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活人禁地 > 第二十七章破而後立

第二十七章破而後立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就在我感覺到元嬰消散的只剩下一點點,意識就要泯滅的時候,我的左手骨也完全化為了廢渣。但是,在我左手中,一直因為受損而沉寂著的。化為符文的神農鼎。忽然自虛空中浮現。然後嗡的一聲化為巨鼎,將我元嬰中的意識吸了進去。

    神農鼎開啟了護主功能!

    呼!

    風災也卷了進來,但是卻不能再傷害我的靈魂。隨即,神農鼎之中那個神秘的點,將我靈魂包裹住,我靈魂竟然開始感覺到癢。

    然後神農鼎中一股藥氣生出,那原本消散的元嬰,竟然緩緩的生長出來。

    藥氣不斷的進入我的靈魂,然後化為力量變成了元嬰。在同一時間,我的骨架也緩緩的復原,片刻時間整副骨架就完好如初。

    風災吹來,也不能將我這骨架給吹散,只能將其中一些渣滓給吹出來,骨架就變得越來越剔透。

    隨即,骨架上慢慢生長出一根根的神經系統。將骨架包裹住,然後我的骨髓開始造血,血管也就出來了,隨著血管的生成,心肝脾肺腎也長了出來,我渾身都感覺癢的不行。

    在生成的過程中,肉體中的渣滓不斷被吹走,我的肉體變得越來越剔透。

    冰肌玉骨!

    我想到了一個詞語,傳說中斬了自我之後,風災會侵襲肉體,挨不過去人就會灰飛煙滅,挨過了之後身體就會變得澄淨。就會變成這種冰肌玉骨。

    傳說中的神農天生冰肌玉骨,肉體是透明的,看得見內髒,能看到食物吃下去是什麼樣的反應。

    所以也在有了神農嘗百草的故事,難道現在我也成為了這種體質嗎?

    在神農鼎的幫助下,我再次恢復了人身,風災只能將我身體的渣滓給吹走,根本就無法對我帶來傷害了。又過了一炷香時間,風災終于過去。雖然達到陸地神仙的靈魂力量已經被風災磨滅的只剩下斬善念層次,但依舊超過了我本身的修為。

    這時候我感覺渾身都充滿了力量,再遇到中品鬼仙巔峰鬼算的話,絕不會莫名其妙的挨一板磚。

    破而後立,天下無敵。

    我的腦袋里就想到了這個詞語,此時我對上斬善念的修士,絕對可以越級戰斗。

    元嬰也有著九個層次,每一級元嬰就會生長一寸。此時我不過是一寸元嬰,但我感覺力量很強,對上三寸元嬰都能戰個平手,如果加上我的其他手段,斬殺四寸元嬰都沒有問題。

    如果讓我再對上完整的洛陽。不用三劍同樣可以一招秒殺他。

    嗖!

    神農鼎一晃,頓時化為符文鑽進了我的左手,隨即我就感覺到渾身涼颼颼的。

    剛才那黑風只是對于我的肉體產生了傷害,對于沒有生命的個體,卻什麼都不會發生。所以我的衣服在骨架潰散的時候就掉到了地上,在唐滄他們回來之前,我連忙將衣服套上,把血刃撿了起來。

    這個時候我的身體,一股溫熱過後,溫度恢復了正常,然後皮膚也變得正常了。

    天地之間靈氣滾滾涌入身體,補充著我的真氣。

    然後就看到唐滄和鬼算嗖的一聲溜了進來,看到我完好無損的站在那里,都有些錯愕。

    "王盼,你,你......"

    此時我看起來比之前要削瘦許多,整個人也高了半寸的樣子,皮膚也白皙許多。鬼算見到我,大吃一驚,然後就感覺到我身上暴漲的壓力。

    我的身體經過了重造,生命氣息極其濃郁,竟然隱隱對鬼算造成了壓迫感。

    "突破了就好,這個計劃中最重要的一環就是用元嬰代替魂殼,然後包裹靈魂進去鬼域,這樣子才能更大程度上的偽裝自己,當年鬼算要是進去鬼域之前就是元嬰期,也不會那麼容易被識破了。"

    唐滄說道,語氣中頗為感嘆。

    但是那個時期原本靈氣就稀薄,就連頂上三花也極為稀少,元嬰期,哪有那麼容易啊。

    "好吧接下來的幾天,我就鞏固自己的修為,然後準備去鬼域!"

