回自己的陽壽,但月經哥和高冷哥是為了什麼?難道真的和他們說的那樣一般,是為了毀滅這個八堡村嗎?

    但是他們為什麼要和我一塊兒來?

    我想不通的就是這一點,我就是一個普普通通的人,為什麼要把我也牽扯進這事情里面。

    忽然我想起了他們之前說的事情,似乎我的前世......和他們有關系。

    難道是因為這關系?

    但這又怎麼樣,人死燈滅,既然說了是我的前世了,我現在只是一個普通人啊!

    這時候周小蠻看著我開口說道,"你接下來有什麼打算?"

    我深吸了一口氣,開口說道,"我不知道,但我清楚的是,這個鬼仔佬似乎對月經哥所計劃的事情有用,不然他也不會讓我們來抓鬼仔佬了,我這人比較喜歡直來直往,我們到時候抓了鬼仔佬就回去,然後親口問月經哥自己心里的疑惑吧。"

    周小蠻白了我一眼,"還真是有你傻里傻氣的風格,不過這也挺好,直面去問才是最好的,但你就不怕月經哥是紅毛怪物?到時候會殺了你嗎?"

    我被周小蠻一說,也懵了,開口說道,"要不等抓了鬼仔佬你就先離開吧,我是得靠月經哥才能補回我自己的陽壽,絕對不能離開這里,但是你不一樣啊。"

    周小蠻猛地敲了下我的腦袋,"你救了我的命,我們之間就有了因,如果我不去把我們之間的果給結了,到時候就會有業障,你是想讓我折壽嗎?"

    我是不懂他們這些道家人亂七八糟的東西,不過看周小蠻根本就沒有拋下我自己走的意思,也吐了一口氣,開口說道,"成吧,但有一點我必須要聲明,如果月經哥真的是紅毛怪物的話,我希望你到時候可以跑,有多遠跑多遠。不要管我,如果你不同意這一點,那你還是回去吧。"

    "行了行了,就你傻大個事兒多。"周小蠻白了我一眼,沒好氣的應了句。

    見周小蠻答應了,我這才松了一口氣,我忽然想起了什麼,在兩個版本的故事中,似乎還有一個關鍵人物,王小柳。

    這個女人是得長得多好看,才會讓月經哥喜歡上自己師弟的未婚妻啊。

    我就對周小蠻開口詢問道,"對了,既然你是王開山的徒弟,那你肯定看過王小柳長啥樣了?"

    周小蠻點了點頭,面色有些古怪,"看過。"

    "到底長啥樣?能把人迷成那樣。"我趕緊開口問道。

    周小蠻深吸了一口氣,開口說道,"和我長得一模一樣,我師父當年也是因為這個,才會收我入山的。"

    我愣了一下,"一模一樣?"

    周小蠻點了點頭,"我看過照片,的確一模一樣,當時我也嚇了一跳,就和你當時看到義莊里面躺著的那個人時候一樣。"

    難怪當初月經哥看周小蠻的表情有些不對勁,我隱隱約約感覺好像清楚了什麼。

    如果說義莊里面那個和我長得一模一樣的人是藏鋒,而周小蠻長得又和王小柳一模一樣,那麼現在八堡村里面的四位年輕人,除了王開山,似乎都聚集在這了。

    ps:

    第二更,另外有人說燈草更新的實在是太少了,這點太冤枉了,一天三更七千五百字不少了,畢竟看的肯定比寫的要快~~我辛辛苦苦寫好久,可能你們花幾分鐘就看完了。。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