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活人禁地 > 第二十六章無間風災

第二十六章無間風災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仿佛天地之初開,萬物之始發。我的靈魂之中猶如炸響,渾身力量集中到了一起,血丹之中響起 嚓一聲,頓時貫穿原本的十道裂痕。血丹掙扎著似乎要合攏起來。但是在顫抖了許久之後。終于是抵擋不住這一劍的力量, 嚓一聲從中離開。

    嗡嗡嗡。

    我的意識回到身體,但依舊不能動彈,只能感覺到血丹之中傳出來奇異力量。隨即滿屋子不知道哪里來的異香,似乎是蓮花,似乎是蘭花,又似乎是茉莉的香味。

    不僅如此,我所在的位置,一股金泉汩汩的冒出來,將我整個人都淹沒進去。

    "滿室生香,地涌金泉!"

    鬼算尖叫了一聲,然後迫不及待的的將這滿屋的香味吸收進去,他的整個身體都開始慢慢凝實,然後他的雙腳竟然從截斷出生長了出來。

    那也是站了起來,哈嗤哈嗤的喘著氣。似乎對這香味極為享受,高興的滿地打滾。

    這異香本是要散發出去,但唐滄卻是揮手將之鎮壓住。

    在道家之中,渾身有異香之修為,已經是道家真人,已經近乎神仙。而在佛教之中,這種異象被稱為菩薩相。異獸最是喜歡這種香味,所以都喜歡在菩薩身邊修煉,成為佛教的護法聖獸。

    我的耳朵听著外面的動靜,體內卻再次發生了變化。【愛書屋】

    被斬開的血丹化為兩半,落了下去,但是我卻沒有半點的不是。反而謹慎抖擻。然後金泉從我的體外被吸收進來,融入了血丹之中,頓時成為一片土地似得。在這土地之中,金泉慢慢聚集,緩緩形成了一個池子。

    金池聚,那泥土之中似乎有什麼在生長,隨即池面上生長出一片巨大的蓮葉,蓮葉之中有一根睫。隨即在睫尖上。一朵金色的蓮花花苞慢慢長出來,大約有半尺大小。

    花苞搖曳著,隨即緩緩綻開,便見其中金光閃閃,當蓮花綻開半數的時候,內中終于呈現出來。

    只見蓮花心上有個身高一寸,渾身通紅的嬰兒盤著雙腿坐著,一手指天一手指地,雙目緊閉,眉心間一點紅痕。

    嘩啦!

    蓮葉枯萎,池水枯竭,其異象完全消散。而那蓮花台和嬰兒卻留了下來,緩緩漂浮在我的丹田之中。隨即那嬰兒的小身軀一震,似乎心髒在跳動。

    心動!

    我頓時感覺到心髒一跳,仿佛和這個嬰兒產生感應。隨即心跳又跳動了一下,我的感應更強,背後的血刃也在顫抖。然後嬰兒的心髒如此跳動一共九下,這才停了下來,然後,他的眼皮一顫。

    睜開了!

    我就受到一種奇異的感覺,好像是在外面看著嬰兒,又好像在里面感應著外面。

    我站了起來,睜開雙眼。

    斬善念,元嬰期。

    卻見鬼算和唐滄在旁邊看著我,似乎有些驚訝。

    "你竟然真的活過來了,我還以為你會就這麼死掉。"

    鬼算說道,然後就要上來。這個時候,那似乎感覺到了什麼,緩緩後退。我將雙魚玉佩取出來,扔給了鬼算,它有些不解的看著我,卻發現我臉色通紅。

    "快走,我已經壓不住了!"

    我艱難的擠出來一句話,那鬼算一愣,頓時反應過來。元嬰期,可是會受到天劫的啊,它們是鬼物,尤其懼怕天劫。

    鬼算連忙飄飛出去,那六司鬼卒,唐滄與,也是紛紛逃出去,飄在城隍廟的上方。

    "走!有多遠走多遠!"

    我再次吼道。

    眾鬼面色一變,那唐滄與鬼算不疑有他,連忙扯出數里,然後看著城隍廟。靜悄悄的夜色中,仿佛一切都沒有生命了,突然之間,一道風吹來。這風不知從何而來,似乎來自地底,這風不知何去,仿佛進入地獄。

    但身為鬼物的眾鬼,原本連陰氣都不怕,卻也感覺到寒冷。討向上技。

    "地,地風!風災!"

