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活人禁地 > 第六十二章有危險

第六十二章有危險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就在我感嘆的時候,寒冰地獄之外來了一個不速之客。那是一名藏在漆黑兜帽衣服里的人,或者是鬼。

    它壓低著帽檐,裹緊了衣服,在寒風中瑟瑟發抖。

    它一言不發。緩緩走著。直到走到寒冰殿下方的時候,才抬起頭來,看了一眼這壯觀的寒冰殿。

    抬起頭的時候。他臉上白色筋腱和紅色肌肉形成的恐怖嘴臉就露出來。滿口白牙和凸出充滿血絲的眼珠子恐怖似惡鬼。簡直就像是被人扒了一層皮似得,它呼出一口氣來,氣息變成了冰渣子。

    "每次看到這寒冰殿,就會想到為什麼寒冰獄主那樣的一只鬼,竟然有這般創意。"

    它說道,然後拍了拍身上的黑色衣服,在衣服之中的鬼體,整個人皮似乎都被扒下來。在它說話的時候。許多部位都在留血。它的肌肉都在抽搐,似乎忍受著這種痛苦,隨即轉動的眼珠子中,血絲更加重了。

    這種樣子就算不是鬼,走在街上也會嚇死許多膽小的凡人。

    此時寒冰殿的大門關著,沒有半個聲音回應。

    "沒想到不過是耽擱了片刻時間,楊明竟然能混進這寒冰地獄成為鬼差。而這寒冰獄主也是閉關不出來,讓我一點發揮的機會都沒有。不過也好,這更有利于我的事情。楊明,本以為沒機會再見到你,但沒想到你居然真的來到鬼域。也好,我一定會讓你知道,不依諾言會付出什麼代價!"

    它咬牙切齒,充滿恨意,臉上血液咕嘟咕嘟的流著。

    然後他在懷里摸索了半天。摸出來一段漆黑的樹枝插在前方三寸的地面上,這樹枝看起來好像被做成了一個長條的小瓶子。它盤坐著,沒有皮膚的鼻子里深深的吸進了充滿寒氣的風。它似乎並不在意這些寒風,甚至並不在意這些寒風對它身上造成傷害。

    它就這麼坐著,身上已經滲出血液,流淌在地上形成一朵朵冰蓮,然後碎裂。

    大約一炷香時間,它覺得自己已經坐的差不多了,然後雙目凝實著那一段小樹枝,然後雙手一搓。

    樹枝的頂端就開始冒煙,騰的燃燒起黑色的火焰。這火焰也是奇怪。竟然在寒風之中沒有任何波動,就好像寒風根本就吹不到它,影響不了。

    這是地獄之火,陽間鬼門關上就有這地獄之火,所以鬼魂是不能任意穿越鬼門關。

    而地獄之火燃燒起來,這小樹枝就抖動起來,在里面傳出吱呀吱呀的慘叫聲,就好像是里面有什麼東西在慘叫。

    "楊明,楊明......"

    這時候那黑衣鬼嘴里不斷的呢喃出一個人的名字,然後涌入那黑色的樹枝中。那字好像是形成了實質,形成了一張臉涌入其中。漸漸的一股怨氣就升騰出來,那樹枝也不再抖動,又燒了三炷香時間,那樹枝終于被燒成了一堆灰,隱隱約約看得見里面有一條長著鬼臉的蟲子。

    那張鬼臉,已經形成了黑衣鬼所說的名字。

    倏倏。

    地獄之火熄滅,那鬼蟲子變成一團人臉煙霧,竟然也不受寒風影響。

    "楊明,任你奸詐似鬼,如今也還不是變成了鬼。我就要讓你死,嘿嘿嘿。去!"黑衣鬼看著眼前那楊明的臉,立刻揮手一指,那人臉煙霧就飄飄蕩蕩的飄到了寒冰殿的門縫前面。

    寒冰殿有一股無形的壓力,似乎在阻止著它進去,使它在此徘徊。

    嘶!

    過了不久,只听見一聲嘶嘶聲,地面上忽然露出兩個獨眼環紋的蛇頭來,這兩個獨眼蛇頭看著那人臉煙霧,眼中豎紋碧綠瞳孔都縮了起來,鼻孔一吸。

    頓時人臉煙霧就被吸了進去,發出慘叫。

    嘶嘶!

