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活人禁地 > 第五十七章兌現賭約

第五十七章兌現賭約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嘩啦!

    就在我和黃大仙的心都沉到了谷底,幾乎都已經閉上眼楮的時候。我靈魂之中忽然听到了這樣的一聲,頓時整個焦慮的心都平靜下來。隨即寒冷的似乎要將我靈魂都凍僵的力量刺入我的靈魂,化為一道好似通天徹地的冰之巨人在我的靈魂世界中。

    冰之巨人在我靈魂之中大肆破壞,仿佛要毀滅天地。但此時我福至心靈,控制著元嬰走了進來。

    嘩啦!

    又是一聲,只見火蓮花上我的元嬰將手臂一抖。頓時跟它手臂一樣粗的鐵鏈就顯現出來。只不過這鐵鏈只有七個完整的鐵環。環環相扣,而還有半個,已經碎裂。

    隨著元嬰這一抖,那鐵鏈立刻飛舞出去,幻化出無數幻之鐵鏈,將巨人捆住。

    頓時,那冰霜巨人多久動彈不得。

    而這個時候還沒有完,鐵鏈之上忽然產生一個個巨大的嘴巴。牙齒也是人類的牙齒。這些嘴巴朝著冰霜巨人就是一陣啃咬,不到片刻時間,竟然將冰霜巨人的啃食干淨。到最後又晃悠悠的飛回到元嬰手中,然後元嬰又回到原位去,我頓時有些納悶。

    靈魂世界之中的事情,不過是在千分之一個瞬間發生,此時外界那冰霜符咒發出一擊竟然被我化解,頓時再次膨脹,其中力量翻涌起來。

    錚!

    可就在這個時候,那古劍似乎受到了挑釁。怎麼能容忍有東西在它面前對它的獵物進行捕獵,頓時怒鳴起來,光芒四處爆射。

    那威壓頓時直沖寒冰符咒而去,仿佛要將這枚寒冰符咒給壓滅。

    "嗯?不過是選擇一把兵器而已,怎麼會變成這樣,是誰惹怒了兵器之王。"這個時候。寒冰符咒之中傳來寒冰獄主的聲音,但它並不知道全部事情。鬼魂都是不願意將自己的意識力量過多分出來的,因為分出來之後就有可能成長到本體都無法控制的地步。

    此時能從寒冰符咒上傳出聲音,都是它感覺到了不對。

    黃大仙在這道意識出現時,立即停止了對冰鬼的暴力行為,將它控制住。

    元嬰期也就是中品鬼仙,就能操縱飛劍隔空殺人,到達上品鬼仙之後,百里之外取人首級都是簡單只事。況且這里離寒冰地獄都不到三十里,寒冰獄主又是這個兵器在的制造者,自然可以操縱寒冰符咒。

    吟!

    但是古劍听到這個聲音。卻更為憤怒了,長劍如龍吟般,力量催動到了巔峰,直面面對這寒冰符咒,頓時將寒冰符咒中的聲音給壓下去。這下子寒冰獄主沒時間打量周圍的情況了,只能專心致志的面對古劍。【愛書屋】

    "兵器之王,我並無惡意,還請平息怒氣。"

    寒冰獄主並不願意與兵器之王爭斗,他想的是用寒冰符咒將兵器之王的力量慢慢磨滅,但現在看來明顯不行了。隨即它之力量更強了,似乎要讓古劍知難而退,它雖然是地獄兵器,但依舊不能與那有著上品鬼仙操縱

    錚錚!

    古劍之光芒猛然大放,全部的力量都涌入到劍尖,頓時劍鳴如龍。就連我身體中的血刃也在震動,我死死的壓住血刃。然後就看到古劍恍然一顫,渾身的斑斑血跡都凝聚到劍尖上,然後微微一動,直接朝著寒冰符咒斬下去。

    "你瘋了!"

    寒冰符咒之中傳來震驚的聲音,但隨即古劍的力量就已經來臨,直接斬殺到寒冰符咒本體上。

    吱呀!

    寒冰符咒頓時支撐不住,劇烈的冰裂之聲後,竟然轟然碎裂開。而古劍也似乎耗盡了力量,直接落在地上碎裂成了無數碎片,隨即一股陰風吹動之後,化為飛灰。

    "你!"

