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活人禁地 > 第四十八章拘魂

第四十八章拘魂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轟隆隆!

    我的靈魂空間之中猛然劇烈震動,似乎天地轉移,宇宙倒轉。那旋轉的陰陽二氣之中忽然產生了能刺瞎雙眼的光芒,似乎有什麼光源在其中擴散開來。而這個時候我靈魂之中再次顫抖著,作為載體的槐樹精華焦黑外殼緩緩脫落。然後化為煙氣,只留下最精華的綠色人形。

    血刃不斷顫抖。似乎就要從我的脊柱之中飛出來,然後將整個天空都刺個通透。

    更為劇烈的是神農鼎,竟然直接凝聚出了數百顆陰丸。我本來是元嬰偽裝之鬼體,靈氣對于我來說就是補品,陰煞也是完全能夠鎮壓,而需要解決的,就是兩者之間的沖突問題。

    我體內有神農鼎的鎮壓,這點沖突對我來說簡直就像是撓癢癢。所以我基本是沒有後顧之憂的。

    但是我用真火來淬煉靈魂,這可以使得我能有許多的好處。

    不過沒想到,我的靈魂之中竟然會出現這麼大的動靜。

    我努力的控制著血刃的顫抖,將它壓下去,然後再將神農鼎的力量收斂起來。

    真火慢慢的收斂。那岩漿之中的火焰也褪去,然後我整個人的身體上包裹著火焰還沒有褪去,整個人就像是烈火王子似得。這火焰簡直形成了一道法衣,披在我的身上。

    這個時候在我的額頭上,一點紅痕若隱若現,將那璀璨的光芒吞進去,然後消失。

    "這是?"

    梟頓時目瞪口呆,喃喃問道。但它也給不出自己的答案。

    我的靈魂十分靈敏,既能感覺到外界的事情,又能感受到體內的變化,真正的達到了內外一界的境界。

    在我身體之外的真火燃燒著,元嬰身體下金色的蓮台也燃起了火焰,就好像是一朵火蓮花。

    而在元嬰的手中,那陰陽二氣緩緩的停止了轉動,然後在元嬰的手中形成一個圖案。這團依舊是兩個逗號追逐的樣子,但是在那頭部,卻各自生出了一個小圓點。在陽之青色靈氣之中形成了一個灰色的圓點,而在陰之灰色陰氣之中形成了一個青色的圓點。

    這下子,就更像是兩條魚兒似得,仿佛整個圖案都活了過來。系叨盡才。

    但是,我的靈魂猛然大震。

    這!

    "陰陽魚。陰極生陽,陽極生陰。太極!"可不就是玄門之中最為崇高的太極圖案嘛,我竟然在元嬰之中擁有了太極圖!

    陰陽二氣源源不斷的通過太極圖轉送到我的元嬰之中,然後散發到我的全身,終于形成了完整的循環。之前我剛剛突破,在與風災的對抗中真氣消耗嚴重,所以到達鬼域之後形成的鬼體只是下品鬼仙,但是現在我的鬼體終于上升一個層次,到達中品鬼仙。

    也就是我終于成為一個完整斬了善念的元嬰修士,擁有了元嬰的控制能力。

    而這個太極圖,我並不知道有何用途,只知道有了它,就能自如吸收陰陽之氣。

    我再也不用吸食什麼香食,來提高真氣,而是直接可以沖大氣之中吸收充滿著陰煞氣息的靈氣。靈氣和陰氣進入太極圖,都是充滿這狂暴陰氣的,但是太極圖一轉,真火就將它們的渣子完全煉化出來,只留下精純的陰陽二氣。

    這樣我在鬼域之中,也能夠自由修煉了。

    我的意識此時在元嬰之中,也在靈魂之中,忽然我福至心靈,將太極圖往後一背。

    嘩啦。

    頓時一道火紅色的法袍就出現在我的元嬰身上,背上出現一道太極陰陽魚圖案,然後不斷的轉動著。

    我的元嬰忽然一震,然後就長大了一絲。

    "二寸元嬰!"

