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活人禁地 > 第五十八章吐血

第五十八章吐血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在得到身份銘牌的時候,我就已經在其中捕捉到一絲氣息。這是在內王城之中某個地方的居住權利,足有一個月。也就是說我在沒有付出任何代價的時候,就已經有了一個月的居住權。這也是因為我的等級權利,甚至還有身份權利。

    其實在鬼域的等級十分森嚴。鬼差地位也相當高。不過除了我和黃大仙之外幾乎所有的鬼差其實都被藏鋒給控制住,鬼差地位當然高了。

    我的住處跟黃大仙那里差不多,地方並不寬敞。

    到達此處時。我與黃大仙同時揮手打出一片封印。將我們的聲音封印在其中。

    "喂!到底是怎麼回事,你到底有沒有被寒冰獄主給控制住?"

    黃大仙將冰鬼一丟,然後就迫不及待的問道。剛才他在一路上就被這個問題給糾纏了半天,原本它都已經準備好隨時被滅殺的心了。但我到底在最後一刻做了什麼,怎麼就忽然間拜托開來,使得原本的風暴變得風平浪靜了。

    說實話寒冰獄主對我的靈魂侵蝕,是他所沒有想到的,所以它還沒來得及將事情告訴我。

    "哦?那你說說你之前。是怎麼逃過探查的。"

    我問道,但隨即就被黃大仙恥笑了。

    黃大仙進入鬼域的時候,正好是那迦摩獄主出鬼域的時候,那時候迦摩帶著八九名手下出去。而留在叫喚地獄的,依舊各司其職。黃大仙進入鬼域,就吞噬了幾名小鬼,然後假扮成一名鬼差,然後混進叫喚地獄。

    再然後,將一名中品鬼仙取而代之,將之記憶磨滅,靈魂在自己的鬼體表面形成魂殼。

    所以黃大仙用的是李代桃僵之法。

    "告訴我,你到底是怎麼逃過的,絕對不是用十殿閻羅祭,如果你用的話會直接被它探查出來。甚至都要將你當作奸細抓起來,可事實上並沒有。你快說!"

    黃大仙叫道。

    的確如他所說。十殿閻羅祭也帶著地獄的氣息,雖然這次是佔了便宜,但如果剛才在寒冰獄主身上用這個幻術的話,一定會被抓起來。

    這個寒冰獄主乃是上品鬼仙,就算在地獄之中都是高手來的,定然是不會怕我的。

    "好了,實際上並沒有那麼復雜。"

    見到黃大仙已經焦急到這個份上,我才笑了笑,開始解釋。

    原來就在寒冰獄主靈魂侵入到最後一刻的時候,我已經有些要放棄了,我知道那印記是它留下的伏筆。自然不能讓它得逞,但一時之間又沒有方法。

    但是我忽然想起來一件事,在封無神國之中召喚出食氣鬼的事情。我立刻用靈魂之中的古鏡之力造出一個鬼仙的靈魂出來,立刻這團靈魂之力分離出來,將那印記之力包裹住。在千分之一個霎那間,甚至已經造好了這個靈魂的一生,將自己偽裝城一個在深山之中苦修的鬼仙。

    同時間調動神農鼎之中的毒丸和冰風珠,將這團靈魂之力團團圍住,然後形成一個滾圓的小丸,只有拇指那麼大。

    我將它寄在神農鼎之中,這樣就算是寒冰獄主想要控制我,也只能控制那一團古鏡造出的鬼魂。

    這下子我的神農鼎里,陰丸,冰風珠,毒丸,靈魂之丸都有了,這在將來都能成為的我的殺人武器。

    同時也就是這樣,寒冰獄主既能感覺到我,我又能瞞過它。

    "就這樣?"系豆休弟。

    黃大仙有些傻眼,就這麼簡單?我聳了聳肩,然後點頭。不這樣還能怎樣,反正是已經蒙混過關,怎樣又如何。

    今日這一系列轉折,其實十分驚險。

    血刃現在好似一顆不定時炸彈,在我脊柱上隨時都要爆炸。我只好用脊柱之中的力量不斷溫養這把劍,估計至少都要七日才能將血刃的正反兩面都融合。

    此時劍首上的陰陽球,一直在當啷啷的轉動,血刃意志和古劍意志不斷融合著。

    等到它們徹底融合之時,也就是新的血刃重生之日。

    "接下來,就是這位已經賭輸的差爺,看看你怎麼兌現你的承諾了。"