    寒冰獄主憤怒的聲音在大殿之中響起,我感覺到渾身一緊,然後寒冰獄主說道︰"五大神兵已毀其二,嗯?你身體之中竟然有著那神秘的拘魂鏈,那麼現在就再選擇一柄兵器吧。等你上任之後,這件事不能再有鬼差知道。炙燃鬼,你也給我記住了!"

    我和黃大仙連忙稱是,此時冰鬼已經暈倒,寒冰獄主還以為是它干的,冷哼了一聲就離開。

    看樣子,它的力量損失了許多,去療傷去了。

    "喂,你沒事吧。"

    黃大仙見到寒冰獄主離開,這才呼出一口氣來,然後對我說道。我示意它不要說話,隨即隨手在空中一招,召喚下來一柄跟血刃有些像的兵刃藏在體內,同時我把血刃召喚出來,就好像這血刃就是剛才召喚的兵器。

    此時血刃劇烈顫抖著,仿佛有什麼東西鑽出來。看到我的情況,黃大仙知道可能又有意外,立刻閉上嘴。

    "該死的,你別想得逞啊!"

    我咬牙切齒,面目猙獰。

    原來就在剛才寒冰符咒和古劍同歸于盡時,古劍碎裂,但隨即它的意志和本體力量就直接從地面直接沖擊到了我的身體中。隨即血刃發出召喚,將之召喚進去。

    這就等于是我將這一件兵器給拿了,然後還神不知鬼不覺。

    但是讓我沒想到的是,那古劍的力量竟然要吞噬血刃本體的意志,就好像心魔要吞噬我的意識是一樣的道理。

    此時我厲聲道,然後進入我為秦廣王的狀態。但是古劍的力量只是停頓了一下,然後再次對血刃力量開始吞噬。血刃跟我太久,就好像是我的一部分似得,我怎麼會甘心它被另外的意識吞噬。

    "給我停下!"

    我身體之中一股真火蔓延出來,在上面灼燒。同時陰陽法袍涌出力量,此時只能司馬當作活馬醫,我把能用的上的力量都使出來了。

    吟!

    那意志慘叫,沒有了古劍的軀殼,竟然脆弱無比。在陰陽法袍的力量之下,竟然在潰散。頓時血刃之意志抓住機會,吞噬起了古劍的意志。

    我頓時樂了起來,看來這血刃甦醒的意志,也比較有意思啊!

    古劍意志不斷慘叫,然後求饒。但是我哪里會管這些事情,加大了真火之力。甚至我還從神農鼎之中調用了陰丸和藥氣,讓這兩種力量在它的意志上像是磨盤般不斷碾磨。

    漸漸的,古劍意志與血刃意志已經持平,古劍意志已經表示要臣服。

    我怎麼會留下這種隱患,自然不理。

    但這個時候,血刃發出一種意識來,示意讓我停下,然後照做。

    "咦?"

    我疑惑,但我知道血刃此時要做的應該是一劍對我有利的事情,然後我將自己的烙印化為真火種子留在那古劍之中。隨即太極陰陽魚轉動,力量涌進去。

    那古劍之力化為黑色能量,我的真火種子化為其中的一個紅色小點。

    而血刃的能量和意志化為紅色能量,將古劍黑色能量攝取一絲在其中化為黑色小點,然後兩者互相糾纏和轉化,竟然形成一個滴溜溜直轉的陰陽球。系來役技。

    頓時,血刃開始變化。

    劍首成五爪箍,將這個陰陽球抓住,稍微一動,就在其中當啷啷響動。而劍睫並無變化,翻到是劍格,變成了蓮花狀,就好像是劍睫生長出來的蓮花。劍鋒筆直的生出了流光,但隨即其中一面從劍尖到劍首,變成了黑色。

    頓時,整把劍就變成了一半是黑色,一半是紅色。就算是給我這柄劍的高冷哥,也看不出來原本的形態了。

    此劍一出,我身上大汗淋灕,竟然隱隱有些拿捏不住。

    我立刻將此劍插入我的脊背之中,用身體將之鎖住,然後招招手,讓那眼中露出好奇的黃大仙不要說話。

    隨即我和它帶著那冰鬼,流出了大殿之中。

    接下來,就是要這個家伙兌現賭約的時候了。

    嘿!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