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活人禁地 > 第四十五章地獄囚籠

第四十五章地獄囚籠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時隔小半天,黃大仙又帶著一眾鬼仙回到叫喚地獄,在這里的鬼差並不意外,反而是略顯興奮的看著。他身材雖然比起那些炙燃鬼要矮小一些,但比起餓鬼還有鬼老板簡直是高了許多。擒拿它們就像是提著兩個獵物似得那般輕松。

    圍過來的鬼仙越來越多,似乎都很好奇鬼老板是不是能從黃大仙手中逃脫。

    黃大仙多次示意將東西偷偷給我。但我都沒有動,眼楮不斷在周圍巡視著,精神更是高度集中,在周圍的鬼仙之中探視著。

    那一股監視之意久久未散,縈繞在我心里,讓我十分在意。

    不同于說起天庭的那種無處不在的監視感覺,這股視線,隨時都在移動。元嬰期已經能對于自己的危險產生感應了。那種似乎心血來潮的感覺。

    這並不是幻覺。

    黃大仙也明白有所不對,然後故意放慢了腳步,不停的折磨著鬼老板,還有那餓鬼。但是一直到叫喚地獄,那視線還是沒有散去。而我始終都查不出源頭在哪里。

    來到叫喚地獄之後,圍觀的鬼仙變得很亢奮,嚷嚷著讓黃大仙快點開始。

    黃大仙這家伙知道我有異樣,自然不會這麼輕易的就開始,而是招呼了十來個炙燃鬼,將一尊大鑊周圍受刑的鬼怪們轉移到旁邊去。然後將這里圍起來,吆喝著周圍的鬼仙開起了盤口,然後賭這兩個家伙是堅持的住還是堅持不住。

    整個內王城中的下品鬼仙可以用不計其數來形容。但是中品鬼仙卻是只有數千,黃大仙腰間的那一塊木牌子,就是一種身份的象征。相當于這個地獄中的小隊長,有著指揮其他低等級炙燃鬼的權利。

    我問過黃大仙這東西哪里來的,他卻不願意告訴我。

    "來下注吧,看它們堅持的住不。"

    這時候他與我裝著互相不認識,來到我這里的時候依舊是要我下注什麼的,我隨即拿了一些陰丸給他。

    "我賭它們堅持不住!"

    在黃大仙收賭資的托盤中,有著許多奇怪的東西,有的是香食,有的是陰丸,有的是兵器等等。甚至還有一些鬼怪把自己的眼楮,胳膊這些卸下來做賭注。

    黃大仙看了我的陰丸,眼中先是露出一股貪婪。然後又透出不屑。

    "這是什麼玩意兒,讓我來看看你還有沒有什麼好東西。"

    他一把抓住我,然後在我身上摸索著。最終只摸出了幾顆陰丸,這才罵罵咧咧的作罷。

    這時候我臉色有些不自然,眼中透出了怒火,簡直將兩個人的絕色演到了極致。我不知道這騙不騙的了背後視線的主人,我也不知道它是什麼身份,只知道既然能逃脫我的鎖定,那必定是個極為難纏的家伙。

    而這個時候,黃大仙已經將四品香食在搜我身的時候交給我,神不知鬼不覺。

    我並沒有急著離開,而是看著這場鬧劇。

    那鬼老板和餓鬼被黃大仙一叉翻進了大鑊之中,然後就看著這兩個家伙皮開肉綻,呼天搶地的。

    而每當它們掙扎的時候,黃大仙就是一鋼叉,將它們的鬼氣給叉散了。沒過多久時間,這兩只鬼就已經奄奄一息,只剩下慘叫的命。

    黃大仙哈哈大笑,那周圍的鬼仙也哈哈大笑,似乎這是一種樂趣。

    但是我卻看著那兩只鬼的眼楮,那種怨恨的眼楮逐漸被大鑊給烤熟,但是怨氣卻殘繞住了我。

    怨恨?

    恨我嗎?

    但是又是誰在開始的時候為了要坑我的陰丸,而使用迷魂筆的,到底是誰先開始這一切的。你們可憐,如果我被你們得逞了,那麼到時候誰來可憐我呢。

    害人者,人衡害之。

    "嗯?沒了!"

