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活人禁地 > 第四十三章當浮一大白

第四十三章當浮一大白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李師叔在上一次月經哥召喚鬼門關的時候,將薄弱的空間斬碎,使得黃大仙能搶先一步進入鬼域,這的確是走了步好棋。不過我更好奇李師叔還有什麼是他辦不到的,難道他真的可以把天門斬開嗎?

    黃大仙說他看到了小幽和藏鋒。這讓我有些興奮,畢竟這樣說來。小幽暫時還比較安全。

    "現在鬼域是沒有白天和黑夜的,俱是一片黑暗,藏鋒為了計算準確的進入人間的時機,這才在城頭設立了了銅壺滴漏。而它們每逢初一,就要整個王城里巡游三天,說是要將苦難中的鬼族解救出來,所以上個初一,我就看到了它們。"

    這樣的巡游。又叫做鬼帝游街。在巡游途中解救鬼族麼,這絕對是藏鋒搞出來的把戲。

    藏鋒肯定是用這種方法篩選鬼魂中的異數,將它們掌握到自己手中,然後以小幽的威勢來增加自己的地位。

    然後黃大仙繼續講著,我心道果然如此。

    鬼帝游街之中。小幽穿著一件暗金色龍袍,坐在八只大力鬼王抬的巨攆上,由一百名中品鬼仙和八名獄主陪同下游行。不過此時迦摩去了人間,陪同游行的獄主就只有七名。

    黃大仙那時候已經混入了鬼差之中,就是在這樣的游行中看到了小幽。

    小幽身軀神奇的長大了,長大後的小幽變得更有魅力,仿佛看一眼就會丟了魂去。不過隨即皺起眉頭,黃大仙發現。在小幽眼神中充滿了空洞,冷寂。

    她似乎沒有注意到任何事情,只對旁邊紅色袍子的藏鋒感興趣,只對著他微笑。

    在內城外城,它們的儀仗隊只要走到哪里,哪里就是一片鬼聲鼎沸。小幽的身體里會不由自主的產生一些難以言喻的歌聲,就連在受苦受難中的那些鬼族,听到了小幽的這種聲音,也感覺疼痛都不在了。

    黃大仙也听過,他感覺到小幽就好像是靈魂中的一道光,點燃了心中的火焰。

    "至于藏鋒,我不敢正眼看他,因為只要是一絲的目光接觸都會被他所察覺到。我只能用余光偷偷的瞟他的背影,但什麼都看不到。他選擇鬼魂直接使它提升等級。簡直是神仙手段。"

    直接提升鬼魂的等級,听黃大仙說李師叔好像也可以,但李師叔只是暫時的提升,就不知道相比之下這個藏鋒如何了。藏鋒就是用這種方法來提升自己的威信,慢慢的也聚集了不少鬼族的信賴。

    小幽的處境有些難,但我知道藏鋒不會這麼快動手,他一定會等到萬無一失時才接連出招。

    還有十來天,就是它們再一次巡游。此時鬼門關也還未修整好,恐怕這次巡游的規模會有些大。

    我長長吐出一口氣,接下來,就是其他情報了。

    "大仙,你在內王城這麼久,有沒有听說過原十大城主的事情。"

    我將豐都鬼城和鬼將軍吩咐的事情向黃大仙說了一遍,當他听到我遇到了風災之時,竟然像是看怪物般看了我一眼。然後听聞我問到十大城主,與是便嚴肅起來。

    "現在的八大獄主,有五名都是原來的十城主。"

    原來在開始時,藏鋒征戰十城,將十大城主直接擒拿,然後逼迫它們投降。最開始的時候只有兩個鬼族投降,其余的都十分硬氣。藏鋒就建造八大地獄,親自炮制它們,直接就將其中兩個給折磨的魂飛魄散,然後又被藏鋒聚集殘魄,變成兩條地獄犬。

    剩下有三名鬼族也都投降了,只剩下另外兩名鬼仙和一名夜叉打死也不屈服,至今任被關押著。

    我眼前亮了。

    "這三名獄主,被關在哪里!"

