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活人禁地 > 第二十四章人格

第二十四章人格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的確,心魔是心中的魔頭,只要意念還在,他就可以從我的意識之中重生。因為一個人不可能永遠保持自己的心思純淨,有某個時候一定會有某些意念。或是貪念。或是怒。等等等等,只要是人,就會有這樣的念頭發生。除非真正的斬完三尸,又或者將七情六欲都斬殺。

    心魔因我的畫地為牢,其實被我深深的關在心靈的深處,期間只出來過一次。

    那次要不是神農鼎,恐怕我已經被心魔給侵蝕了。

    此時,不知為何九世的善念都出現,或許這只是模擬出來的善念而已。我已經想起來一切,剛才那個最後看到的板磚,散發著三種顏色,那是三生石的光芒。

    也就是說他們都是由三生石模擬出來的,把我九世都模擬出來了。

    而我的善念,也可以說是我的心魔,因為我現在急著斬善念。所以自然而然的就會時時刻刻都想著。

    執著太久,便是心魔。

    我此時若是斬掉了心魔,那麼就是斬了善念。

    其實斬善惡並沒有一個具體的模式,月經哥以作惡斬善念,李師叔揮手間斬善念,他們都有自己的方法。而我,善念變成了心魔,也是應該有自己的方法。

    心魔最後一次出現,可是能將白琉璃徹底壓制的存在啊!

    "你不會再出現了,心魔!"

    我深吸了一口氣,緩緩伸出一只手。

    心魔似乎被我的手嚇了一跳,正要往後躲閃。卻看見我的手只是伸出來,停在他面前。他便愣了愣,然後猙獰的看著我。

    "你想干什麼?"

    心魔說話陰森森的,他的面色陰晴不定。

    我撇了撇嘴︰"握手言和啊,還能干什麼。你本來就是我,是我的一部分,干嘛要分彼此。我們這就握手言和,化干戈為玉帛。這樣豈不是很好嗎!"

    我笑了笑,露出潔白的牙齒,渾身上下沒有一點點防備,任何的力量都沒有施加在身,但這個樣子卻讓心魔更加疑惑。

    他上下打量了我,似乎在分辨著我說這話的真假。

    "握手言和,這不可能!我雖然是你,但你卻不是我,我所受到的痛苦,你根本就一無所知,怎麼言和。我這些日子里所受的痛苦,便是你跪下來,也無法消除。除非你也受盡種種災難的折磨,然後再說要不要言和的事情!"

    心魔在三生石的影響下,其實平和了很多,並不像之前那麼暴戾。只是他此時依舊有著意識,並不像其他善念那樣只是純粹的善念而已。

    那高大的張道陵善念,其實也是因為我腦海中有一段他的記憶,所以才比較真實罷了。

    此時心魔面色更加難看,對我說道。

    "你忘了麼,我有修羅眼。你要是覺得自己受到了巨大的傷害,那就讓我來看看這些傷害,然後一起與你承擔吧。"

    我指了指自己的眼楮,說道,心魔這下子就平靜下來。

    "你是認真的。"他似乎明白了我的意思,問道。

    "是,從來沒有一刻,這麼的認真。"我點點頭,說道。

    心魔沉默了,然後走到我的面前,緩緩伸出自己的手來,然後看著我的眼楮,握了上去。

    轟隆!

    我就感覺到天地之間猛然震動,我眼中散發出強烈的火熱來,滾燙好像要將整個人都燒著了似得。然後我的眼楮里無數魔鬼般的畫面在扭動,最後再次停留的時候,我發現我已經到了一個更黑的地方。

    這是種很奇怪的即視感,我似乎在某人的眼楮里,看到他所看到和听到的一切,但卻無法動彈。

    我知道,這是心魔的記憶,我現在已經透過他的意識在看他的記憶。

    "我要力量,我需要力量。"

