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活人禁地 > 第四十六章別無選擇

第四十六章別無選擇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這鬼仙見著我調息,便沒有說話,然後靜靜的看著我。我緩緩吐出一口帶著火熱溫度的濁氣,然後也看向這鬼仙。它被困住動彈不得,但單單之只是坐在那里。卻依舊像是一座山似得,給我的感覺就像鬼將軍。

    "你是誰!"

    它見我已經好轉。微微有些疑惑的問道。

    "你認識我?"

    我想了想,難道又是一個認識張道陵的鬼麼。這鬼已經凝成了實質,都能產生實質般的呼吸了,果然不愧是上品鬼仙的實力。

    "不認識,只是你的身上有故人的氣息,但在不久之前,卻又消失了。"

    它疑惑著說道。我心想故人?最先想到的,的確是張道陵。但是他又說前不久消失了。張道陵雖然還有一道印記留在我的體內,它沒理由看得到,而且就算看得到,那也還在我身體里,不算是消失啊。

    然後我就想起來。這家伙是秦時的盔甲,不會說道是封無神國中的皇陵吧。

    "我去過封無神國。"

    我說道。

    听到封無神國四個字,便見到到那鬼仙眼中露出一絲追憶,還有嘆息。我心道這個家伙果然跟封無神國有關系,應該是秦朝的人才對。

    不過我沒有再開口,等著他說話。

    "你既然去過,看來這一次的封無神國也結束了,你可有進到地宮。"

    那鬼仙說道。

    但是這個時候我抿了抿嘴唇。發現自己已經被它套住了話,完全被它牽制。于是我並沒有回答,而是看著它。

    "我並不是來與你敘舊,我是來找你合作的。"

    我將他在我心中留下的高大印象驅趕出去,然後將之放到了與我對等的位置,然後說道。

    那鬼仙笑了,開始笑的很低沉,就好像是遠處的戰馬在奔騰。然後它哈哈大笑,笑聲使整個空間都震動起來,在它身上的鬼符一張又一張的爆炸。然後將鐵鏈震的嘩啦嘩啦響,整個空間都在顫抖,許久之後它才看向了我。

    它看的很仔細,每一點都沒有放過。

    "你,憑什麼?"

    他不屑的問道。

    的確。在它眼中我就是一個最多中品的鬼仙,就連它的一個噴嚏都受不了,那麼我憑什麼去和它談條件,在我手中似乎根本就沒有足夠的籌碼。

    面對鬼仙的質問,我舉起了三個手指頭。

    "第一,我可以幫助你離開。第二,我可以告訴你封無神國的消息。"

    我說著收起了兩根手指,又道,"第三,我比你了解藏鋒!"

    其實我並不了解藏鋒,但是在我的冥冥之中又似乎能猜到他在想什麼。我知道這是張道陵與他爭斗多世之後形成的一種直覺。但與之打了這麼久交道,我的確可以這麼說一句。

    而放它離開,的確有些難度,但是這些漸字鬼符,高冷哥或者黃大仙一定有辦法的。

    "我也告訴你三件事,第一,這牢籠我隨手便可破得,它困不住我。第二,封無神國我出來之後自然能在你腦海中搜索到。第三,藏鋒雖然是陸地神仙,但是他也無法奈何我,你說我為何還要跟你合作?"

    這鬼仙似乎很多年沒與人說話了,一條條的反駁我,隨即鐵鏈嘩啦啦的響動。我被它這麼一說,節奏又被打亂,我沉默片刻,忽然想起一幕來,然後我緩緩開口。

    "雖然你說的很對,但是我絕對能在你擒拿我之前將自己的記憶消除,你什麼都得不到。如果我可以告訴你,始皇的下落,你會不會答應跟我交易。"

    我說道。

    在地宮之中,始皇的石棺之中是沒有尸首的,那麼他有可能是死了,也有可能是活著。這個時候我稜模兩可的說出這句話,到時候它想以此找我麻煩也找不到理由。

    然後那鬼仙听到這句話,果然有些激動。

    "始皇的下落?難道他還活著,不可能,不可能,他明明......"

