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活人禁地 > 第十八章大解脫

第十八章大解脫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唐滄已經半跪在我面前,對我說這話。我也不能拒絕,因為這種情況我也是感受過,那種我是我又不是我的感覺,十分痛苦。能夠幫他一把。那也沒什麼。況且他現在經過兩次投胎,都已經成為一個完整的人了,不再需要這種東西來幫助了。

    他的意思,就是要毀掉這顆槐樹,還有,這個四合院。

    我看著阿福已經倒在地上,身上的衣服都變成紙片,整個人都好像快要變成紙人。

    "不,不要,大少爺,燒掉這棵樹之後,你就再也不是你了啊!"

    原本看到唐滄半跪,那老婆婆也半跪下來。但听到我倆談話,她卻是忽然尖叫起來。

    的確,這槐樹與鬼嬰是一同種下的。所以這槐樹就相當于是鬼嬰的身體。如果真的將這樹毀掉,那他存在的痕跡,就真的完全消失了。

    老婆婆對于鬼嬰的感情,已經到達一個盲目的地步,剛才她也不是看穿了我的真實面目。而是覺得我體內有著道法的存在,會威脅到槐樹的生存,所以想要將我打出去。

    而她每天打紙人,都是在告誡周圍的鬼魂,不許進來騷擾。

    不然的話,一顆千年槐樹,乃是鬼怪最為喜歡的東西,可以增強陰氣。鬼怪又怎會不趨之若鶩。

    她用她的一生,守護著千年槐樹,守護著鬼嬰的殼。

    "小環,我還是我。永遠都不會變,你放心吧。"

    唐滄微微一笑,在他眼中,這個老婆婆並不是滿臉褶子,依舊還是那個帶著他玩的大姐姐。

    老婆婆一顫。苦笑著沒有回答。

    "那好吧,看來,也只有這樣了。"

    我也是苦笑,然後緩步走到這顆槐樹下,手掌輕輕在它粗糙的樹皮上撫摸。

    樹影颯颯而動,似乎在回應著。我看著它的樹皮,好像看到了千年的滄桑。它按照我的意思守護了鬼嬰,然後有感于老家母。這說明它已經有了靈魂,只不過還沒有成型罷了。

    可是現在我卻偏偏要親手將它毀掉,這就是無奈。

    但是,槐樹啊槐樹,你若不死,這府邸中千年來囚禁的靈魂。怎麼能得到解脫啊。

    我感受著槐樹的委屈和無奈,悲從中來,不由得滴出了一滴眼淚。眼淚滲入土壤,滲入到它的根,它忽然就不動了,似乎接受了這種命運的結局。

    是啊,這就是命運,無從抵擋。

    我狠了狠心,咬破食指和中指,在樹干上畫出了一個火咒。

    吱吱吱!

    樹木上冒起青煙,然後一點點升起了火焰,但槐樹果然沒有反抗。

    "走吧!"

    我說。

    然後我就頭也不回的往四合院的大門走去,唐滄沉默的將那阿福變成的紙人帶上,來到了前廳,此時在鬼算靈柩的旁邊,所有人,都變成了一動不動的紙人。

    他們怎麼會變成紙人的,是那個小環嗎?

    當我們走出院子的時候,後院的槐樹已經被大火給吞噬,然後一股風吹來,火勢蔓延到整個宅邸,然後將後院,前院,全部燃燒起來。

    熊熊火勢,包裹了整個四合院。

    我和唐滄幾人來到了大門口,靜靜的看著火焰蔓延。熊熊火焰之中,卻升起的是滾滾黑煙,煙塵之中,那原本我看著的鬼算的兒女和奴僕,齊齊對我鞠了一躬,然後化為虛影消散。

    隨即我的眼中,忽然看到一個畫面。

    原來那鬼算妻子生下鬼胎之後,就再也沒有了生育能力。他就以虛幻之法,以紙人為引,虛構了自己的兒子,兒媳,還有孫女。甚至讓他自己都相信了,更騙過了所有人。

    但是後來他變成植物人,力量大減,這種幻象還能堅持這麼久。

    而半年前,他的軀體已經逐漸真正死亡,所以幻象就快要破滅。有因為長時間被鬼算的意念模擬成人,所以紙人自身也被賦予了靈性,讓它們以為自己真的是人。

    它們根本就不知道自己只是鬼算的幻想,而在整個府邸之中,只有老婆婆一個人是活人。

    人死如燈滅。

    大抵如此。

    此時站在遠處,隱約能見到槐樹的樹干,然後見到漆黑的煙塵之中,一個個猙獰的鬼頭從中飄出之後消散。

    一切屬于林家大院的一切,就這麼慢慢的消失。

    "大少爺,你現在叫什麼名字。"