    黃大仙之前也不是沒有想過聯合這三大城主,所以也有關注這三者的動向。

    後來漸漸的,他了解到其實這三名城主,依舊被關押在八大地獄之中,每一天每一秒鐘都飽受折磨。而藏鋒巡游,也在暗地里監查著這三名城主的情況。

    八大獄主中有三名獄主是後來提拔的,也屬于藏鋒的心腹,所以三城主就被關押在那里。

    這三者其中有一名,就是這個迦摩。那另外兩名獄主,一個是西南偏南的鐵樹地獄,以及東邊的拔舌地獄和寒冰地獄。

    也就是說,叫喚地獄之中關押著一名原城主,我如果要破局,這個地方就是關鍵了。

    局勢終于開始傾向我這邊,如果能得到這三名城主的幫助,那我的把握就更大了。

    它們都是上品鬼仙的巔峰,三者聯合起來未必比藏鋒差到哪里去。到時候由它們牽制住藏鋒,我再帶走小幽和鬼璽,這對于我的計劃來說,起碼提高三成成功率啊。

    "那事不宜遲,我們趕緊去與三大城主商談吧。"

    我連忙說道,但此時黃大仙忽然按著我,示意我稍安勿躁。八大獄主在巡游前七天都會到王宮去,也就是說我們還有六七天時間來說服叫喚地獄的城主。然後在七天之內,趁著那些獄主離開,同時說服另外兩個獄主。

    說完這些話之後,我們兩個似乎沒什麼好說的了,就這麼彼此看著,然後發出哈哈大笑。

    "王盼,你是不是忘記了一件事,提醒你一下,在龍虎山我對你說過的。"

    黃大仙說道。

    "不記得了。"

    我想了想,但確實是沒有響起黃大仙到底說過什麼話,于是直接搖頭。那時候逃命都還來不及了,哪有時間記憶黃大仙到底說了什麼。

    "哈哈哈,我就知道。"

    黃大仙哈哈大笑,然後從懷中拿出兩瓶燒酒,三個酒杯,說道︰"我可是記的清清楚楚的,我說你救出了金禪大人,我們一起喝酒啊。將金禪哥放出來吧,這里有我的封印,沒人能查探!這是醉魂香,靈魂也能感覺到的好酒啊。"

    我頓時一愣,想了起來,不由得眼角微酸,這分明是煞氣虛擬的身體,但我就是想哭。

    "我不喝酒。"

    我身體之中,雙魚玉佩一震,然後高冷哥就走了出來,只見一條小金魚兒在他身邊游來游去,開心的觸踫著他的臉蛋。那是安子魚,記憶只有三秒鐘的安子魚,它始終不離開高冷哥一尺範圍之內,高冷哥已經將她的魂魄溫養許久,能從玉佩之中出來一段時間。

    高冷哥還是那麼冷冽,不過我看得到他眼中有著笑意。

    但是黃大仙沒有理他,自顧自的將三個指頭大的小杯給滿上,然後我與他分別舉起杯,踫了一下。然後我就和黃大仙一起看著高冷哥,也不說話,就那麼靜靜的看著。系東他亡。

    高冷哥沉默了一下,這才伸出手去,拿起那個杯子。

    小金魚好奇的湊過去,高冷哥就將杯子舉起來,然後小金魚以為是讓它嘗,它就用嘴巴踫了踫。

    然後,小金魚就晃晃悠悠的暈倒在桌子上,魚鰓一張一合的醉了。

    高冷哥緊繃著的臉一下子綻開了笑容,片刻之後又收斂起來。

    "哈哈!干杯!"

    黃大仙哈哈大笑,笑的眼淚都出來了。與我們踫了杯,然後一飲而盡。酒入我體內,其實並沒有多大的醉意,但我卻覺得這一杯酒,比世上任何酒都要淳厚千百倍。

    我們誰也不說話,酒杯里的酒一飲而盡,黃大仙就要再倒。

    我一把奪過了酒瓶,一言不發的將酒杯滿上。

    "敬兩位!"

    說罷,我也不管不顧,仰頭將酒喝干。這兩人助我太多,當得一敬。

    酒杯不大,酒壺卻也是極小,三人悶頭喝著酒,各自喝了幾杯便已經見底,而且眼楮已經開始模糊起來。

    酒不醉人,人自醉。

    ps:

    第三更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