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活人禁地 > 第三十章斬

第三十章斬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沒有一點防備,我就被刺中,靈魂之中好似被巨獸咬中,我的意識就消失了。而也就是在這將消失,又未消失的時刻。我的靈魂之中忽然間亮起一道光芒來。這光芒好似虛無中來,在黑暗之中遠遠的凝聚成一點。那麼純粹,那麼單調。

    我不由自主的就想要靠近這一點。然後向它飛去,但始終只是越來越近。

    飛的精疲力盡,此時我的心中有一個聲音在喊著,但是我听不到喊話的內容,似乎只是呢喃。

    此時此刻,在我的心中只有靠近那光源的念頭。于是我沒有停下來。越是靠近那個光源,喊話的聲音就越大,但一直如同被蒙在被子里似得,听不清楚。

    聲音巨大如雷,使我不得不注意,然後我才停了下來,仔細听這聲音。

    王......破......出......

    我勉強听清楚了幾個字,但卻無法將這些信息聯系起來。也不明白有什麼意義。但是這聲音越來越清晰的同時也給我帶來一絲追憶,和憤怒。

    為什麼,為什麼你要?

    但想起這個的同時,我也就迷茫了。要什麼?我是不是忘了什麼?我思維開始不斷思考,但總是欠缺了那麼一點靈光。

    想起來,想起來!

    我不斷想著,似乎靈魂都要爆炸了。

    快想起來!

    斬!討廳雜劃。

    就在我催促自己的時候,腦海中忽然出現一個聲音,那是我自己的聲音,冷漠而冷靜。而我在霎那之間也冷靜下來,全然不顧那個要和我說話的聲音,然後定在那里。

    斬!斬!

    我開始呢喃出這個字,隨即,我的靈魂之中出現一柄劍,這劍將散未散,似乎是有虛無形成。我開始對這劍感覺到熟悉,好像它就是我生命中的一部分。然後,我對著這空間就是一斬。

    刷。

    空間破碎,我從黑暗之中跳了出來。

    "王盼,你再不破開空間出來,時間就更短了!咦?"

    一出來,我就听到大洋的聲音出現在我的耳畔,不對,是出現在我身邊。我感覺到我此時都不是用耳朵在听聲音的,隨即就看到大洋盯著我咦了一聲。

    隨即我想起來,在我失去意識之前,是大洋刺中了我的心髒。

    他是為什麼?

    我在詢問的時候,就不由自主的摸向自己的心髒,但此時我卻忽然發現,自己的手臂好像感覺不到心髒跳動了,但為什麼還能動。

    我低下頭看了一眼,頓時嚇了一跳,此時我竟然變成了一個嬰兒的身體?

    "你再往下看?"

    大洋嘿然直笑,然後說道,我轉頭望去。

    靠。

    我看見自己躺在一個石棺里,心髒的位置有一柄降魔杵,每當我身體發散出生的力量之時,降魔杵就把我的心髒給鎮壓住。從我軀體上透出濃濃的死氣來,渾身都是冰冷的,一股股寒氣在石棺之中蔓延著。

    而我,卻是在元嬰之中,元嬰好似隨時都要飄走似得。

    "這寒玉石棺可以保持肉體不腐,你現在可以算得上是死人一個了。"

    大洋陰惻惻的笑道。

    的確,我的肉體現在已經死了,就算是有生氣也被降魔杵吸收,而我現在等于是一個鬼魂,只是用元嬰在以另外一種方式活著。修成了元嬰,就能以肉體孕育一尊道胎元嬰,然後在肉體死後以元嬰的方式活著。

    在古代的時候,這種單純以元嬰的方式活著的修士,被稱為散修。

    但是單獨的元嬰是大補之物,所以在古代沒有多少人願意散修。

    此時我想開口說話,卻發現自己已經沒有了發聲器官,所以只有以一股神念透過去。

    "你問你現在是死是活?廢話當然是死了,不過有降魔杵封印住你,等你回來的時候,自然能將你復活。知道那些傳說中怎麼把僵尸封印住嗎,原理差不多。"