    說著說著,那鬼仙發現我在那邊站著,"你在騙我!"

    我翻了個白眼,並沒有說話。

    這個時候無論是做什麼樣的開口,都不是最好的回答,反而不如不開口。然後我就見著這個鬼仙不斷的猜測著,然後眼楮里都激動得出現了血絲,許久之後它才抬起頭來,猙獰的看著我。系叨助弟。

    他身上的鬼符好像鞭炮似得炸響,但是又很快生長出來。

    "說,將你知道的都說出來!"

    它的表情凶神惡煞的,似乎恨不得將我整個都吞下。但偏偏被鬼符壓制,無法動彈。也就是這種凶惡的表情,讓我明白秦在它心中的地位,讓它把千年智慧都變成了一種憤怒的表情。這是多麼執著的意念,才讓它變成了這樣啊。

    我聳了聳肩,轉身就朝來時的通道走去,不出意料,十步之內它必會開口。

    "停下吧,將你想問的都說出來。"

    果然,不到七步,鬼仙便開口了,聲音中怒火升騰。我撇撇嘴,步子邁的更大了。

    "停下吧,再走就沒意思了,你想合作也得有點誠意吧。"

    鬼仙無奈說道。

    我這才停了下來,眉開眼笑的來到通道下方。

    "我叫做王盼,請問這位應該怎麼稱呼啊!"我拱拱手對它說道,這也宣告著我將話語權拿到手。

    它眯著眼楮,眸子里陰晴不定,底下的岩漿都在翻騰,它似乎忍不住怒火了。

    不過我還是笑眯眯的看著它,根本就不擔心會不會有危險。

    "你可以叫我,梟。"

    我呢喃了兩句,然後點了點頭。

    但是,梟?

    秦朝有哪個武將的名字是梟或者外號是梟嗎,我想了半天都沒有想到。

    "我知道你是十大城主之一,還有兩位城主被關押著。我想做的,是將藏鋒的統治推翻,將現任幽帝帶回人間。到時候鬼域仍然是你們的鬼域,你甚至還可以做鬼域之新帝王,這又何樂不為。"

    我說道,然後看著梟的表情。

    但讓我失望的是,它似乎沒有什麼表情的變化,只是眉頭皺了皺就舒展開來。

    "我可以幫你,但是其他兩位就說不定了。"梟似乎接受了現實,深吸一口氣道。其實說到這里,我便已經知道應該怎麼做。

    我連忙詢問另外兩位城主的信息,只得到了一個是鬼仙一族,一個是夜叉一族的消息。

    "很好,梟先生。還有不久,就是帝王巡游的準備,我會去說服另外兩位城主,而不管是成功還是失敗,我都將會達成梟先生的要求。"听完了我的計劃之後,梟的臉色陰沉,但並沒有多說什麼。

    事實上此時一股股熱力從它身上散發,被鎖鏈不斷攝取到,然後經過鎖鏈聚集到岩漿之中。從底下岩漿沸騰的程度,就知道它有多麼憤怒。

    這山的熱源,有一部分竟然是他的怒火。

    "記住你說的話,秦人最講信用,我幫你,但事後你必須有我要的消息。"

    梟說道。

    我點點頭,示意明白,然後說道︰"那麼,數日之後,我先去會會另外兩名城主。"

    "對了,你修佛嗎?"

    梟忽然想起了什麼,然後抬頭問道。

    "不修,怎麼了?"

    我很納悶,梟怎麼問出這句話來,修佛跟這件事有什麼關系嗎。

    "哦!那就好,沒什麼事了,你走吧。"

    那就好?什麼好?我十分疑惑,但是我見到它並不想回答,也失去了追問的興趣。然後轉身就要離開這個洞穴,不過我並沒有看到,身後那鬼仙笑的十分不懷好意。

    利用條件來讓它不得不答應我,其實是有些卑鄙,但我現在沒得選擇。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