    整個漆黑的空間種之中充滿了我自己的聲音,那個時候我還很弱小,無比的渴望得到力量。整個空間之中的渴望,貪念,等等意念好似魔音般。然後就是在這種情況下,心魔醒來。

    他眨了眨眼楮,似乎在疑惑,然後一口氣將這些意念都吞吃下去,伸手就想把這個空間給撕破。

    嘩啦。

    但是這個時候,天地之間生出來一道鎖鏈,將他給鎖住。

    我感覺的到這個鎖鏈上的意識,是排斥,是厭惡。

    我明白過來。

    其實心魔的誕生,可以說真的是一個意外。

    在心理學上都有講到,要是一個人長期處于某種情況之下,他心里就會產生一種要擺脫這種困境的心理。這種思想會讓他在心中自動的模擬出一個想要成為的自己,然後產生一段人格,也就是人們常說的人格分裂。

    而我的靈魂本來十分強大,那時候猶豫肉體的弱小,所用的靈魂之力連十分之一都沒有。

    當我腦海中出現想要力量的強烈想法之後,某一天,強大的那部分靈魂力量與我的靈魂力量產生剝離,心魔這個人格就誕生了。

    他和所有分裂的人格一樣,都想要出去幫助我。但是我卻意識到了有他的存在,產生了排斥。

    這下子,這種排斥就好像是鎖鏈般將他鎖住。

    "王盼,你不是想要力量嗎,只要你放我出去,什麼都擋不住我們。"

    我的嘴巴不由自主的開始說話,我知道這是心魔在說話。他是在誘惑我,在這個漆黑的空間之中感覺到我遇到的危險,然後來誘惑我。

    我忽然感覺到他十分可憐,就像幾乎所有的人格分裂那樣,兩段人格開始互相爭奪。

    我遇到一次次的險境,一次次的被他誘惑。甚至還被他騙去了情緒,也就是七魄之一。那時候他才得到了更大的自由,能在這個漆黑的空間中自由的移動。

    而我越是排斥他,他身上的鎖鏈就越多,但是隨著我的越來越強大,他也越來越強大,幾乎是十倍于我。但後來我遇到陳摶,他將心魔騙去的情緒給拿回去,又學到了畫地為牢的方法,心魔卻反而被壓制的更加凶狠。

    他就在一個圈里,根本就走不出來。

    也就是這時候,在腦海中的世界里,經常會出現十殿閻羅祭的虛影。不單單只是幾殿,是十殿閻羅都出現了,然後對心魔進行拷問,折磨。

    很奇怪的,我每一次用十殿閻羅祭,他都會同樣受到折磨。

    就是在這種情況,我清楚的感覺到那些折磨施加在他身上所受到的痛苦,就好像來到了十八層地獄似得,全身上下沒有一處是好的。

    但是他還是堅持著,每一次受到了傷害就會對我產生怨恨,和取而代之的想法。

    我越來越強,他卻更加強大到不可思議,當我借助神農鼎達到九轉血丹時,他得到的好處更大,他竟然強大到了陸地神仙的地步!討聖介扛。

    可他還是受到的我束縛,直到那一次白琉璃對我施加侮辱,才讓他得到了片刻的可乘之機。

    他佔據了我的肉身,然後再次慘虐了白琉璃,在那一刻他甚至想大聲高呼自由了。

    但是自由的空氣沒有持續多久,他就再次被神農鼎給鎮壓。

    我的心狠狠的震動了一下。

    這!

    就像是人們不斷的努力想要得到一件東西,但剛剛得到手就再次失去。這種得而復失的心情,一次還沒什麼,但多來幾次,就會讓人崩潰。

    心魔一開始只是想要幫我,但到了後來演變成這樣,我也沒有想到。

    可以說,心魔到現在這種地步,都是我造成的。

    "我在折磨之中都漸漸感到厭惡,身為更情緒化的你,不知道是怎麼過來的。原來如此,這就是你所受的苦。那好吧,既然如此,讓我來結束一切吧。"

    我睜開了眼楮,右手把心魔一扯。

    他也回過神,滿臉驚愕的看著我。

    ps:

    第四更,今天的更新結束了,因為要去北京,這兩天更新可能會有些不穩定。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