    這個時候,一直在我身上的視線移開了,它應該知道我已經察覺到它,所以自動離開了。

    沒有理會喧鬧的鬼群,我在這之中默默的溜掉了,然後香食一道魅影似得在整個地獄之中穿行著。這些大鑊每一尊都有一丈多高,在鑊與鑊之間有著高台,底下是炙熱的火焰。炙燃鬼身材比較高大,所以能用鋼叉將內中的鬼怪給叉進去。雖然這里溫度很高,但這也方便了我藏身。

    我小心翼翼的在這之間移動,避開那些鬼差的視線,按照黃大仙之前傳來的信息,接近叫喚地獄的中心。

    這個地方關押這一只鬼,乃是鬼域原十城主之一。

    大約有半個時稱左右,我算不清楚具體的時間,我來到了一處黝黑的地下洞口之前。這洞口四四方方,有往下的階梯,里面炙熱如火爐,沒有一個炙燃鬼在把守。似乎隨時都可以從這個洞口噴出一道火舌出來,將接近的人卷進去。

    我打量了四周,確定沒有什麼東西之後,才緩緩走下去。

    這洞口十分悠長,每走一步就感覺到溫度熱了一分,我連忙調動體內的真火保護身體,不讓自己被這火焰給灼燒。兩股火焰交接,果然能互相抵消。

    吸。

    就在這個時候,我發現背後忽然出現一股冷風,然後朝著里面吹去,那些火焰也是朝里面一擺。同時間,在洞穴里面出現一聲呼嘯,似乎是風的聲音。但還沒等我細細的听,忽然迎面而來一股熱浪,將我鬼體差點就吹散了。

    呼。

    在洞穴之中,一個巨大的聲音傳來。

    就好像是有一頭巨獸在里面呼吸,然後這呼吸的氣流就變成了這般冷熱風。這一呼一吸之間,連我都差點摔了個跟頭,難怪這個地方很少有炙燃鬼靠近。

    到底關押的是什麼樣的人物,有這麼厲害麼。系協歲劃。

    越往下就越是灼熱,直到走了好幾里之後,我眼前一亮,來到了一個通紅的地下洞窟,然後我就險些被這景象給刺瞎雙眼。

    足有兩個籃球場大的洞穴之中,高十幾丈,而往下看去,大約四五丈之下,全部都是沸騰的岩漿。岩漿正中央豎起一個石鑄的高台,我的身前有一條直通那高台的道路。

    高台上,有個貼滿了鬼符,三丈長寬的大鐵籠子,四周牆壁上有四條鐵鏈伸入鐵籠之中。

    呼吸聲就是從這個籠子里傳出來的,一吸,火焰都往那里面鑽。一呼,頓時整個空間之中的火焰都好似被撲滅。我定楮瞧過去,卻見一個穿著青銅盔甲的大漢閉目盤坐,渾身被那四條鐵鏈捆住,那上面依舊貼滿了鬼符。

    這鬼符似乎是特制的,不怕火焰,但使得這個將軍動彈不得。

    而我看到這個將軍,頓時渾身一震。它的虯須散亂,似乎一個毛頭猴子,眉毛好似長劍似得直刺進雙鬢。而看這盔甲的制式有些眼熟,想了想才記起來,似乎在地宮之中看到過那十二金人的造型之中有這種盔甲。

    有是秦朝的盔甲,那麼這個鬼仙,就是秦朝的人了?

    它似乎在睡覺,我想了想,然後咳嗽了一聲提醒它有人來。

    嘩啦。

    這個人形動了一下,然後眼楮微微眯起,張開了嘴巴。我以為它要說,正打算開口,卻見得它忽然腦袋顫,打了個噴嚏。

    阿啾!

    頓時一股巨大的罡風迎面過來,我還沒來得及運起渾身力量,就被這股帶著火熱的罡風噴中。咚的一聲撞在身後的牆壁上,牆壁上燃燒的火焰直接攻入我的心髒,我連忙運行陰氣抵擋。

    "嗯?竟然還有鬼差來這里,可真是稀奇啊。"

    這個鬼仙睜開眼楮,掃了我一眼隨便說道,然後它忽然愣住,仔細打量著我,"咦?你......"

    它的眼神深邃,好像兩個漩渦似得。

    ps:

    第一更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