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活人禁地 > 第十九章走吧

第十九章走吧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主持呵呵笑著,口誦阿彌陀佛,笑的像一尊佛像似得。我這才明白過來,原來這老和尚早就看穿了我們各自的身份,為的也就是不破壞鬼嬰的輪回。這種被別人看穿又偏偏被蒙在鼓里的感覺。讓我心情非常的難受。

    不過听到木魚聲。唐滄肩上的烏鴉嘎嘎慘叫之後,就飛走了,它不喜歡這種聲音。

    "一德,多謝你這次的幫忙,不過我還是不喜歡你。"

    唐滄說道。

    原來這兩人早就認識,在數百年前,這主持還曾經想要解救他。但是沒有想到槐樹太厲害,也只能打開一絲縫隙,不過也就是這一絲縫隙,才讓鬼嬰有了成胎的機會。

    那鬼算對這一德有著恨意,所以兩人很不對盤。

    兩人沉默了許久,便見得那一德主持手中木魚不緊不慢的敲著,都沒有說話,氣氛有些尷尬。而此時,那六名保鏢化成的牛頭馬面和六個鬼卒。刮起一陣陰風到了此地。一德主持看見之後,卻是眉頭挑了起來。

    "阿彌陀佛,六司?你答應了?"一德有些錯愕,有些驚喜,也有些無奈。

    我一听,六司?這好像在哪里听過啊,但記憶太混亂,我也想不起來。不過唐滄听到這話,卻是面如鍋底。

    "不要說廢話了,我是來接它的,將它還給我吧。"

    唐滄說道。

    它,它又是什麼東西。我覺得此時我反而成為了一個局外人。什麼都不知道,就這麼呆呆的站這里像個傻瓜一樣。在場的都是老東西,就我一個傻子。

    "當然,這些年它受到佛法點化,已然生出靈智。不過故人來訪,弊院亦當以鼓為迎。"

    一德主持話剛落音,便听到禪院之中咚咚咚的開始敲鼓。

    鼓聲短促有力,快速的敲了一十八下。然後又變得緩慢起來,又慢敲了十八下。我就感覺在這快慢的變化之中,我的心情竟然平復起來,緩緩的吐出了一口濁氣。隨即鼓聲再起,這次便是不緊不慢又十八下。

    我心中煩悶頓時一掃而空,仿佛得到了清明。

    隨即,這鼓聲再敲了一次,依舊是三次各十八下。

    這是暮鼓。

    寺院之中,晨鐘暮鼓,都是這樣早晚各敲一共一百零八次,將人之一百零八種煩惱都消除,得到大解脫,大自在。原本這禪院之中都敲的是簡化版本。沒想到這次能听到完整的暮鼓。

    "請入院。"

    一德主持說道。

    唐滄眉頭也舒展開來,說寺院之中,鬼物就不適合進了,讓自己六名手下站在門外等候。他示意我一起,我雖疑惑,但也知道他並無惡意,便跟了上去。

    僧人們暮鼓之後,就會先吃飯,然後開始晚課。扔丸妖血。

    一德主持先帶著我們來到食堂,僧人們的生活是十分嚴謹的,除非特殊情況或者苦修,不然是不會忘記吃早晚齋飯。

    我本以為唐滄會不給一德面子,但沒有想到他卻沉默了一會兒,拿起面前的齋飯就吃起來。

    餓了。他說。

    一德見到這般場景,微笑著點點頭。

    用餐完畢,他又帶著我們穿過幾座廂房,然後來到大雄寶殿。然後示意坐在佛前,誦經念佛。我與唐滄都坐下之後,大殿之中傳來嗡嗡的誦讀之聲,然後整個大殿之中的佛像仿佛都活了起來。

    我和唐滄都沒有動,只見唐滄雙眼四處打量,似乎在尋找著他所說的它。

    我愣了愣,反正我也听不懂佛經,于是也四下打量著店內的佛像。

    正中間的釋迦摩尼佛面帶微笑,雙耳垂肩,寶相莊嚴。兩邊的十八羅漢各有神通,仿佛顯示世間百態,又帶著恢宏佛氣。

    隨即我眼神不斷變化,忽然,在佛前香案之下,看到一雙金黃色的眸子。

    唰!