    大洋感覺到了我的神念,然後嗤笑一聲道。

    在傳說中,桃木是有著驅魔的能力的,僵尸的心髒跟人不同,只要以他桃木釘住僵尸的身體,僵尸就不能動彈了。甚至直接被桃木燒死,而在國外的傳說中也有類似的橋段。

    大洋則是以降魔杵刺中了我的心髒,將我的存在掩蓋住,這樣我身體就真的死了。

    不過修士的肉體十分強大,到時候靈魂和元嬰直接進去之後就能直接復活。

    我點了點頭。

    "哦對了,你的元嬰是受不了外部罡風的,你得用這個。"

    大洋在我身上翻翻找找,然後將那個槐樹精華找了出來。此時槐樹精華外面的焦皮已經脫落,然後露出里面一個人的形狀來,就好像是天然雕刻成的。不知為何我看到這個人形的時候,就覺得這個人形狀的物體它就應該是我的。

    然後我就想了起來,這東西在我經歷風災的時候,吸收了我的部分血液,然後只怕沾染了我的靈性了。這東西和高冷哥的玉佩一樣,能容納靈魂,甚至比高冷哥的玉佩層次還更高一些。

    然後我就覺得整個人被那槐樹精華給吸收進去,然後整個人再次出現,此時還是元嬰的樣子,只不過這次我能摸到我的肉體了。

    鬼魂借助這種物體,能夠現形,我借助這個物體,能模擬出肉體來,這東西簡直太厲害了。

    "大洋,這一刺,小爺我遲早要讓你還回來。"我咬牙切齒的說道。

    但此時我還是個小小嬰兒的狀態,他看見我這麼說,頓時被逗樂了。

    "哈啊,別說是一刺,三刺本大爺都奉陪啊小嬰兒。"

    大洋在我的臉上摸了一把,然後在我發怒之前將三洋東西丟了過來,"拿去吧,你連破兩級,然後將這些東西都震了出來,現在試試將它們收到體內。"

    大洋將一個小鼎,一把劍,和雙魚玉佩丟了過來。

    原來到達元嬰期,已經能將意念附著在其他的有靈性物體上。譬如一開始我以意念操縱血刃成為飛劍,就是這個原理。這也是為什麼必須要讓我斬善念才去鬼域的原因,只有將精神完全剝離出來,才不會被鬼域的鬼怪們察覺。

    現在我的元嬰出竅,這元嬰是存在于有和無之間的物體,也能當作是一種鬼魂的表現形式,所以也能用像是鬼魂那樣的方式附著在槐樹精華上面。

    以真死來偽裝,這才是最完美的偽裝。

    大洋說我連破兩級,就是我斬了善念,又突破了元嬰的出竅之異能。此時我的元嬰形體已經生長到一寸九,隨時隨地都可以突破到二寸元嬰。但是我再突破,就不知道會不會再有風災再度糾纏我身了。

    神農鼎,血刃,雙魚玉佩。

    我意念動了一下,這三樣東西就融入到我的身體中,那血刃縮小,化為脊柱,神農鼎融入到我的丹田中,變化成一道符文,而雙魚玉佩則直接貼在了我的槐樹精華上。

    頓時,我感覺到元嬰的那種飄忽感減弱了很多,似乎有種能腳踏實地的感覺。

    此時對它們的掌控,也像是掌控飛劍似得,十分容易。

    "醒了!那就出發吧,記住你只有七七四十九天時間。期限之內你必須想辦法回來陽間,不然的話你就之能死了。"此時鬼將軍忽然說道,他坐在大殿的最上方,身體似乎沒有一絲傷痕,但是那血紅的眼楮卻是已經暗淡許多,就好像十分疲憊。

    這才是鬼將軍的計劃,讓我以假死的方法去鬼域。

    十大鬼仙都不見了,我心道大約是去養傷去了,這一次對它們的傷害的確很大。

    "多謝!"

    我真心實意的說道。

    "去吧!"

    鬼將揮揮手。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