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活人禁地 > 第五章趕尸人

第五章趕尸人

    把錢拿回家後,我把這錢,加上之前的一萬一,都整整齊齊的碼放在桌子上,除了買葡萄花的那五十多,錢就全都在這里了。

    我就有些愁了,听老頭說的,如果這筆錢我沒有花的話,這個局我還是可以破掉早知道那時候我就不听樓下大媽的話買那兩斤葡萄了,現在倒好,整的我這麼被動。

    估計這世界上看著這麼多錢發愁的人也就只有我了,這筆錢我暫時還不打算動,說不定以後有機會靠著這錢找出什麼蛛絲馬跡來。

    而且我也決定了,真的到萬不得已的時候,哪怕是被當作是神經病,我也要去報警,要是警察不受理的話,我就襲警住進監獄里面去,听說鬼都怕惡人,進監獄的難道還有好人不成?雖然日子難過了點,但還能保住我的命不是。

    心里打定了主意後,也不太慌了,我這膽子也大了點,把錢放在鞋盒里面,塞進自己床底後,也打算起身出門問問早上的事情。

    那的確很邪門,我明明在朋友家睡的好好的,咋就穿著壽衣自己給回來了呢?難道那人還能操控我夢游不成。

    下樓的時候,我看到了隔壁老太家的兒媳婦,這才一天不見,我發現她比之前憔悴了不少,整張臉煞白煞白的,臉色特難看,那對眼楮也變得有些死氣沉沉起來,見到我後很是詭異的掃了我一眼,咯咯咯的笑了起來。

    本來這兩天我就被嚇得不清,現在被她這麼一笑,心里特發毛,趕緊橫了她一眼,"你笑個雞毛撢子啊!"

    結果那女人就好像沒听到似得,那雙死氣沉沉的眼楮在眼眶里面咕嚕嚕的轉著,哼的冷笑了一聲,推開自家門回去了。

    "神經病!"我罵了一句,也朝著樓下走去。

    剛走到樓下呢,就看到一個中年人蹲在我家樓下抽煙,見我來了,把手里的煙頭往地上一丟,朝著我走過來了。

    我一瞅,是老頭兒的兒子,昨天我也在醫院里面了解了一下,老頭姓牛,以前農村取名比較隨便,而老頭他兒子在自己那一輩里面排名十三,所以老頭就叫牛十三了。

    牛十三走到我面前,對著我開口說道,"想必你應該知道事情到底哪里不對勁了吧。"

    我愣了一下,看著面前的牛歡喜,開口說道,"什麼事?"

    "你沒注意到?"牛十三有些疑惑的開口詢問道。

    我點了點頭,但又很快的開口說道,"你也知道今天早上發生在我身上的事情?"

    "今天早上?什麼今天早上,昨天晚上你從醫院里面出來的時候,就直接往這走的,我看你走的時候,臉色有些不太對勁,就跟過來了,結果你猜我看到啥了?"牛十三的表情顯然有些不對勁。

    我看牛十三煞有其事的樣子,心里也毛的慌,趕緊開口說道,"啥?"

    "你自己看吧。"牛十三從他的口袋里面掏出一個手機,丟給我,讓我打開那個視頻。

    我打開了視頻,有些迷糊的看了起來,看的出來這視頻拍攝的角度絕對是在偷偷摸摸拍的,因為拍的人都是躲在一個拐角,把攝像頭偷偷探出來拍的,而且還是晚上了,如果不是有路燈,我根本就看不清楚視頻的內容。

    很快,我就從視頻里面看到我的出現,但是我卻絲毫不記得我昨天晚上有走過那條路,視頻中的我走起路來有些怪異,怎麼說呢,就好像是在輕輕的往前跳著。

    這時候,從前面出來一個腳上穿著草鞋,身穿長且大的黑袍,頭上戴著一頂大草帽,手執銅鑼,腰包藏著一包符的男人。

    那頂大草帽把那個男人的臉都給遮住了,讓人根本就看不出他究竟長什麼樣子,而且視頻是偷偷拍的,角度也有點偏。

    這時候那個男人不知道和"我"說了什麼,就听到我在那個咿咿呀呀的說個不停,聲音特別的怪異,完全就不是我的聲音,這時候那個戴著大草帽的男人拍了拍"我"的肩膀,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錯覺,在看到他拍到"我"肩膀的時候,我感覺視頻里面的我身體瞬間變得僵硬了。