    我心中感受到元嬰竟然成長,但同時隱隱約約的感覺到一股危險要襲來,那是一種來自于地底深處的災難。但這時候我的元嬰忽然一隱,便將氣息都隱藏起來,然後那危險就散去了。

    這是風災!

    沒想到我晉級到元嬰之後,竟然像是金丹期似得還要受到一級一災的待遇。不過好在元嬰可以真正的隱藏自己的氣息,讓天地感應不到,從而使災難壓後。

    此時我睜開眼楮,身體上的火焰化為與原來相同的衣物,此時我看著頂穹。

    不,不是頂穹,而是這個山洞頂穹再往上很多很多的天空之中,而且並不是這鬼域的天空。

    那似乎有一雙巨大的眼楮已經注視到我,我感覺到一股強大的意志。

    "不,不不不!"

    我強行驅散這種想法,不能想到那個詞語,不然的話絕對會被意識到,那個時候就真的麻煩了。

    此時我的元嬰盤坐在火金蓮上,身披陰陽真火法袍,眉心一點紅痕。一股暖意從元嬰之中散發,我的身體才有了一絲腳踏實地之感,然後我看向梟。

    "讓將軍見笑了!"

    我對它行禮,看來它是真的想要跟我合作了,我也應該給它以禮數。但沒想到它卻像是看怪物似得看我,然後眼神漸漸變冷。

    其實我並不喜歡這種眼神,于是我皺了皺眉。

    "你,身上有藏鋒的氣息,但又十分微弱。而我感覺的出來你對藏鋒充滿著敵意,而且並不止這一點,而是發自靈魂之中的敵意。剛才你在修煉的時候,卻又給我一種你就是藏鋒的感覺。說,你到底是誰!"

    梟忽然厲聲喝到。

    剛才我渾身火焰,甚至意識都差點模糊,自然我的面貌就會有所改變,梟全程都看到,于是對我產生了懷疑。

    我此時元嬰修為恢復,意念清晰了許多,以前一些不明白或者看不到的地方,現在也都通透了。

    "我與他是死敵,我和他之間注定只有一個能活下來,你只要記住這一點就行。還有,請將軍記住我們的合作,從這一刻就開始生效,到時候等我的消息吧。"

    我說完,轉身就走,任由那梟呆在原地。這簡直就像是之前它對我的態度似得,它頓時有些錯愕。

    它看著我的背影,似乎看到了什麼,但也沒有說話,而是低沉的笑著。隨即整個地面都震動起來,我听到梟在放聲大笑,一言不發。

    因為此時我終于捕捉到一絲靈感,知道最開始進入內王城的那種心血來潮的源頭信息。

    心血來潮,這是元嬰期的一種能力,可以在有一絲征兆的時候,使得元嬰察覺到。然後心髒就會發生顫抖,使得身體都產生反應,給人一種你有危險了的預兆。

    這就叫做心血來潮。

    而隨著元嬰的慢慢生長,與天地氣息的交換,所能知道的信息就更多。

    傳聞全真教有一老者名曰天機老人,他能從天地之中無中生有的推算出許多東西,這就是心血來潮最終的能力。不過也只有天機老人那種以推算為道的修士,才能算得到那麼多。

    此時我的靈魂之中的預警,更加清晰了一些,要是我回到群鬼之中,再被那視線一接觸,我就能直接找到它的位置!

    元嬰的成長,讓我的身體都變得沉重,但這更讓我有了充實感。鬼域的地面並不像內王城的鬼客棧似得受不了我的體重,反而是跟凡間是一樣的。在奔跑的過程之中,我感覺這里跟凡間也沒什麼區別。

    但這時候我一驚,將這種思想掐滅,如果生出了一樣的心思,我可能會被這個世界同化,到時候就回不去了。

    這是鬼將軍告誡我的。

    當我快走到這牢獄門口的時候,我听到了外面嘈雜的聲音,我面色一沉。

    我走到洞口,迎面朝我走來數只炙燃鬼。

    它們手上,各自拿著一條拘魂索。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