    老婆婆淚流滿面,跪倒在地上,忽然她抬起頭來,對著唐滄問道。

    "唐滄!"

    唐滄愣了愣,然後回答道。

    然後老婆婆就呵呵笑了起來,呢喃了幾句唐滄,然後就頭也不回的沖進了火場之中。

    "大少爺,你已經不是原來的大少爺,但我還是原來的我。我此生給了鬼嬰,只有將鬼魂,重新給你。大少爺,再見了!"

    呼!

    火苗吞噬了老婆婆,我和唐滄攔都攔不住。

    這小環,將一聲都付出在等待上,最終連生命,也給了那個原本就不應該存在的鬼嬰。人世間最真摯的感情,應該如此了,即便知道眼前人本質上有著以前人的記憶,但卻完全不是他了。便要追隨他而去嗎,是這樣嗎?

    老婆婆的身軀在火焰中一下子燃燒成灰,其實她早就該死去,只是一股執念讓她活到了現在。

    在火焰之下,她再難堅持,身軀消散,不過火焰之中,有著一名少女的虛影升起來。她微笑的看著唐滄,然後默默的流出了一滴眼淚,然後徹底消失。

    唐滄伸出手,那滴眼淚竟然形成一道透明的珍珠,被他握在手心。

    "我會找到你的,小環!"

    唐滄親吻了自己的手指,然後背起手掌。

    這場火燃燒了整整一天,知道下午四點的時候,才緩緩熄滅,四合院已經成為一堆廢墟。唐滄忽然一揮手,頓時廢墟之中出現一塊巴掌大的焦黑碎塊。他從上面掰下一小塊,將然後將這塊碎塊拋給了我。扔丸妖扛。

    我伸手接住,發現這碎塊竟然是生機勃勃,又有些陰氣。

    是千年槐樹的殘余。

    "這塊槐木能經歷火劫而不死,反而濃縮所有精華為一體,你不是要去找那小鬼嗎。到時候用這塊槐木來養她,會讓她變得更強大。"

    唐滄說,然後揮手一揚道︰"塵歸塵,土歸土,歸去吧!"

    只見廢墟之中漫天的灰塵頓時騰空而起,混合著那些骨灰啊什麼的灰,飄散在空氣中。

    我將千年槐木塞入衣兜之中,隨即就見到唐滄背負雙手,然後昂首回身。

    "參見大人!"

    頓時身後傳來無數聲音,合起來如同雷霆般震耳欲聾,我回過頭去,卻看到黑壓壓的跪著一群鬼仙。

    我抬頭看去,太陽雖然還沒有落山,但是月亮已經升起,這些鬼仙已經可以出沒。

    此時,唐滄又是一揮手。

    只見其中四個鬼怪,哇的一聲吐出一團肉球來,然後這四個肉球,就變成了四名盔甲鬼兵。隨即他在身後兩位保鏢身上一點,這兩個保鏢頓時化為牛頭馬面,十分雄壯。

    "隨我來!"

    唐滄對我示意,然後擺了一個請的姿勢。

    我雖然有很多遺憾,但還是壓了下去,然後跟著他往前走。鬼仙自動讓開一條路,但卻是凶神惡煞的看著我,似乎要把我吃掉。

    唐滄與我往前踏了一步,就好像跨過了數里路,我們終于可以毫無忌憚的使用縮地成寸了。

    只走了幾步,我和唐滄就先到了延生禪院前,只見那主持老和尚竟然拿著木魚,閉著眼楮站在禪院前靜靜的等著,看見我們來,他睜開了眼楮。

    "兩位施主,應當是各有收獲。可喜可賀,阿彌陀佛!"

    他敲了下木魚,微笑說道。

    ps:

    第二更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