    這時候我看到視頻里面那個男人走到了"我"前面,從自己的大袖子里面掏出一件壽衣,給我慢慢穿了起來,等我把那件壽衣穿起來後,這才從袖子里面又掏出來一個小陰鑼。

    然後他一面敲打著手中的小陰鑼,一面領著穿著壽衣的"我"往前走。

    當當當,當當當......

    小陰鑼的聲音從視頻里面傳了出來,視頻到了這里就徹底的黑了,只從里面听到漸行漸遠的陰鑼聲。

    不知道為什麼,我看的有些毛骨悚然起來,毫無疑問,視頻里面的那個"我"絕對是我沒有錯,雖然沒有看到正臉,但我已經確定了這肯定是我。

    因為視頻里面我和那個草帽人走的方向就是我家的方向,而我早上又是在自己家里醒過來的,那不是我還能是誰啊。

    但我又感覺奇怪了,我昨天明明是在朋友家睡的啊......

    很快,我就陷入苦惱了,我昨天到底是去的哪個朋友家來著?不管我怎麼想都沒想出個所以然來。

    我趕緊拿出手機打算看看聊天記錄,但在我掏出手機,打開通話記錄的時候,卻發現上面根本沒有什麼我朋友的電話,最近的一條還是昨天我打給我老板請假的。

    操了,這是怎麼回事?

    就在這時候,牛十三也看出我的不對勁來,對著我開口說道,你早上起床還沒照過鏡子吧。

    "照鏡子?"被牛十三這麼一說,我才想起來早上被壽衣那事情給整的我到現在都還沒刷牙洗臉呢,不過我很好奇牛十三為啥會問我有沒有照鏡子。

    "走吧,去你家,你自己看看就明白的。"牛十三沒有說什麼,只讓我自己回家。

    我就帶著牛十三進了我家,剛進屋,我就朝廁所里面去了,一照鏡子,我嚇了一跳。

    因為我發現自己的腦門,耳朵,鼻子,嘴巴都被抹了朱砂,看起來特別詭異,連我自己都被鏡子里的我給嚇了一跳。

    也難怪剛才隔壁那女人看我的表情這麼奇怪。

    等我出去後,牛十三這才接著開口說道,"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你的背膛心、胸膛心窩、左右手板心、腳板心這些地方也都被抹了朱砂,如果你不相信的話,可以自己去里面脫光了看看。"

    我見牛十三說的煞有其事,也沒去里面脫衣服,看了下自己的手心,上面果然有兩個朱砂印記,然後把自己鞋子和襪子都脫了,果然也在自己的腳板心上看到朱砂印記,當時把我給嚇得不清,這他媽的是怎麼一回事,我就開口說道,"這里面有什麼講究不成?"

    牛十三點了點頭,"昨天晚上帶走你的人如果我沒有看錯的話,應該是個趕尸人。"

    "趕尸人?"我愣了下,我也在一些小說和電影里面看到過這種人,一直也沒太當回事,但現在被牛十三這麼一說,關于趕尸人的印象都一一在我腦海里面浮現出來。

    趕尸人,顧名思義,就是給尸體趕路的人,一想到這,我就開口說道,"那你的意思是,那家伙把我當尸體來趕?"

    "沒錯。"牛十三點了點頭,開口說道,"一般情況下趕尸人是不能驅趕活人的,但還有另外一種情況,那就是那個人的陽壽已經不多了,換一種說法就是,那人已經活不久了!"

    說完,牛十三就直勾勾的看著我,那表情給人感覺就好像是在看著一個死人。

    ps:

    在微信用手機看的朋友可以下載黑岩閱讀的app,然後在站內搜索《活人禁地》就能找到咱們的書了,在黑岩看的閱讀效果更佳,更新更快。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