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活人禁地 > 第二十章城隍

第二十章城隍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哈巴狗所化的巨獸足足有一丈二,長著白毛,睜著銅鈴大的金色雙眼,頭如巨獅,張開的血盆大口之中牙齒鋒利的好像能割破鋼鐵。【愛書屋】而它的雙耳卻極長。竟然差一點就到了尾巴根。在耳朵的邊緣有一圈黑紋。而它的身體雄壯有力,微微一踏間地上的磚塊都在吱嘎響動,裂開了口子。

    就在它踏在地上的時候,一團團潔白的雲氣便在聚集。我終于想起來這怪獸是什麼了,這是傳說中佛教的一種護法聖獸,是為。

    有一丈二,可與惡龍搏斗,聲如雷霆,降妖伏魔,傳說乃是觀音菩薩的坐騎啊。

    唐滄這家伙到底什麼來頭,只怕不僅僅只是鬼嬰那麼簡單吧!

    "來吧,馬上你就會明白這一切的。"唐滄說道,那的腳下已經升起雲團來,緩緩飄起。

    我點了點頭,站到雲上。發現腳底軟綿綿的。就好像踩在棉花上似得,隨即雲團慢慢厚實,似乎化為了橡皮。同時間,這的雙耳一動,肚子里嗚嗚叫了聲,雲團就飄了起來。

    這是在騰雲駕霧,化虛為實可是改變規則的手段,陸地神仙以上的級別,才能騰雲駕霧!

    不過這只乃是天生異獸,自有騰雲之能。

    此時那好不容易脫困,本想吼一嗓子來表達自己的喜悅,但唐滄在它腦袋上一拍。就老實了。

    我再次側目。

    雲團越升越高,便見著延生禪院越來越小,那住持本來已經要進到房間,但此時看到我們的身影,竟然停了下來,雙手合十為我們行了個佛禮。或許,他是對著唐滄,或者那在行禮?

    "大人!"

    此時。地面上六個手下飄了上來,躬身對唐滄行禮,唐滄點點頭讓它們站到雲團之後。我就見著這幾個鬼恭恭敬敬的站在旁邊,一句話也不說。

    這些鬼為什麼要叫他大人?我百思不得其解,雲團不會解答我的疑問,只是默默朝著雙桂山方向飛去。豐都鬼城有三個景點,左邊是雙桂山鬼國神宮,右邊是名山鬼殿,還有中間就是玉皇像。之前夢游鬼殿,便是在名山,今次卻是另外的方向。

    飛行的速度很快,不一會兒,便到了一處景點。這是個類似一進府院的廟宇,上書三字。

    城隍廟。

    看著那廟宇前栩栩如生的黑白無常像,想到那些鬼都叫唐滄大人,這六個保鏢變成的鬼也叫他大人。他還有著一手神奇的將已經被吃掉的鬼復原的神器手法,然後還與衍生禪院的住持這麼熟悉,更是知曉許多秘辛,這下子一切都明白了。

    進了廟門,眾人在大廳前停下,那又化為哈巴狗,跟著唐滄進了院子大門。

    在大門之中,有著城隍的塑像,只不過當唐滄進來的時候,那塑像竟然嘩啦一下倒塌。于是唐滄就坐了上去,手中一翻,出現一枚巴掌大的鬼印。面前桌案上風一吹,自動出現文房四寶。

    這小子,竟然是城隍?扔司共才。

    "參見城隍爺!"

    六司鬼卒跪在地上,向他行跪拜禮。

    城隍,是一個神位。傳聞地獄管理人間鬼魂,原本是混亂無度的,當有一名有名的官員被升為閻王之後,便開始改革人間鬼魂的治理,在各級縣城之中都設立專門的守護神,來主管生人亡靈、獎善罰惡、生死禍福和增進壽命等等,等于是小閻王,可以判一地生死。

    而管理一縣城的鬼魂者便是城隍,城隍擁有守護之責,就好像朝廷之中那種縣官似得。

    但是豐都鬼城處地尷尬,自古以來就很少有城隍來治理,沒想到唐滄竟然成了。

    "起來吧!"