    頓時,天翻地覆。

    整個佛殿之中變得鬼氣森森,卻見那十八羅漢忽然間變得凶惡無比的鬼怪,嘩啦一聲跳下來,將四周正在念佛的僧人抓起來,就往嘴巴里送。有的架起了一個油鍋,將這些僧人丟進去煮。其中一個鬼怪拿起鋼叉,將一德主持的頭給刺穿,然後獻媚似得跑向主位,將人頭獻上去。

    主位,那原本的釋迦摩尼佛,此時竟然變成了鬼之帝王,慵懶的一手抓起那人頭, 嚓 嚓像是啃隻果那樣啃食。

    頓時鮮血四溢,整個殿堂都變成了血池般。

    那原本被呈現出來的地獄景象,又展現在我眼前。這一次,卻更加真實,因為我身臨其境。我如同那些僧人一樣,好似被加了定身咒,動也不能動。

    隨即我就看到兩個鬼卒朝我走來,然後將我架起,就要丟到那油鍋里去炸。

    我心中咚咚咚的跳動,已經能看得見眼前那油鍋不斷冒泡,那里面還有僧人的腦袋在浮動,我甚至能感覺到那油星子濺在我臉上的灼熱溫度。

    我要被下油鍋了?

    這是我心中最後的念頭。

    "阿彌陀佛!"

    就在這時候,一聲佛唱忽然從最上方傳來。去眼神扭過去,便見著原本那個像是被啃隻果一樣啃食的一德主持忽然開口了。然後,他就像是一輪太陽那般發出璀璨的光芒來,將整個鬼怪大殿照亮了。

    隨即,那鬼帝模樣的存在,雙手合十,竟然膜拜起來。

    然後它的凶惡模樣變化起來,變得十分和善,身上也冒起金光。然後整個悲慘世界都開始充斥著金光,金光好似流水似得在這大殿之中流淌。穿過了十八個鬼卒,穿過了死去的僧人尸體,然後就听到一聲聲經文響起。

    嗡嗡嗡。

    那十八個鬼卒頓時也化為和善的模樣,雙手合十向老和尚行禮。

    整個鬼氣大殿變得瑞氣騰騰,所有慘烈都消失不見。

     嚓。

    忽然間,整個世界崩壞。我愣了愣,發現我還是盤坐在原地,而周圍的僧人也都完全沒有事,他們還在安靜的讀著佛經。

    我朝前方香案下看去,卻見一道白色的獅子狗模樣的小獸,竟然也是盤坐在那里,爪子弓起來像是頂禮膜拜似得在拜佛。那一德主持微笑的看著這只小獸,他雖然還在念經,但他的臉色卻變得異常蒼白,額頭都在冒冷汗。

    我知道了,原來這只小獸就是昨晚導致我看到異像的罪魁禍首,而剛才一德是在度化它心中的戾氣。

    可是那種景象如此真實,可見小獸之戾氣多麼狂躁,這一德也是花費了許多功夫。

    然後就見著那小獸朝這邊走來,緩緩趴在了唐滄身邊。

    我發現這只哈巴狗,像是狗,又像是兔子,又像是獅子,耳朵很長,嘴里有著猙獰獠牙。四爪寒光四射,眼楮卻是金光閃閃。

    我想不起來這是什麼獸,便也作罷,見到唐滄有些寵溺的摸著它,便也知道,這就是他等的它。

    又過了一會兒,晚課終于完畢,僧人們有序的離開之後,一德才站了起來。

    不過我見到他身體一晃,然隨即又穩住了。而且至始至終,他的脊梁都沒有一絲彎曲。就好像莊嚴的佛像,永遠不會有彎曲似得。

    僧人,本就該如此。

    "多謝!"

    見到一德這般辛苦,唐滄拱手道,而那小獸也是點點頭示意。

    "阿彌陀佛,此乃世間最後一只異獸,唐施主,好好待他吧。"

    一德聲音有些沙啞,感覺十分疲憊。

    "多謝!"

    唐滄又道,這次他加重了語氣,雙手合十,鄭重的行了一個禮。

    "善哉!善哉!"

    一德微笑,然後大步離去。唐滄跟著一起出了門外,然後在地上一點,那小獸便就地一滾,化為一頭丈二巨獸,威風凜凜。

    唐滄盤坐上去,對我笑道︰"走吧。"

    ps:

    第三更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