    鬼算大吃一驚,這哪里是天劫,這是比天劫還要高一個層次的風災啊。這地風可是地獄里傳說中的無間地獄中的惡風,只要一點點就能將人或者魂魄直接吹成渣。

    這乃是天地間一等一的災難啊,但不是只有斬自我才會被風災纏身嗎?

    我此時在城隍廟中,渾身顫抖,元嬰的氣息終于壓制不住,轟然散發開來。血刃嗡嗡作響,嗖的一聲化為游龍,在我身體的周圍游動起來,就好像是我的意識在控制。

    飛劍!

    我感覺到意念已經融入了血刃之中,那種血濃于水的感覺也十分奇妙。我這才明白為什麼高冷哥要讓我用血來喂養血刃,為的就是有一天我在元嬰期就直接能控制它成為我的飛劍。

    可也就是這個時候,一股風從右邊吹來,我附著在那劍上的意識如遭雷擊,被撞擊成了粉碎。

    然後血刃掉落在地上,仿佛死劍一般。

    我悶哼一聲,連忙收緊了意識,隨即就感覺到一股風吹進了我的身體。皮膚好像接觸到全世界最柔的絲綢,這絲綢化為細弱的風,竟然從我的毛孔里吹了進去。

    是的,風吹到了我的肉體中!

    嘶!

    我就打了個冷顫,渾身密密麻麻的起了一層雞皮疙瘩,然後滲出了汗水。我趕緊用手一摸,但隨即就看到手上,這哪里是汗水,我摸到的明明就是一層血水,這個時候我的每一個毛孔都開始往外滲透出血液來。

    風災!

    我也就想到了這個詞語,頓時冷汗直冒。

    不是冷汗,是血液。

    地風不斷從毛孔吹進我的身體,同時使得我體內的血液,慢慢滲透出來,然後又接觸到地風,竟然化為一絲絲黑渣飄散在空氣里。而這個時候我的身體就慢慢枯萎下去,我感覺到口干舌燥,渾身的水分都開始流失了。

    元嬰期的造血功能是十分強大的,但是這個時候根本就根不上流失的速度,不斷的流失著。

    因為身體水分的流失,我感覺到心髒在不斷衰弱,然後身體溫度在不斷流失著。隨即,毛孔之中出現一絲絲血紅的細條。

    那是我的肌肉,此時血液已經幾乎完全干涸,血肉就開始被吹出來了。

    血,肉,骨,魂。

    這就是風災毀滅人的順序,當血液流干,肉體就會慢慢被削弱。然後是骨頭,骨頭會被完全碾壓成為粉末,最後是魂魄。當魂魄也煙消雲散之後,整個人在世界上的生存痕跡,也就隨之化為空氣消散。

    我靈魂意識緊緊的收縮起來,然後落入到了元嬰的的腦海之中。我只能緊緊守住元嬰,不讓地風侵蝕。

    血肉不斷被磨滅,從衣服的縫隙中化為黑渣而漏出來。地面上已經堆積了厚厚一層黑渣,這都是我的血和肉形成的。

    我已經感覺不到肉體的痛苦了,此時我已經沒有肉身,只剩下一個骨頭架子。

    我的骨頭現在已經有些泛白,甚至是有些透明。這就是我的生命層次已經開始改變的證明,但是這卻抵擋不住風災的肆虐。

    在丹田部位,我的元嬰盤坐在金蓮上,終于顯現出來。

    骨頭架子好像分解似得慢慢從右手小指頭開始潰散,同時間,我的元嬰也再次感受到強烈的痛苦,整個原因都在無聲的尖叫。

    那種痛苦無法用語言表達,只感覺到漫天黑風吹在元嬰上,每一寸都好像有一千把刀子在切割!

    根本沒有辦法抵擋這種痛苦。

    元嬰剛剛形成,就要被磨滅,我斬了善惡,最終還是要敗在天地之上麼!

    我無奈的苦笑著,風災席卷,最終將金蓮吹滅,元嬰虛弱無比,最後左手骨架也緩緩的崩潰。

    罷了!

    我無聲的嘆了口氣。

    ps:

    第二更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