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活人禁地 > 第六十四章寒冰獄主之威

第六十四章寒冰獄主之威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長足有三米多的雌雄獨眼雙頭蛇,竟然直接將我卷住,而且越收越緊,我頓時被碾壓的喘不過氣來。不過好在這是鬼體,我可以不用呼吸。但是這蛇的毒液卻是在我身體之中不斷的侵蝕。就算是陰陽法袍上陰陽魚在不斷的碾磨著,可雌雄獨眼雙頭蛇的毒液依舊源源不斷。

    這毒液竟然像是寒冰獄主那樣在侵蝕我的靈魂,我的火焰只能將靈魂包裹住。任由它的侵蝕。

    我跟它對峙了小半天。竟還是沒能將它擋住。

    "放開我,不然的話,休怪我不顧寒冰獄主之情誼,對你下殺手了。"

    此時我的力量在中品鬼仙,中品鬼仙和元嬰期都可以控制自己的本命武器。我的武器是血刃,我可以隔空控制血刃成為飛劍。此時雌雄獨眼雙頭蛇雖然將我給困住,但同時也等于是我將它困住。我只要控制飛劍刺過來,它就根本躲不了。

    此時它咬住的我的身體不松口。它的蛇身不斷收緊,我的雙手頓時連動都不能動。

    蛇的力量是相當強大的,它的渾身上下每一處都是肌肉。更不用說是這種雙頭蛇,更是變異之中的變異,力量強大無比,我竟然無法掙脫。

    我身體漸漸感到麻痹,渾身都無法動彈,靈氣和鬼氣的運轉都凝滯了。

    血刃再次當啷一聲掉在地上,黑紅雙面劍刃上的藏文閃爍著,似乎在嘆息,我竟然被麻痹了!

    鬼的魂魄在鬼體之中,等于是相輔相成的,只要控制了鬼體就等于是將鬼魂控制住了。所以在給鬼怪施加刑罰的時候會疼的十分慘烈,因為鬼體的潰散相當于靈魂的潰散。

    但是在我的身體里,靈魂還有一個容身之處啊。那就是元嬰。

    在我靈魂感到麻痹的時候,就直接進入了元嬰之中,這下子我的視覺就開始變化起來。我看到自己身體之中的機能完全被麻醉,那外面的雌雄獨眼雙頭蛇的腦袋之中,竟然有著兩個殘缺的靈魂,似乎是被剝裂下來的。

    我知道這應該是寒冰獄主將自己的靈魂剝離,然後融入到了蛇魂之中,才讓它能夠分享這條蛇的視野和感知。

    "不對,身體的麻醉竟然使得元嬰不能完全掌控靈氣,我此時竟然被困住了!"

    我大感意外,沒想到竟連中品鬼仙層次都會被這條蛇給纏住。難怪寒冰獄主這麼放心的讓它的寶貝蛇獨自出來。甚至還能安靜的去睡覺。

    我勾了勾手指,頓時在身體外面的血刃受到一股微弱的意念,直接嗖的一聲刺入我的脊柱中。然後緩緩地抵擋這毒素,可減緩的速度十分緩慢,我現在連溝通神農鼎的力量都沒有了。自從我到了鬼域之中,只要是元嬰狀態,就很難溝通神農鼎,這也不知道為什麼。

    嘶嘶!

    雌雄獨眼雙頭蛇見到我不動了,隨即一個頭放開了我,然後另一個也放開來。

    正當我以為它們是要放過我的時候,就見著那其中一個頭揚起了,我注意到它的眼楮上方竟然有著一個大約三寸的小尖角。這條蛇也不知道多少年了,竟然也要化成蛟龍了,我納悶,在陰間也可以化蛟龍嗎?

    不過這時候並不是想這些的時候,這個揚起的蛇頭忽然張大了嘴巴,口中的口器,舌頭都顯露出來。

    "不要吧。"

    我的面色並不好看,就算能動也好看不到哪里去。

    蛇捕食獵物,首先是用毒液將獵物麻痹,然後張大嘴巴將之整個吞進去。這條蛇顯然是將我當成了獵物,要一口將我吞下去。

    可惜這條蛇並不會听我的解釋,任憑我怎麼呼喊,它就是一口吞下來。系低吐亡。

    喀嚓,喀嚓!