    這兩個獨眼蛇頭就糾纏著叫起來,仿佛十分興奮。然後眼中露出赤紅色,盡然也露出那張臉,它們叫了一聲,就轉入地面不見了。

    "嘿嘿嘿!楊明啊楊明,被雌雄獨眼蛇鎖定,就算你抵擋的住,到時候也難逃寒冰獄主之威力。寒冰獄主與雌雄獨眼蛇同位一體,我看你到底要怎麼躲。嘎嘎嘎!"

    黑衣鬼說著,一揮袍子,重新鑽入其中,緩緩離開。

    那堆灰,此時便隨風而散。

    "沒有!"

    此時的我,毫不知情,還在寒冰地獄中尋找著。

    藏鋒不愧是藏鋒,他所創造的八大地獄之中的確是各有千秋,而且竟然隱隱能溝通地府的力量來將這些鬼仙煉化。在不斷的受苦中,讓地獄本身的力量也有所增長。也其實也有一種鍛煉的意思在,將那些糟粕的鬼仙層次全部煉化,剩下可以晉級的精華。系叼邊巴。

    反正這些鬼將層次的鬼怪們,多不勝數,鬼仙層次的,也如過江之鯉。

    想了想,內王城竟然有幾十萬下品鬼仙,很多都是這麼篩選出來的,就覺得可怕。而且這八大地獄並不是短時間之內就能建造好的,那麼藏鋒又是從什麼時候開始布局呢。

    我又覺得自己越是修煉,就越感覺到藏鋒的壓迫。

    "好在這一次並不是要正面對上藏鋒,只需要偷偷的將小幽和鬼璽給奪到手,就能功成身退。等著吧藏鋒,雖然你在變強,但我卻也越來越強,直到有一天,我能將你踩在腳下。"

    我一握雙手,目光堅定。

    這三天里,我去過叫喚地獄兩次,但並沒有見到黃大仙。

    它還在拔舌地獄,也不知道怎麼樣了,有沒有見到那個所謂的城主,我甚至不知道他是不是被發現了。不過我這邊都沒有收到消息,黃大仙自然應該沒問題,他那麼聰明。

    反倒是我,依舊一籌莫展。

    倒是猜到了牢獄的入口應該在寒冰殿,但此時寒冰獄主在其中睡覺修養,我自然不能去打擾它。

    每當我想起那兩條蛇,就覺得恐怖。

    這個寒冰獄主給我的感覺是神秘,我在調查之中旁敲側擊的問過,但沒人知道寒冰獄主的本體是什麼鬼體,只知道它應該是鬼仙。而還有的信息就是,在以前它的眼楮被戳瞎過,然後養了雌雄獨眼異蛇來充當眼楮。

    其他的,我一點消息都沒有,這使得我根本就不敢輕舉妄動。

    不過還有個消息讓我有些興趣,這寒冰獄主只要一受傷,就會陷入沉睡,要睡三天三夜,所以它到現在都還沒醒。

    不過在它睡覺的時候,雌雄獨眼異蛇卻會離開它的身體,然後巡視,發現危險之後迅速警報。

    寒冰獄主的雌雄獨眼異蛇可以靠著靈魂波動來識別人,所以基本上杜絕了有人接近的可能。

    我想了想,這簡直就是定位雷達啊,這還怎麼偷偷的去,只有等他進宮的時候了。

    不過讓我比較欣慰的是,那冰鬼的消失,並沒有引起鬼差的注意。這里的鬼差經常會進入內王城辦事或者是修煉,消失個幾天也很正常,在這里的鬼差很少有好友這個說法。

    我的那些下屬,也就是第一天看到過,其他時間都在忙著折磨那些鬼魂。

    而開始的時候我還對這些鬼魂產生了同情,有些想要將它們放走的沖動,但隨著那些鬼魂的漸漸的我的精神感覺到平淡了。

    我漸漸的進入了一種第三種視覺之中,不再將我自己的情緒帶進去。

    地獄沒有語言,也沒有意識,它不去判斷善惡,判斷善惡的始終是鬼差和十殿閻王。

    我漸漸的明白這個道理,我感覺到我的十殿閻羅祭又得到了升華。我迫不及待的想要試試,但是我卻不會在這里實驗,在這里太危險了。

    "咦。"

    我忽然發現,我的精神似乎被鎖定了。

    有危險。

    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