    我踢了踢冰鬼,黃大仙只是將它的靈魂給封印住了,並沒有將它給斬殺,知道它早就已經醒了,一直在偷偷的听我們的談話。

    我也不怕它逃跑,它無處可逃。

    "大人,大爺,饒命啊。"

    那冰鬼頓時挑了起來,再也不復以往的囂張,反而不斷對我磕頭求饒。這個時候傻子才不知道我和黃大仙是一伙的,剛才那些話全都是騙它的。

    此時我有血刃在手,還有神秘鐵鏈,有在我的地盤之中,它還能有跑的麼。

    它權衡利弊之後,直接選擇向我求饒。我頓時一愣,沒想到它竟然這麼沒骨氣。

    "你說過,要將腦袋摘下來給我當球踢啊。"

    我嘿嘿笑道,然後就見到那冰鬼狠狠的咬了咬牙,然後猛然間大喝一聲。就在我和黃大仙以為它要逃跑的時候,它的神智一呆然後整個腦袋都縮小了一圈。

    隨即這冰鬼雙手把腦袋使勁一掰, 嚓一聲就從它身體上被掰下來,滴溜溜在地板上滾動起來。

    這時候在冰鬼頭身分離的頸部,一股股鬼氣消散,但隨即那參差不齊的傷口就愈合起來。然後它張大了雙手,驚慌失措的逃跑,但它找不到方向,在房間里到處亂撞。

    我這時候反應過來,身體里元嬰的鐵鏈嘩啦一聲飛躍出來,落在我手上。這鐵鏈的鐵環,竟然有我的小指那麼粗,拿在手中沉重無比。

    而且剛剛拿到這鐵鏈的時候,我就感覺到腦海中頓時一冷,似乎有什麼不妥。

    但這也僅僅只是一下,就過去了。

    鐵鏈飛出去, 吧一聲將冰鬼的身體給困了起來,它立即失去了所有的力氣,跌坐在地。

    "啊!不要,饒了我,求求你饒了我!"

    這個時候冰鬼的左手上出現了一只眼楮和一個嘴巴,右手上也出現一個眼楮和一個鼻子。它的身體在不停作揖,企圖讓我原諒。

    我冷笑一聲,正要答話,卻忽然發現那鐵鏈猛然活動起來。

    嘩啦!

    冰鬼慘叫起來,然後就看著鐵鏈上生出化為吞噬魂魄的怪物嘴巴,然後一點點的將冰鬼給直接啃食了。

    不一會兒,就在我的詫異之下,被啃食完畢。

    我與黃大仙對視一眼,都感覺到對方眼中的一絲忌憚,這鐵鏈真的有問題。

    可惜,我還想與冰鬼交換些信息呢,沒想到鐵鏈這麼厲害。此時鐵鏈似乎吃飽了正在呼吸,落在地上沒有動彈。

    就好像是好幾被子沒有吃東西似得,然後我上前去將之拾起來。

    "你這究竟是什麼,拘魂鏈,還是?"

    黃大仙也好奇的接過去看了看,但是並沒看出個所以然來,然後嘖嘖稱奇道。

    這東西看起來像是拘魂鏈,但又沒有一絲絲拘魂鏈的氣息,也沒有什麼獸魂在。但偏偏它強到能與判官筆,寒冰符咒等等一個層次,自然不是凡物。

    但是偏偏沒有什麼信息來證明它的來歷,只是猜測也是來自于地獄,只是破損了。

    不過破碎就已經有這般力量,真不知完好的鐵鏈是什麼樣子,難道能拘禁上品鬼仙嗎。

    我搖了搖頭表示自己也不知,隨即就要將鐵鏈給收進丹田之中。但就在這個時候,我體內沒有了鐵鏈,脊柱上的血刃頓時一顫,劍柄整個從第七節脊椎骨處冒出來,就要直接將我震散。

    原來之前鐵鏈在體內時,竟然是將這血刃壓制著,現在鐵鏈飛出,自然就沒有了約束。

    血刃中那古劍的意志,頓時就要作怪。

    我喉頭一癢,吐出鮮血。

    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