    唐滄身上出現法袍,那是類似縣官老爺的衣袍。

    我感覺從他身上散發出來的那種不怒自威的神態,更加自如了,就好像天生帶著某種威嚴。也對,城隍雖然並不是陸地神仙,但好歹是有著神位的,那威嚴自然是不可冒犯的。

    六司鬼卒分站兩邊,肅穆無比,反而將那種鬼氣森森的感覺沖淡了。

    那異獸踱步到唐滄身邊躺下,好像真的變成了一條狗。

    "唐滄,你還是唐滄嗎?是不是應該給我認真的解釋解釋了。"

    我皺了皺眉頭,拱手道。

    唐滄卻笑了,只听他道︰"來人,去將鬼將軍座下軍師,鬼算先生請來。"

    "是!"

    便見到一名鬼卒出列,拱手答了個是,便卷起一陣陰風飄出去,自去請那鬼算了。

    然後唐滄看著我,開口了。

    "你是否有很多疑問要問。"

    唐滄說。

    "是!"

    我說。

    "那你記不記得,前一晚,你夢中游歷鬼殿,被陰天子迎入殿中?"

    我听他這麼說,頓時心中一跳。這件事明明自己沒有給任何人說過,他又是怎麼知曉的。難道他在現場嗎,又或者是,這件事就是他在搗鬼。

    我微微點頭,並沒有回話。

    "人在某些時候,可以夢游地府。就像你這種情況一樣,只不過生魂夢游地府,就會被徹底帶走變成鬼魂,而原本就是鬼魂的話,那就不一樣了。當年我在槐樹下被鎮壓,曾經夢游地府,拜了陰天子為師,所以師傅昨夜想要跟你談一些事情,但不想你竟然無法听清。"

    唐滄說道︰"不過我在平時的時候還是唐滄的意識,所以還是需要借助你將人格補充完整。"

    原來是這樣,這事情當真是峰回路轉,陰天子的徒弟做城隍,這就是傳說中的關系戶啊!不過請我做一件事情,又是請我做一件事情。那鬼算也是這麼說,他們不會說的是同一件事吧。

    不過只要這些鬼家伙對我沒有歹毒之意就好,這樣我也稍稍放心了一些。

    原來唐滄每次做夢都可以到達地府,然後安排一些事情,這也才有了後來能互相配合的戲碼。

    "找我有什麼事情。"

    我就問道,既然你們這麼有默契,那麼唐滄應該也知道真相吧。

    唐滄說︰"你去過鬼域對吧。"

    "是的。"

    當時在鬼域之中的事情,我恐怕永遠也忘不了。

    "那麼你覺得鬼域,是個怎樣的世界。"

    唐滄沒有回答我的問題,反而又拋出個問題給我。

    我想了想,鬼域之中的問題?

    傳說之中,有大鬼域和小鬼域,似乎都能從人間直通。但是只能是靈魂進去,但是活人利用引魂鼎進去的話,會有活人的氣息在,那就十分危險,我可沒忘記那時候在小鬼域的遭遇。

    "小鬼域,以前我以為是地獄的。但是後來我發現,小鬼域其實並不是地獄,而是獨立于人世間之外的一處奇異空間。似乎將世間所有的魂都收納進去,但奇怪的是,如果鬼魂去了那個地方,那麼地獄又去哪里了。"

    我說道。

    這的確是一個問題,一直困擾著我。地獄是地獄,鬼域是鬼域,人間是人間。這其中的關系又是怎麼樣的?

    "你說的對,也不對。"

    唐滄點了點頭,又搖搖頭。他將鬼印放在面前的桌案上,然後拿起毛筆,在紙上以三角形的模樣畫了三個圓圈,然後以線相連。上邊那個圓圈中,寫了個人字,左邊那個寫了個鬼字,右邊那個寫了個冥字。

    然後他在線上話了三個箭頭,人指向鬼,然後指向冥,冥又指向人。

    同時他想了想,又在人與冥之間畫了個相反的箭頭,冥與鬼之間的箭頭打了個叉,同時地指向人的箭頭也打了個叉。

    "這就是我們處在的世界,還有地獄世界,與鬼域之間的聯系。"

    然後唐滄接下來的話,讓我面色難看之際。

    "如果你想在鬼域長時間待的話,只有死!"

    死?

    ps:

    第四更,今天的更新搞定了,求一下鑽石~這個月咱們的鑽石有些淒慘啊~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