    它的頭骨在分裂,然後將我的腦袋整個包裹進去,我就感覺到腦袋進入了一個漆黑的環境之中。這其中濕漉漉的,又十分粘稠,然後它用纏住我的身體一點點將我送進去。

    立刻,我的骨頭就被它的肋骨擠壓,然後不斷產生響動,這種滋味太難受了。

    很快它就將我整個都吞進去,我的鼻腔之中問到了一股酸臭的味道,就好像是臭雞蛋放久了,那種惡臭。那是這條蛇的胃酸,我的腦袋已經一頭栽進了這條蛇的胃里。

    胃液在分泌著,從後方的一處小管里擠出來,然後觸踫到胃壁,然後形成這種惡臭。

    我切斷了身體的感知,同時這條蛇開始移動起來,似乎靠著移動在將我從食道往胃里擠壓。

    如果此時此刻從外界看的話,就會看見雌雄獨眼雙頭蛇其中一個蛇頭到蛇身處,有一個人形。它不斷在地上扭動著,將這個人形往後面擠壓。

    "既然是這樣,那麼我也不要客氣了。"

    我感覺胃酸跟它的毒液產生了共鳴,然後皮膚被腐蝕著,化為液體緩緩被它的胃壁吸收。照這樣子看來,不超過一天,我的鬼體就會被它吸收成液體。

    我的靈魂力量就開始運行,元嬰的眼楮睜開,好似將整個世界都看透了。

    隨即火金蓮上的火焰熊熊燃燒,將元嬰身上的陰陽法袍點燃,隨即火煉陰陽,太極陰陽魚滴溜溜轉動。兩道帶著真火的靈氣和鬼氣糾纏到一起,化為一種新的火焰,然後直接穿行在鬼體的經脈之中,驅散毒液的影響。

    漸漸的,我鬼體被腐蝕的速度開始減慢,一根手指竟然能動了。

    我暗道有戲,連忙繼續繼續運轉起來,同時溝通著血刃震動起來。

    嘩啦,嘩啦!

    我身體中不斷的產生力量,使得被腐蝕的速度竟然開始復甦,很快,就在我整個被吞進雌雄獨眼雙頭蛇胃袋的時候,我恢復了一只手臂的行動能力。

    我頓時大喜,但並沒有急著進行掙扎,而是加快了速度抵抗胃酸腐蝕的力量。

    漸漸的,胃酸對我腐蝕的力量開始減小,然後我的雙手雙腳都恢復了行動。

    "嘿嘿嘿!將我吞下去,就是你最大的錯誤。"我嘿然冷笑,一拳打出去。

    雌雄獨眼雙頭蛇此時悠閑在游蕩在回去寒冰殿的路上,還踫到了好幾只鬼差給它打招呼行禮,雙頭根部鼓起一大段像是人體的部位。它根本就沒意識到,自己其實做了一件危險的事情。

    忽然,它的兩只綠眼珠瞪圓了,隨即就看到他腹部出現一個拳頭的印子,又被彈了回去。

    這自然是我的杰作了,此時在蛇胃之中大肆的扭動著手腳,不斷的破壞著。但我並沒有抽出血刃來,我只是要讓它將我吐出去,如果殺了它,只怕寒冰獄主會對我動手吧!

    可是雌雄獨眼雙頭蛇哪里能將我吐出去,都已經到胃袋里了。

    它不斷的翻滾著,嘶鳴著,在地上痛苦的滾動著。周圍被凍僵的鬼怪都被它的尾巴掃中,成為廢墟。

    "我不殺你,你只要將我吐出來就行了,不然的話你永遠不得安寧。"

    我翻滾的更加劇烈,它蛇皮上的鱗片不斷裂開,露出斑駁的綠色血跡。它嘶鳴著,根本就回答不了我的話。我只有一次比一次動的還要劇烈,還要瘋狂。

    周圍的鬼差都不知道發生何事,也沒人想到被雌雄獨眼雙頭蛇吞進去的人竟然還活著。

    嘶!

    終于它忍不住了,向著空中發出一陣又一陣的召喚。隨即我就感覺到一股強大的波動傳了過來,霸道無比。

    "嗯,竟然跑這麼遠,還敢反抗?"

    呼啦!

    我的元嬰感覺到遠處傳出一道霸道的聲音,隨即遠處飄來巨大烏雲,隨即落下來,化為一只巨手,將雌雄獨眼雙頭蛇抓住。

    呼啦一聲往回飛去。

    我被大手抓住,頓時就感覺到靈魂都快被抓滅了。

    是寒冰獄主!

    它來抓我了!

    ps:

    第四更,今天更新結束,給大家推薦一本讓你&hllip;&hllip;的書

    我女友是學法醫的,那晚她被路邊沖出來的瘋子咬了一口,從此她憑吸食腦汁就能獲取死者的記憶&hllip;&hllip;

    《死亡筆記》,王者鑒明

    手機版︰<a targt="_blank" class="blu" hrf="

    也可以在黑岩站內搜索︰死亡筆記

    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