    我瞪了鬼算一眼,但也沒有在意什麼。這家伙只是有著惡趣味而已,雖然它們耍了我,但最終還是在幫我。

    但是我這句話說出來的時候,這兩人卻好笑的看著我。

    "怎麼了?"

    我以為哪里不對,但拍了拍身上卻沒發現。討向帥技。

    "你確定要鞏固幾天修為?"

    鬼算將玉佩還給我,然後愣著問道。

    我愣了愣,此時我身體雖然完全復原,但是真氣卻還沒有復原,是要鞏固一下修為。甚至還有十殿閻羅祭咒文,以及七殺變要修煉,不然到時候對敵起來,不能掌握我的力量,那就可笑了。

    "王盼,你斬善念的時間已經過去二十多天,今天就是月圓之夜,還有兩個小時,就是午夜十二點。那時候就是開啟鬼門關的最佳時間,你要是不抓緊時間的話,就什麼都來不及了。"

    這個時候,高冷哥忽然說道。他的語氣之中有些唏噓,不久前我還是一個什麼都不懂的菜鳥,只能在他的羽翼之下成長。即便是現在,我的閱歷都還顯得極為不足。但是我的修為,卻已經達到了斬善念的層次,已經快要接近他了。

    听到高冷哥的話,我驚訝了。原來我在融合心魔之前,就過去了十多天。然後融合心魔反而用的時間並不長,到後來開闢出血丹的時間,加起來,到現在竟然剛剛好到達月圓之夜。

    我立刻來到了城隍廟內院門口,抬頭一看,月亮果然已經快要到天空的正中間。

    等到十二點的時候,天地間陰氣最重,藏鋒就要打開兩界之間的大門了!

    "那帶我去見鬼將軍,開始這次計劃吧。"

    我立刻說道,既然條件已經達到了那麼現在就開始啊,還在等什麼。唐滄和鬼算卻是不緊不慢的笑了,然後唐滄說道,跟我來吧。

    隨即我便跟著他們出了城隍廟門,到達外面的時候,我就感覺到天地之間的月精華更為濃郁了,天地之間的陰氣也是更濃郁了,而我感覺靈氣也是更濃郁了。

    陳摶斬天的影響竟然還在持續,並且看這個趨勢還要繼續。

    此時我看著高高的天空之中,那漆黑的夜空之中萬里無雲,卻似乎隱藏著天大的血腥似的。

    我突破血丹的時候,就有天之眼來對我進行雷罰,我就不相信天之眼不知道我現在已然經歷風災,或許風災就是它安排的才對。

    想到這里,我隱隱約約覺得天空之中有一股監視的感覺,轉瞬即逝。

    往西而去,我見到一座城池,高有數十丈。等走了不久,便見一四柱牌坊,中間寫著陰司街,左右各有苦笑鬼臉在其中。街道長有數百米,這里空無一人,也沒有半個鬼影子。再走了不久,便是街道的盡頭,此地有十八尊地獄鬼差雕像。或拿勾魂鎖鏈,或持哭喪棒等等,猙獰可怖。

    再往前去,就看到一道長長的階梯。而階梯的中間,雕刻著一尊鬼帝。這是獨一無二有著供奉的鬼帝,只在這鬼國神宮之前才有。

    唐滄走到鬼帝面前,對著它鞠了一躬,然後才帶著我滿繼續往上。

    再上去便是鬼國神宮的城牆,高有十幾丈,在城牆的正中,雕刻著一張巨大的鬼臉。鬼臉伸出舌頭,嘴巴張開,似乎在哭,又似乎在陰笑,顯得陰森可怖。

    上書鬼國神宮四字。

    我站在門口,感覺到深深的威脅,那鬼臉的眼珠子轉動著,似乎只要我一過去,整個城池就要活過來,然後把我咬死。

    "走吧,將軍就在神宮之中。"

    唐滄說道,然後徑直走了過去。鬼算也是走了過去,但是我沒有動。

    "這是什麼意思?"

    我說。

    ps:

    第三更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